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处置针筒、针管等医疗废物10余吨,8人被法院判刑

2017-04-25 检察日报 范跃红 余检

近日,由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王某等8人污染环境案,杭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原判,判处王某等7人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至八个月不等,并处罚金20万元到1万元不等;邹某因犯罪情节轻微,免予刑事处罚。2015年6月,余杭区公安机关和环保部门对王某的废品收购点进行检查,从废品收购点的东侧及北侧查获针筒、针管、盐水瓶等医疗废物10余吨。因收购并露天随意放置大量医疗废物,王某当场被

近日,由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的王某等8人污染环境案,杭州市中级法院作出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原判,判处王某等7人有期徒刑二年零四个月至八个月不等,并处罚金20万元到1万元不等;邹某因犯罪情节轻微,免予刑事处罚。

2015年6月,余杭区公安机关和环保部门对王某的废品收购点进行检查,从废品收购点的东侧及北侧查获针筒、针管、盐水瓶等医疗废物10余吨。因收购并露天随意放置大量医疗废物,王某当场被公安机关抓获。该案移送余杭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该院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王某的废品收购点露天堆放的盐水瓶等其他堆放物情况。2016年3月,余杭区公安机关和环保部门在对王某废品收购点南侧的堆放物进行处置时,发现已使用过的针筒、针头、输液管等医疗废物10余吨。经认定,上述医疗废物属危险废物。

法院经审理查明,2010年至2013年12月,杭州某医院清洁部主任俞某明知装盐水瓶的垃圾袋中混有针筒、针管、输液管等医疗废物,系危险废物,必须按规定交由有专门处理资质的医疗环保公司处置,但仍将混装有上述医疗废物的盐水瓶出售给无处理资质的王某,随后王某将医疗废物运至其废品收购点。之后,王某将整理出的10余吨医疗废物出售给同样无证从事废品收购的杨某。

此外,2013年1月至2015年5月,崔某、张某和陈某在先后担任杭州某生物技术公司行政部主管时,负责公司垃圾的清理、处置。三人明知已使用的化学试剂瓶应按危险废物进行处置,仍将其直接混同在生活垃圾中或交给无处理资质的废品收购老板俞某进行处置。俞某再将收购的化学试剂瓶出售给王某。而邹某明知已使用的化学试剂瓶应按照危险废物进行处置,仍帮王某进行搬运。

法院认为,王某等8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处置危险废物三吨以上或明知他人无经营许可证,向他人提供危险废物三吨以上,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均已构成污染环境罪,于是作出上述判罚。

相关资讯

人民时评:补齐医疗废物处置短板

处理医疗废物是疫情防控的重要一环,也是一道公共卫生防线。医疗废物的安全高效专业处置,关系着疫情防控的成效。

武汉医疗废物清运不及时问题已解决,口罩护目镜都算医疗垃圾

3月11日下午,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加强医疗废物综合治理保护生态环境情况。

环境部:全国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设施负荷率保持在50%左右

3月10日上午,生态环境部召开线上新闻发布会,环境部应急办主任赵群英在会上介绍说,目前,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358个城市共有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487家,实际处置能力为602

直击武汉医废处置:医废全程不落地,1150℃焚烧确保无害

3月6日,生态环境部通报,截至3月3日,武汉市医疗废物处置能力从疫情前50吨/天提高到了261.7吨/天。

媒体关注医疗废物处置乱象:经费不足、缺乏一条龙全过程处置

废弃的针头、输液器、棉球等等医疗废物,可能含有大量病原微生物和有害化学物质,甚至会有放射性和损伤性物质,具有直接或者间接感染性和毒性,因而,它是引起疾病传播或相关公共卫生问题的重要危险因素。我们国家将其纳入《国家危险废物名录》,采取特别严格的管理措施。然而,一段时间以来,在个别地方,尤其是基层,医疗机构处置医疗废物时,管理不当,给老百姓的人身健康埋下安全隐患,也对环境造成相当的破坏。而在医疗废

“医疗废物”用共享汽车转运? 用户担心存在安全隐患

医疗垃圾是指由医院生产出的污染性垃圾,如棉球、纱布、一次性医疗器具、过期药品等,如果处理不当,将造成对环境的严重污染,也可能成为疫病流行源头。11月5日,刘强(化名)向封面新闻反映,他开车行经成都市锦江区琉璃一街科创路路口时,发现两名身着蓝色制服的男子,用共享汽车转运着疑似“医疗废物”的黄色密封袋。刘强很纳闷,医疗废物不是应该由符合标准的专用车辆运送吗?为什么眼前却是共享汽车?这些人到底是谁?运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