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ica Chimica Acta:我们是否忽略了生物素对血清学标志物的影响?

2020-04-13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据报道,生物素是使用链脲-生物素固定化系统的几种免疫分析平台上的主要干扰原因。虽然生物素干扰目前已经对几种检测方法进行了很好的表征,但关于生物素干扰对传染性病毒性疾病血清学标志物的影响的数据很少。

据报道,生物素是使用链脲-生物素固定化系统的几种免疫分析平台上的主要干扰原因。虽然生物素干扰目前已经对几种检测方法进行了很好的表征,但关于生物素干扰对传染性病毒性疾病血清学标志物的影响的数据很少。

在本研究中,10名健康志愿者(HVs)接受了100毫克的生物素,以评估其对乙肝血清学标志物的影响。在摄入生物素之前和之后分别采集了几次血液样本。此外,我们还利用spiking实验来研究生物素对抗hiv /p24 Ag和抗hcv抗体水平的影响。评估了为克服这种干扰而设计的几个程序。

研究发现,在40.0%的病例中,生物素摄入导致抗hbs免疫状态呈假阴性(<10 mIU/mL)。根据我们的抗hbc和抗hbe结果,生物素摄入分别与90.0%和80.0%的假阳性结果相关。在100毫克摄入后的理论生物素峰值浓度下,抗HIV和抗HCV结果分别为50.0%和66.6%为假阴性。所有为克服干扰而评估的程序都被证明是有效的。

研究表明,HBV、HCV和HIV血清学标志物可能对生物素高度敏感。我们的数据证实,生物素干扰的范围比通常描述的更广。

原始出处:

Jean-Louis Bayart,Julien Favresse,Biotin interferences: Have we neglected the impact on serological markers?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APT:血清学标志物与急慢性贮袋炎风险

  近日,来自美国的Singh医生系统评价荟萃分析了回肠贮袋肛管吻合术(IPAA)后急慢性贮袋炎风险。此前有报道称血清学标志物如抗中性粒细胞胞质抗体(ANCA)和抗酿酒酵母抗体(ASCA)可能与IPAA后贮袋炎相关。研究指出,ANCA阳性患者IPAA术后慢性贮袋炎风险更高,但急性贮袋炎风险未受ANCA影响。ASCA与急慢性贮袋炎风险不相关。这些信息可能被用来告知溃疡性结肠炎(UC) 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