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术后迟发性弥漫性板层角膜炎合并角膜层间空泡症一例

2018-01-22 佚名 中华眼视光学与视觉科学杂志

患者,男,20岁

【一般资料】

患者,男,20岁

【主诉】

2016年4月12日于我院行双眼飞秒激光小切口角膜基质透镜取出术(SMILE)。

【体格检查】

右眼:-3.75-0.50×170,左眼:-4.00-0.50×10,双眼矫正视力均为0LogMAR。眼压:右眼22mmHg(1mmHg=0.133kPa),左眼21mmHg。A超测角膜厚度:右眼593μm,左眼600μm。

【辅助检查】

双眼眼底检查示视盘色正界清,杯/盘比(C/D)约0.3。术中使用VisuMax飞秒激光仪,频率500kHz,治疗切口位于角膜上方90。,帽厚130μm,透镜厚度右眼97μm,左眼101μm。手术过程双眼激光扫描30S,透镜分离取出顺利。术后第1天复查视力,双眼均为0LogMAR。嘱患者0.1%氟米龙滴眼液4次/d滴眼。术后1周复查,双眼视力-0.1LogMAR,电脑验光:右眼:+0.25,左眼:+0.5-0.5×110。患者术后1个月突感左眼视力下降来诊,复查视力:右眼:-0.1LogMAR,左眼:0.1LogMAR。电脑验光:右眼:-0.25x90,左眼:+1.25-0.75×95。眼压:右眼:14mmHg,左眼:16mmHg。地形图检查正常。眼前节裂隙灯显微镜检查:左眼角膜切口位正,角膜层间弥漫性、细沙状混浊,上方切口附近可见散在气泡,余未见明显异常(见图1A)。双眼角膜内皮细胞计数均正常。眼前节光学相干断层扫描(OCT)检查示右眼正常,左眼可见角膜层间高反射影像,部分切面可见无反射层间空泡(见图2A)。



【初步诊断

左眼弥漫性板层角膜炎Ⅱ级合并角膜层间空泡症,双眼SMILE术后。

【治疗】

给予左眼0.1%氟米龙6次/d滴眼.双眼噻吗心安滴眼液2次/d滴眼,1周后复查,双眼视力均为-0.1LogMAR。电脑验光:右眼:-0.25,左眼:+1.00-0.50×90。眼压:右眼:14mmHg,左眼:15mmHg。眼前节裂隙灯显微镜检查:左眼角膜层间混浊明显减轻,其间空泡仍然可见。嘱患者逐渐停用0.1%氟米龙及噻吗心安滴眼液。后继续观察数周,双眼视力稳定。术后1个月眼前节裂隙灯显微镜检查:左眼角膜透亮,上方切口附近原散在气泡处角膜层间局限性混浊(见图1B),左眼OCT检查:原空泡消失变小.基质层间混浊局限性存在(见图2B)。


相关资讯

NEJM:棘阿米巴角膜炎-病例报道

她接受了棘阿米巴角膜炎的诊断,这是一种威胁视力的感染,最常见于佩戴隐形眼镜的人群。患者用局部聚己酰胺和丙胺脒羟乙基磺酸盐治疗。虽然感染得到了解决,但由于中央角膜瘢痕和白内障密集,左眼视力无法恢复。

Eye:微生物性角膜炎的趋势分析

本研究在曼切斯特皇家眼科医院研究微生物性角膜炎致病病原体的频率、趋势和体外药物敏感性。从已有数据库中获取2004年至2015年间微生物服务中心记录的患者信息(角膜擦伤信息等)和治疗方法。在已有数据库中共有4229名角膜擦伤病例。中心应用的一线抗菌治疗药物为氧氟沙星,二线药物为头孢菌素和庆大霉素。

2016 CO临床管理指南:微生物性角膜炎(细菌,真菌)(V.10)

2016年9月,英国视光师学院(CO)更新发布了微生物性角膜炎(细菌,真菌)临床管理指南第10版,指南主要内容有:微生物性角膜炎(细菌,真菌)的病因学,发病诱因,症状,征象,鉴别诊断,非药物和药物治疗等。下载地址:下载   (需要扣积分2分, 梅斯医学APP免积分下载) 

韩雪什么时候能得到她想要的治疗?

日前,一位叫韩雪的艺人写了一条长微博,吐槽自己在眼科急诊就诊过程中的遭遇,并承认自己在与医生争执的过程中爆了粗口。但在韩雪这条微博下的评论中,大多数网友认为韩雪的表现过激。网友认为当事医生可能存在态度问题,但韩雪与医生反复纠缠、爆粗口,影响医生对其他患者的诊疗,并把医生的名字公布到网络上,都是更严重的错误。徐州市眼病防治研究所所长李甦雁主任医师告诉MedSci,从韩雪微博上对其症状的描述,判断不出

韩雪,您挂错号了,我们才是心理医生

最近 “韩雪看病”一事非常火,我去微博看了看上海第一人民医院主页,全是要求医院和医生道歉的评论。有很多医生朋友要求我们平台站出来写点什么,为医生正名。我实在不喜欢写这种文章,可以预料无论怎么写都会被骂“医生态度好不是应该的吗?还好意思出来正名”等等,但是看到韩雪对医生说的“我们不是心理医生”这句话很不满,瞬间有一种我们心理医生被祖国大江南北需要的成就感。既然被提到了,有些话还是要说一说的。&n

输液得了眼炎角膜炎?紫外线灯误开灼伤患者

9月13日,虞女士到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输液,被误开的紫外线灯灼伤眼部,直至16日眼部仍有痛感。与虞女士遭遇相同的,还有多名患者。紫外线灯误开灼伤患者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输液室位于门诊部地下,共两间,每间二十几个座位。13日上午9点多,虞女士来此就诊,“输液室里坐满了人”。近一小时后,有病人问护士,房间是否开了紫外线灯。虞女士说,护士关灯后,由于当时没有异样,就没在意。“下午2点多,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