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ytother Res:肝硬化患者可适当补充姜黄素

2020-08-12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近期的研究结果表明,姜黄素在肝损伤和肝硬化的动物模型中具有有益的作用。此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探讨了补充姜黄素对肝硬化患者的治疗效果,发现补充姜黄素对降低肝硬化患者的疾病活动性评分和肝硬化严重程度有

近期的研究结果表明,姜黄素在肝损伤和肝硬化的动物模型中具有有益的作用。此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探讨了补充姜黄素对肝硬化患者的治疗效果,发现补充姜黄素对降低肝硬化患者的疾病活动性评分和肝硬化严重程度有有益作用,相关研究结果已在线发表于Phytother Res

研究纳入70名年龄在20-70岁的肝硬化患者,随机接受1000mg/天的姜黄素(n = 35)或安慰剂(n = 35),为期3个月。使用终期肝病模型(MELD)(i)、MELD、MELD-Na和Child-Pugh评分评估肝硬化的严重程度。

 

最终60名患者(姜黄素组29名,安慰剂组31名)完成了研究。结果发现,姜黄素组在干预3个月后,MELD(i)(15.55±3.78至12.41±3.07)、MELD(15.31±3.07至12.03±2.79)、MELD-Na(15.97±4.02至13.55±3.51)和Child-Pugh(7.17±1.54至6.72±1.31)评分显著下降(分别为p < . 001,p < .001,p = .001,p = .051),而安慰剂组则显著增加(分别为p < .001,p < .001,p < .001,p = .001)。干预3个月后,两组之间仅在MELD(i)、MELD、MELD-Na和Child-Pugh评分上存在显著差异(均为p < .001)。

原始出处:

 

Masoud Nouri-VaskehAida Malek Mahdavi, et al., Effect of curcumin supplementation on disease severity in patients with liver cirrhosi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hytother Res. 2020 Jun;34(6):1446-1454. doi: 10.1002/ptr.66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08-13 ms 内分泌科张

    姜黄素?怎么去摄入?

    1

    展开1条回复
  2. 2020-08-20 lovetcm

    #肝硬化#患者可适当补充#姜黄素#,其实姜黄素就是#咖喱#,多吃可能就有用。不过姜黄素最大问题是生物利用率超低,因此,有人研究发现它与#大豆异黄酮#同时服用时,生物利用率能提高十倍以上,这时候姜黄素可能真能发挥一定的作用了。

    0

相关资讯

J Hepatol:奥贝胆酸促进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患者的肝胆汁酸排泄

奥贝胆酸(OCA)是核胆汁酸受体FXR的激动剂,调节肝胆汁酸代谢。本研究对熊去氧胆酸(UDCA)治疗反应不佳的原发性胆汁性肝硬化患者(PBC)进行了测试,已明确OCA治疗是否会影响结合胆汁酸的肝转运。

Clin Trans Gastroenterology:肝硬化患者难治性梭状芽胞杆菌感染的发病率和危险因素

艰难梭菌(CDI)是一种常见的导致腹泻的微生物病原体,在门诊和住院患者中发病率和严重性都在增加。

Hepatology:肝硬化急性静脉曲张出血患者的再出血及死亡评估

2020年7月24日,肝病领域顶级学术期刊Hepatology(IF:14.679)在线发表了空军军医大学西京消化病医院韩国宏教授团队题为“基于慢性肝功能衰竭联盟-急性失代偿评分的Chil

AGING CELL:肝骨素对于预防非酒精性脂肪肝是必须的

在肝脏正常的个体中,研究人员观察到血清OPN水平与年龄的增加呈正相关。然而,在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中,这种与年龄的相关性却不存在。

AP&T: 终末期肝病模型(MELD)仍然是肝硬化和重度腹水患者死亡率的最佳预测指标

终末期肝病模型(MELD)评分较高可能预示重度腹水患者预后不良,死亡率也很高。本项研究旨在要开发一种在预测肝硬化,严重腹水和MELD≤18的患者的一年死亡率方面优于MELD评分的模型。

AP&T: 糖尿病会导致肝硬化患者肝性脑病的发生

糖尿病可能导致血清氨水平升高和全身性炎症,从而促进肝性脑病(HE)。为了研究糖尿病与血糖控制与隐性HE的存在的关系,本项研究进行了相关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