陈明教授:谈奥希替尼联合放疗治疗肺癌脑转移

2019-04-16 佚名 肿瘤资讯

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包括靶向治疗、化疗、放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以及上述手段的综合应用,其明显改善了患者生存和生活质量。

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的治疗包括靶向治疗、化疗、放疗等多种治疗手段以及上述手段的综合应用,其明显改善了患者生存和生活质量。

中国精准放疗的进展与不足

放射治疗是已有100余年历史的传统治疗方式,作为癌症治疗的主要手段之一,从比较原始的阶段发展到现代质子和重粒子加速器阶段,最近还出现了基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智能化放射治疗技术。作为局部治疗手段,其作用与手术并列,是许多实体瘤综合治疗中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中国精准放射治疗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即发展的不平衡和不充分。不平衡指的是一些中心城市的大型放射治疗中心水平很好,但基层单位和小型放疗科的整体治疗水平和质量仍有待提升。不充分表现为可及性差,美国每100万人口的质子和重粒子加速器供应达12.4台,中国只有1.57台。世界卫生组织规定最基本的保障应该是每100万人口3~4台,所以中国放射治疗设备的可及性还有待提高。在中华放射肿瘤学会主委王绿化教授的牵头下,联合中国癌症基金会的力量,中华医学会放射肿瘤学会近期开展了一项非常重要的精准扶贫举措,即努力把放射治疗普及到中国经济欠发达的100个县。

肺癌脑转移的治疗策略选择

最重要的选择指标是颅外是否存在病灶,如果原发灶被手术或者放疗治愈,颅内是唯一转移器官,颅外其他脏器都没有转移的情况下,患者具有潜在的可治愈性。肺癌的生物学行为非常特殊,小部分患者只有脑转移,这时候脑转移治愈就意味着患者的治愈,所以对这部分患者在有效药物的保驾护航下,应尽早加入放射治疗,而且应是根治性治疗。美国《临床肿瘤学杂志》有研究表明,颅外没有转移的患者,在TKI有效情况下,采用SRS,也就是立体定向放射外科进行颅内病灶根治性治疗,患者中位生存达到69个月。因此对于颅外没有转移、颅内是唯一转移器官的患者,放射治疗至关重要,因为根治是目标。

对于颅内有转移,颅外病灶也未有效控制的患者,药物治疗毫无疑问非常重要,在药物有效的情况下,可以辅助放射治疗,所以要强调药物治疗的有效性和全程管理,在适当时机配合放射治疗。总之,放射治疗在脑转移中发挥哪种作用,最重要的指标就是颅外是否有转移。

奥希替尼联合放疗治疗EGFR突变阳性肺癌脑转移

脑转移传统上都是采用放射治疗。转移个数比较少时采用伽玛刀、X刀等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RT)手段,多发性脑转移则采用全脑照射(WBRT),近年发展起来的同步加量调强放射治疗(SMART)手段一直作为标准在推行。

近年药物治疗脑转移发展迅速,克服了传统化疗药物不能进入血脑屏障、疗效不好的缺点,尤其是EGFR-TKI出现后,非常惊喜地发现它可以透过血脑屏障,发挥很好的治疗效果,从第一代到第三代药物都有治疗脑转移的作用,尤其是第三代EGFR-TKI奥希替尼,研究证实其进入血脑屏障的浓度明显高于第一代EGFR-TKI。而AZD3759的脑脊液药物浓度可达到血药浓度的86%。

目前临床上对于EGFR敏感突变患者普遍在EGFR-TKI治疗基础上联合放射治疗作为新的脑转移治疗模式。且既往脑转移治疗失败的患者,行奥希替尼联合放疗仍然有效。目前,奥希替尼已成为各大指南一线治疗的首选推荐。相信对于EGFR突变阳性患者,以奥希替尼为代表的、能够很好地透过血脑屏障的药物与放射治疗的联合会在脑转移治疗中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奥希替尼的一线应用前景

在平时的会诊、门诊和MDT讨论时,越来越多的内科医师已经开始对EGFR敏感突变的患者,把奥希替尼治疗前移。最近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肺癌专业委员会在更新肺癌指南时的调查问卷中也提到了奥希替尼的一线治疗问题,据我所知许多专家是持支持态度的。我相信好的药物经过临床研究的验证,它的治疗地位前推是必然的。

相关资讯

奥希替尼用于经吉非替尼治疗进展后的晚期NSCLC老年男性患者一例

众所周知,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居恶性肿瘤首位,确诊时65%-70%的患者已经为Ⅲb/Ⅳ期。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5年生存率仅约15.8%[2],1年生存率仅为30%-40%。近期,针对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突变的靶向治疗已经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给晚期NSCLC患者带来了新的希望。吉非替尼是一种EGFR酪氨酸激酶

长PFS、长OS、安全性佳、对脑转移疗效佳,奥希替尼或为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目前,国内上市的EGFR TKI共有6种(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阿法替尼、达可替尼和奥希替尼),各代药物的特性也各不相同。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肺癌脑转移的治疗,临床医生在药物选择方面可能尚存迷茫。特邀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董晓荣教授,就如何解读FLAURA研究,一线治疗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排兵布阵,以及肺癌脑转移等热点问题

从规范性、可及性、安全性、疗效综合考虑,奥希替尼可谓EGFR突变阳性晚期NSCLC的一线治疗首选

在近期结束的2019年欧洲肿瘤学会(ESMO)年会上,肺癌领域的研究进展星光熠熠,FLAURA研究的总生存时间(OS)结果更是最亮眼的数据之一。FLAURA研究有哪些亮点?临床上,对于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应该如何选择?对于合并中枢神经系统(CNS)转移的患者又该如何考虑?未来,对于EGFR TKI与放疗的联合治疗模式,有哪些展望?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

靶向新药百花齐放,NSCLC治疗和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应更个体化

在精准治疗的时代,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治疗选择越来越多样化,针对常见以及少见突变的靶向药物亦层出不穷,陆续公布的靶向新药的良好疗效令人可喜,对已进入临床使用的药物的进一步探索和挖掘也值得期待。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李峻岭教授,就目前NSCLC靶向治疗的现状以及奥希替尼耐药后治疗的最新研究进展进行介绍。

2019 ESMO:奥希替尼治疗EGFR exon 20ins突变NSCLC再添新证

EGFR 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exon 20ins)一直以来都是临床上较为棘手的突变类型。既往研究显示,第一、二代EGFR TKI对EGFR exon 20ins的疗效有限,患者生存获益远小于其他EGFR突变类型。探索更为有效的EGFR exon 20ins的治疗方案,一直以来也是临床研究关注的要点之一。本届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及前不久中山大学肿瘤医院张力教授团队发布的奥希替尼治疗EGF

马胜林教授:精准放疗不可小觑,云开雾散奥希替尼防治脑转移

近年,放射治疗的技术发展迅猛,精准放疗技术日趋成熟。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脑转移的患者比例越来越高,如何在精准医疗背景下,使患者的获益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