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T:缺少可预测索拉非尼早期肝癌辅助治疗效果的生物标志物

2018-08-28 zhangfan MedSci原创

研究发现,没有突变、基因扩增或可检出基因特征可以预测索拉非尼的治疗效果,肝细胞靶向pERK以及微血管侵犯与肝癌不良预后相关

索拉非尼是晚期肝细胞癌的一线治疗手段,而早期肝癌患者接受切除或局部消融治疗后5年复发率为70%。近期的III期STORM研究中,索拉非尼作为辅助治疗手段不能改善早期肝癌患者无复发生存率(RFS)。近日研究人员对索拉非尼辅助治疗效果的影响因素进行了考察

研究人员收集了188名STORM研究患者组织样本,其中索拉非尼组83例,安慰剂组105例,接受基因表达谱、靶向外显子测序(19个已知的癌驱动因素)、免疫组织化学(pERK、pVEGFR2、Ki67)、荧光原位杂交(VEGFA)和免疫小体测试,采用COX回归模型和交互试验对生物标志物与索拉非尼治疗效果之间的关系进行评估。

研究发现,不存在可预测索拉非尼治疗效果的生物标记物(与血管生成和增殖有关)、基因标记或突变。从30%的索拉非尼治疗受益者中提出了146个特征,这些患者CD4阳性T或B细胞和自然杀伤细胞丰度较高,缺乏适应性免疫活化成分。肝细胞靶向pERK (HR=2.41; p=0.012)以及微血管侵犯(HR=2.09; p=0.017)是独立的不良预后影响因素。

研究发现,没有突变、基因扩增或可检出基因特征可以预测索拉非尼的治疗效果,肝细胞靶向pERK以及微血管侵犯与肝癌不良预后相关。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NEJM: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治疗不可切除肝癌

相比于索拉非尼,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可显著延长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生存期

Cell Death Dis:E2F1介导DDX11转录激活通过PI3K/AKT/mTOR通路促进肝细胞癌发生发展

肝细胞癌(HCC)是一种原发性的肝脏恶性肿瘤,是与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三大诱因。通常当无法进行治愈性治疗时的患者被诊断为晚期,这类患者可切除率低、复发率高和对治疗的反应差.

肝胆领域最值得期待三大靶点新药介绍,让肝癌患者有更多的选择!

最近获批上市的FGFR2的靶向药物pemigatinib,标致着肝胆肿瘤进入精准靶点治疗的新天地,未来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新方向呢?本为特在此介绍三个极具潜力的肝胆新靶点VEGF、IDH1/2及FGFR

Cell Death Dis:miR-486-3p通过FGFR4及EGFR调节肝癌细胞对索拉非尼的耐受性

肝癌是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然而,手术或常规的治疗方法通常被认为不足以治疗晚期肝癌。

肝癌术后反复发热,竟然是因为感染了这个细菌?

布鲁菌(Brucella)由美国David Bruce分离而得名,为人兽共患性疾病的病原菌。人类感染布鲁菌主要由感染布鲁菌的羊、牛、猪等传染而来。

ACS: 发达国家老年人群中肝癌发生率上升,预防策略需更有针对性

近期发表于Cancer上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尽管采取了广泛的预防措施,但在世界许多地区,原发性肝癌的发病率仍在继续上升,且在老年男性中尤其明显。这似乎主要是由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病例增加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