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t J Cancer:氢氯噻嗪与皮肤癌风险

2019-11-02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在亚洲人群中使用氢氯噻嗪似乎对皮肤癌风险是安全的。

高血压药氢氯噻嗪与非黑色素瘤皮肤癌(NMSC)以及某些黑色素瘤亚型的风险增加有关。但是,以往的研究主要是在白人人群中进行。近日,肿瘤领域权威杂志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探究了亚洲人群中氢氯噻嗪与皮肤癌风险之间的关系。

研究人员使用台湾健康保险研究数据库(NHIRD),对唇癌、非唇非黑素瘤皮肤癌和黑色素瘤进行了三项单独的病例对照研究。首次诊断为皮肤癌(2008-2015年)的病例(n=29082)与人群对照的比例为1:10。研究人员通过条件对数回归估计了氢氯噻嗪的使用与皮肤癌风险相关性的比值比(OR)。

氢氯噻嗪的使用与以下三种结局均未发现存在整体相关性:氢氯噻嗪的高累积使用量(≥50000mg)对于唇癌的OR为0.86(95%CI为0.09–7.81),对于非唇NMSC为1.16(95%CI为0.98–1.37),黑素瘤为1.07(95%CI为0.65-1.76)。有证据表明对于非唇NMSC存在剂量反应关系,100000–149999mg的氢氯噻嗪,OR为1.66(95%CI为0.82–3.33)。在亚组和敏感性分析中,无效结果是可靠的。

由此可见,在亚洲人群中使用氢氯噻嗪似乎对皮肤癌风险是安全的。 

原始出处:

Anton Pottegård,et al.Use of hydrochlorothiazide and risk of skin cancer: a nationwide Taiwanese case–control study.British Journal of Cancer.2019.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16-019-0613-4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氢氯噻嗪、胺碘酮、环丙沙星、萘普生等可引发光敏性反应,造成皮肤损伤

晒晒太阳是好事,但有时候就会发生严重晒伤,皮肤出现灼热和瘙痒感、发红、肿胀及起疱等。这里值得注意的是,也许是因为服用的某种药物让你对阳光更敏感。

2019 BIHS科学声明:氢氯噻嗪和皮肤癌风险

2019年3月,英国和爱尔兰高血压学会(BIHS)发布了氢氯噻嗪和皮肤癌风险的科学声明,氢氯噻嗪在临床使用已经超过50年,本文主要介绍了氢氯噻嗪的应用与皮肤癌风险的关系。

英国警示氢氯噻嗪非黑色素瘤皮肤癌风险

英国药品和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2018年11月14日发布消息,警示含氢氯噻嗪类产品长期使用存在累积的剂量依赖性的非黑色素瘤皮肤癌风险,建议服用该类产品的患者定期检查和报告任何可疑的皮肤损害或痣,限制阳光和紫外线照射暴露时间,并采取防晒措施。含氢氯噻嗪的药品主要用于治疗高血压,以及与心脏病、肝病或慢性心功能不全(心力衰竭)相关的水肿。在英国,氢氯噻嗪仅与其他药物固定剂量组合使用,估计约有28,

J Am Acad Dermatol:丹麦研究:长期用氢氯噻嗪者患皮肤癌的风险增加6倍

一项来自丹麦的研究提示,氢氯噻嗪这种常用的降压药物会导致皮肤癌发生风险增加。究其原因,作者认为,“氢氯噻嗪具有光敏性,从而导致皮肤对紫外线辐射的损害更敏感”。

J INTERN MED:氢氯噻嗪的使用与唇癌的发生风险增加密切相关!

由此可见,氢氯噻嗪的使用与唇癌的发生风险增加密切相关。

J Hypertens:替米沙坦比氢氯噻嗪降舒张压更优

对于饮食喜咸,多药联合依从性又不好的轻中度高血压患者,采用单药治疗效果如何?近期,北京大学医学部乔治健康研究所和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学者发表于J Hypertens上的一项研究表明,对于这部分患者,每天40 mg的替米沙坦或25 mg的氢氯噻嗪都有效,而前者降压效果明显更好,尤其是舒张压。研究显示,在接受替米沙坦或氢氯噻嗪的两组轻中度高血压患者,治疗后15天、30天和60天时,替米沙坦组平均收缩压/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