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血小板生成素受体激动剂在ITP老年患者中的实际应用情况

2021-08-26 Nebula MedSci原创

TRA是ITP老年患者的一种有效疗法,且无致命性出血风险,相当一部分患者在停药后仍可保持持续缓解

原发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ITP)是一种罕见的获得性免疫疾病,特征是血小板计数<100×109/L和出血风险增加。ITP好发于两个年龄段的患者:儿童和老年人。在老年人中,ITP的发病率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进一步升高:60-75岁,发病率为1.94-4.62/10万人;>75岁,发病率为9.0/10万人。

但是,血小板生成素受体激动剂(TRA)在ITP老年患者中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尚不清楚。ELDERLY-ITP-TRA研究是一项观察性回顾性研究,在384位60岁及以上的ITP患者中评估了TRA的反应性和换药、血栓/出血风险和停止治疗后的持续缓解(SROT)

多因素分析与TRA治疗失败的风险因素

持续治疗3个月后,采用艾曲波帕(n=271)和罗米司亭(n=113)做一线治疗的患者分别有82.5%和74.3%的获得了缓解。中位随访了2.7年后,截止最后一次随访,仍有66.7%的患者处于缓解中。85位(22.2%)患者改用替代的TRA;虽然未观察到交叉毒性,但83.3%的耐药患者在换药后有所缓解。

18位患者共发生了34例重大血栓事件,其中3例为致命性的;10位患者共发生了14例重大出血,无致命性的;这两种不良事件分别与TRA治疗开始时的血栓病史(风险比[HR] 2.04,p=0.05)和血小板计数<20×109/L(HR 1.69, p=0.04)相关。15.6%的发生过血栓事件的存活患者复发血栓事件,除1例外,所有复发事件都是发生在TRA持续治疗期间(发生率 7.7/100人·年)。所有复发血栓事件都是发生在充分的抗血栓二级预防的缺席情况下。

在不同缓解状态下的患者停用TRA后的无治疗缓解期

62位(16.5%)缓解患者停用了TRA,其中53位(13.8%)在停药后维持缓解,这与患者停用TRA时是否是完全缓解相关。高龄(≥75岁,41.1%)与持续/急性期更频繁地开始应用TRA有关,但与缓解或血栓/出血风险无关 。

综上,TRA是ITP老年患者的一种有效疗法,且无致命性出血风险,相当一部分患者在停药后仍可保持持续缓解。此外,既往有血栓病史的患者需谨慎,应注意充分平衡好TRA干预治疗的风险和获益。

原始出处:

Francesca Palandri, et al. Real-world use of thrombopoietin receptor agonists in older patients with primary immune thrombocytopenia. Blood (2021) 138 (7): 571–583. https://doi.org/10.1182/blood.202101073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8-26 ms4000000871644201

    学习

    0

  2. 2021-08-26 xyzhang97

    很好的文章

    0

相关资讯

Lancet Oncol:≥80岁的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是否可使用雄激素受体抑制剂治疗?

非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老年患者可使用雄激素受体抑制剂治疗

NEJM:因心衰住院的老年患者身体康复评估

在因急性失代偿性心力衰竭住院的老年患者不同人群中,早期、过渡性、定制化、渐进式康复干预包括多个身体功能领域,比常规护理更能改善身体功能。

Blood Advances:老年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不该因年龄太大而丧失治疗资格

老年滤泡性淋巴瘤患者不该因年龄太大而丧失治疗资格

JCEM:度拉糖肽对老年患者疗效和安全性分析

度拉糖肽对≥65岁和<65岁的患者具类似的疗效和安全性。

Circ Heart Fail :值得注意!超过半数老年心衰患者出院后服用药物达10种以上

心衰患者常常合并多种疾病,随着治疗方式的不断发展,多种药物治疗也越发普遍,尤其是在老年心衰患者中。一项来自美国的研究显示,超过半数的因心力衰竭住院的老年患者出院后服用的处方药物达到10种或10种以上。

JAMA Oncol :ER+/N+合并多种并发症的老年乳腺癌患者中,化疗与生存期的关系

乳腺癌风险和并发症的发生率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老年且伴随明显并发症的患者治疗面临着挑战。努力为这些患者提供全面的治疗,最大程度地降低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并避免对预期寿命已经有限的患者的功能状态造成损害。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