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AD:皮脂腺痣和biao西罗莫司外用治疗皮脂腺痣和表皮痣系列病例报道

2022-03-12 医路坦克 MedSci原创

皮脂腺痣(NS)和表皮痣(EN)是比较常见的胎记,本文报道了其治疗NS及EN 的一些病例。

皮脂腺痣(NS)和表皮痣(EN)是比较常见的。考虑到有些疤痕的位置手术切除后的疤痕可能会影像容貌,所以一些患者拒绝手术治疗。但仍希望通过治疗来降低胎记的存在感。

NS和EN与激活大鼠肉瘤病毒途径的突变有关,从而导致细胞生长。西罗莫司是哺乳动物靶标雷帕霉素的抑制剂,作用于该途径的下游,促进细胞周期停滞。

患者1,一名18岁的男性,头皮上有NS,在青春期变得更痒和更厚。考虑到西罗莫司对大鼠肉瘤病毒途径的抑制作用,他每天给他开两次1%的西罗莫司乳膏(ChemistryRx)。两个月后,NS无明显改变,甚至在使用频率减少到每周一次后仍保持稳定(图1)。另外4名NS和/或EN患者每天两次使用1%的西罗莫司乳膏治疗。1~4例NS由儿科皮肤科医生临床确诊,2、5例EN临床确诊并经活检证实。

图1.患者1(A)和(B)用1%西罗莫司乳膏治疗4年后的脂溢性痣,最初每天两次开始,逐渐减少到每周一次。

     

    患者2是一名12岁的男孩,他的左鼻褶有NS,脖子上有令人烦恼的EN,在剃须活检后复发。他将西罗莫司乳膏涂在这两个皮损上两年,治疗3个月后,皮损变小,EN变平。他最终希望接受手术切除,并停止局部治疗。

     患者3,额头有NS的15岁男孩,使用西罗莫司乳膏1.75年,4个月后发现NS变薄。

     患者4,18岁,女性,头皮有NS,使用西罗莫司乳膏2个月后观察到NS变薄,但1年后停止治疗,因为手术切除了她痣内的复发性毛发瘤。已知毛滴虫与NS有关,也经常与大鼠肉瘤病毒激活突变有关。

     患者 5,11岁女孩,开始使用西罗莫司治疗颈部持续性疼痛;然而,尽管在1个月后有所改善,但由于皮肤松弛、瘙痒和发红而停止治疗。在不良反应方面,患者2和3也有轻微的刺激反应;患者2被开了局部氢化可的松,西罗莫司继续使用,没有进一步的事件。

    外用西罗莫司不易被皮肤吸收,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没有报道过全身不良反应。它已被充分研究,并已被用于治疗血管纤维瘤、淋巴管畸形和黑棘皮病等疾病。

    这一系列病例表明,外用西罗莫司可以用于EN和NS的治疗,特别是对于拒绝手术切除或在手术可能导致毁容的部位有病变的患者。然而,还需要对外用西罗莫司治疗EN和NS进行更多的研究,以进一步探讨这一效应。

文献来源: Zhou AG,  Antaya RJ,Topical sirolimus therapy for nevus sebaceus and epidermal nevus: A case series.J Am Acad Dermatol 2021 Aug 21

 

作者:医路坦克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Lancet Rheumato:西罗莫司可改善包涵体肌炎患者临床症状

研究认为,西罗莫司不能改善包涵体肌炎患者最大自愿等长膝关节伸展强度和部分肌肉力量,但在改善患者健康指数、用力肺活量、大腿脂肪肌肉分数和6分钟步行距离方面有益

Lancet Rheumatol:西罗莫司治疗包涵体肌炎的疗效和安全性

包涵体肌炎是50岁以上患者中最常见的肌炎。经典的免疫抑制剂在治疗包涵体肌炎方面无效,迄今为止,尚无针对药物治疗方法的建议。器官移植后使用西罗莫司(sirolimus)可以阻断效应T细胞的增殖,同时保留

JACC:中重度肺静脉狭窄婴幼儿可从系统性西罗莫司治疗中的获益

系统性西罗莫司治疗对中重度PVS婴幼儿患者的生存有利

JAMA Dermatol:西罗莫司治疗儿童血管畸形的效果

纯淋巴管畸形可能是西罗莫司治疗的最佳指征

Blood:四川大学吉毅团队发现西罗莫司和泼尼松龙治疗卡波西样血管内皮瘤效果更好

卡波西样血管内皮瘤 (KHE) 是一种罕见的具有局部侵袭性特征的血管肿瘤。大约 70% 的 KHE 患者患有危及生命的血小板减少症和消耗性凝血病,称为 Kasabach-Merritt 现象 (KMP

Blood:西罗莫司+泼尼松龙 vs 西罗莫司单药治疗卡波西样血管内皮瘤

西罗莫司联合泼尼松龙治疗有Kasabach-Merritt现象的卡波西样血管内皮瘤患者中的疗效可期,而且安全性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