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结构性心脏病自主创新介入技术和器械不断涌现

2019-11-08 xiaozhu 中国循环杂志

目前,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已成为心脏介入治疗领域的一大热点,我国各地区已经广泛开展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

目前,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已成为心脏介入治疗领域的一大热点,我国各地区已经广泛开展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

据阜外医院蒋世良教授介绍,从2009年至2018年,我国先天性心脏病介入治疗例数翻了一倍,从14 939例增至32,961例;卵圆孔未闭封堵例数从24例增至了3115例。

蒋教授指出,我国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技术的蓬勃发展,有赖于我国专家学者不断探索新技术以及积极研发新器械。

经皮肺动脉瓣膜置入术、儿童经皮自膨胀式肺动脉支架置入术、无射线单纯超声引导下先天性心脏病经皮介入治疗、3D打印、生物可吸收封堵器等造福了我国各类结构性心脏病患者。

我国自主研发的新一代Venus P-Valve肺动脉瓣膜用于肺动脉中重度反流患者,于2013年完成全球首例人体置入,揭开了中国肺动脉瓣膜置入临床试验的序幕。

目前,已有来自全国6家医院的55例患者参与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的临床试验。

自膨胀式肺动脉支架主要用于儿童患者,全国6家医院超过70例患者参与临床试验。

近年来,我国一些大型医学中心开始开展无射线单纯超声引导下经皮介入封堵房间隔缺损、室间隔缺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对于缺损边缘短小的房间隔缺损病例,我们已经实现在3D打印的辅助下更有效地封堵房间隔缺损。

2017年,广东省人民医院率先在国内实施胎儿经皮球囊肺动脉瓣成形术(PBPA),目前我国已完成30余例胎儿手术。

2018年,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孙锟教授团队完成了亚洲首例单中心独立完成的胎儿先天性重度主动脉瓣狭窄经皮球囊主动脉瓣成形术(PBAV),迄今已成功实施3例胎儿手术。

生物可吸收封堵器的研发成功,使得我国先天性心脏病介入治疗发生了质的飞跃。目前,已有来自国内11家医院的165例应用生物可吸收房间隔缺损封堵器的患者进入临床试验。

阜外医院潘湘斌教授团队经过不懈努力,研发出全球首款完全生物可吸收室间隔缺损封堵器,并于2018年完成全球首例人体置入,目前也已经开展了临床试验。

这种技术在单纯经胸超声心动图引导下、只需微创小切口开胸就可完成,患者损伤小,并发症发生率很低。

2019年,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张玉顺教授团队实施国际首例单纯超声引导下生物可吸收动脉导管未闭封堵器置入术。目前,我国有2家医院的20例患者进入临床试验。

经导管主动脉瓣膜置换术(TAVR)自2010年引入我国以来,得到了飞速发展,目前我国已完成近3000例TAVR,超过110家医院开展该手术。

Venus-A、J valve、Vitaflow等我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瓣膜的相继研发成功,促使我国TAVR技术更加蓬勃发展。

在二尖瓣瓣膜疾病介入治疗方面,阜外医院成功采用经皮球囊瓣膜成形术治疗二尖瓣人工生物瓣膜狭窄,以及在单纯超声引导下为二尖瓣狭窄孕妇成功实施经皮球囊二尖瓣瓣膜成形术(PBMV)。

目前,全国有两家医院利用MitraClip系统,完成10例以上经皮二尖瓣瓣膜修复手术。

我国自主研发的经皮二尖瓣瓣膜修复系统ValveClamp(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和Mitralstitch(阜外医院)均也已经开展NMPA临床试验。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利用我国自主研发的Mithos二尖瓣瓣膜系统,成功完成了2例经导管二尖瓣瓣膜置换(TMVR)手术。

在三尖瓣介入治疗方面,上海长海医院利用我国自主研发的LuX-Valve三尖瓣瓣膜,成功实施了经导管人工三尖瓣瓣膜置换手术,目前已进入临床试验。

2019年,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葛均波院士团队成功实施亚洲首例经皮异位三尖瓣植入术(CAVI)。

左心耳封堵(LAAO)也是近年来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领域的热点之一。

除了进口的Watchman和ACP封堵器,目前我国自主研发了Lambre、LACbes两款左心耳封堵器。2013年,我国完成首例LAAO,目前全国多家医院都有开展。

我国学者同时也积极开展结构性心脏病的联合介入治疗,例如,在合并房间隔缺损的房颤患者中同时进行房间隔缺损封堵和LAAO手术,在合并二尖瓣瓣膜狭窄的房颤患者中实施PBMV和LAAO手术,经导管射频消融联合LAAO手术,等等。

西京医院刘丽文教授利用原创Liwen经导管射频消融术式治疗93例肥厚型梗阻性心肌病患者,对其中30例患者进行6个月随访,只有1例患者心原性休克,没有患者需要植入起搏器,效果良好,在国际上引发了广泛关注。

另外,该研究团队还采用Liwen经导管射频消融术式,在超声引导下成功治疗了5例心脏肿瘤患者。

蒋教授认为,未来结构性心脏病介入治疗新技术的适应证将会越来越扩大,新技术、新器械的不断涌现和推广应用将使越来越多的结构性心脏病患者获益。

“但长期随访是必要的”,蒋教授强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结构性心脏病介入诊疗考试大纲

为加强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技术培训项目管理,规范心血管疾病介入诊疗行为,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国家卫生计生委医院管理研究所根据结构性心脏病考试要求,制定了考试大纲,具体如下:

JACC:经导管主动脉瓣叶撕裂术可以预防TAVR术中的冠脉阻塞

BASILICA可长期预防TAVR的冠脉阻塞。该手术在不同情况下取得了成功,未来需要在前瞻性试验中进一步评估。

心衰是结构性心脏病女性妊娠期最常见并发症

一项多国观察性登记研究表明,在伴有结构性心脏病的女性患者中,心力衰竭是其妊娠期间最常见的并发症,常发生于妊娠中期末或产后,且最常见于伴有心肌病或肺动脉高压的女性患者,与先兆子痫、妊娠和围产期不良结局有关。相关论文2013年11月29日在线发表于《心脏》(Heart)。 研究纳入了来自28个国家60个医院的1321例伴有结构性心脏病的女性患者,包括伴有瓣膜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缺

Am Heart J:结构性心脏病患儿多旁道更常见

       美国学者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结构性心脏病(SHD)患儿中多旁道更为常见,并且二者均可对消融转归造成负面影响。论文于2012年11月21日在线发表于《美国心脏杂志》(Am Heart J)。   罹患Ebstein畸形和心肌病等SHD时可出现多旁道。结构性缺损可影响快速心律失常的耐受性,并可使用治疗和消融复杂化。此项研

Am Heart J:结构性心脏病患儿多旁道更常见

  美国学者的一项研究表明,在结构性心脏病(SHD)患儿中多旁道更为常见,并且二者均可对消融转归造成负面影响。论文于2012年11月21日在线发表于《美国心脏杂志》(Am Heart J)。   罹患Ebstein畸形和心肌病等SHD时可出现多旁道。结构性缺损可影响快速心律失常的耐受性,并可使用治疗和消融复杂化。此项研究以接受有创电生理检查的心脏病患儿为受试者,并对多旁道患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