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涛:公立医院扎堆互联网诊疗,未必都是好事

2020-05-19 佚名 段涛大夫

新冠疫情期间,患者和医院失联,互联网的线上问诊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政府部门也意识到进一步推进互联网医疗的重要性。

新冠疫情期间,患者和医院失联,互联网的线上问诊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政府部门也意识到进一步推进互联网医疗的重要性。

于是在近期颁布了相关的政策,大力推进“互联网医院”,特别是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的建设。原来的政策对“互联网医院”是持审慎态度的,新的政策是大力推进和支持的。

不仅仅在“互联网医院”的审批速度和数量上大开绿灯,还鼓励医院能在网上完成诊疗的所有流程,形成闭环,还可以医保支付,还可以看首诊的患者。

近期,上海一次性审批了十三家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估计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公立“互联网医院”诞生,上海所有三甲公立医院都上线“互联网医院”也指日可待了。

对于整个行业来讲,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会对整个行业带来哪些影响?

新政对互联网医疗平台的影响

这一新政对行业是一件好事,对互联网医疗平台企业不一定是好事。

以往审批的那些互联网医院的牌照多数是给了互联网医疗的平台企业,公立医院没有动力去做“互联网医院”,因为对于公立医院来讲,“互联网医院”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所以,好大夫、微医、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丁香医生等做互联网医疗的平台都在积极地争取和推进“互联网医院”。

但是,在这些平台上的医生都是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公立医院,一旦公立医院的院长们都意识到了“互联网医院”的重要性,再加上政府部门的强力推进和政策支持,大家都开了“互联网医院”,院长们还会允许自己的医生们再去这些第三方的平台去提供医疗服务吗?

按照屁股指挥脑袋的原则,公立医院的院长们肯定会要求自己的医生回到自己医院的平台上进行互联网诊疗,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如果第三方互联网诊疗平台上公立医院的医生越来越少,平台没有自己的专职医生,互联网+的商业模式还能够持续下去吗?

新的政策对整个大的行业来讲,肯定是好事,但是对那些互联网医疗的平台企业,真的不一定是好事。

做好互联网医疗不容易

互联网医疗不是简单的把线下的医疗服务搬到线上。

公立医院想做“互联网医院”也没那么容易。

线上的商业模式和线下的商业模式完全不是一回事;

线上的场景完全不一样;

医患之间的连接方式、沟通方式和诊疗方式完全不一样。

正确的做法

正确的做法是详细拆解供需双方的需求和能力,要从头梳理线上医疗服务的所有流程,按照线上服务自身的商业模式和特点,进行医疗服务的线上重构。

到目前为止,互联网医疗最重要的是解决了“供需连”的效率问题,至少能够保障在诊前、诊中、诊后的“不失联”,新冠肺炎疫情时期患者与医院医生的失联状态让患者十分的担心和不满意。

按照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去重构和重建线上诊疗,不仅仅是一个技术活,更需要的是对互联网商业模式认知上的改变,更需要的是公立医院心态上的转变,要抛弃甲方心态。

要一切以患者为中心,要不断的以改善就医体验和提高效率为中心去构建和改善互联网医疗。

多数的公立医院缺乏对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正确认知,很难改变这么多年以来养成的甲方心态,想做好“互联网医院”,还需要不断的努力和探索。

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

做医疗互联网服务,究竟是应该采取“互联网+医疗”,还是“医疗+互联网”模式?

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更多的是“互联网+医疗”模式,公立医院通常是“医疗+互联网”模式,没有好坏之分,但最后会是殊途同归。

也就是说,互联网会变成基础设施,线上和线下不是相互取代,是相互补充,线上和线下会融合,不再是O2O(Online to Offline or Offline to Online),应该是OMO(Online Merge Offline or Offline Merge Online)。

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

会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吗?

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可能会是一个好的医疗服务模式,但未必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

不解决一些根本的利益分配问题,不一定能长久可持续的发展下去。

三级医院的医生本来线下的工作就十分繁忙,利用业余时间在第三方商业平台上问诊可以有不错的个人收入,在自己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出诊,公立医院能够像第三方线上互联网医疗平台那样给足够的钱吗?

如果不额外给钱,或者是给的钱不多,医生有足够的动力去做吗?

在第三方线上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医生可以给自己定价的,是按照市场价格来定的,在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用的是医保支付,理论上是要按照医保的定价,按照公立医院的公益性定价的,就算是院长有动力,医生有动力吗?

这个问题不解决,只是靠行政命令,难以持续。普遍的人性是:触动利益比触及灵魂还要难。

“互联网医院”的重复建设

公立医院自己的“互联网医院”是重复建设,是资源和资本的浪费。

其实,从理论上讲,整个行业建立一个“互联网医院”平台就够了,用一套系统就够了,顶多是为了公平竞争和效率,可以有2-3家平台也就可以了。

但是每家医院都想建设自己的互联网平台,就像餐饮外卖一样,理论上只要一个“美团”+一个“饿了么”就够了,没有必要每家餐厅都做自己的线上外卖平台。

未来去一家医院就诊或者是网上就诊,就需要下载一个这家医院的APP,去第二家医院就诊就需要下载另外一家医院的APP,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医院APP,太麻烦,太浪费,太荒唐,太不符合商业规律了。

可能近期生意最好的就是帮助公立医院搭建互联网医院平台的IT公司了,因为每一家“互联网医院”的牌照就意味着一个新的订单。

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

可能带来的各种潜在影响

对公立三级医疗转诊制度的影响

在三级公立医院可以非常方便的进行线上的初诊和复诊了,可以完成整个诊疗的闭环了,可以线上进行医保费用支付了,可以线上开药支付送药到家了,为什么还要到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中心呢?

大家以为互联网的出现会有利于去中心化,其实结果是更加中心化,让强者更强、大者更大。

公立医院都去开互联网医院的话,三甲医院获益更多,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中心会越来越弱势,越来越被边缘化。

对互联网医疗平台

更多的是利空。

患者会被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分流,可以考虑调整商业模式,从单纯C端的模式,转向C端和B端混合的模式,尝试和公立医院合作,利用自己成熟的技术和能力帮助公立医院建设“互联网医院”。

但是,要知道,和公立医院打交道赚他们的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与虎谋皮”不仅难度高,风险也不小。

对医生的影响

利空多于利好。

对于已经在第三方线上互联网医疗平台有业务的医生来讲,更多的是利空,个人的额外收入可能会受影响。

因为公立医院有了自己的互联网平台,有些院长可能会不同意医生在第三方平台上问诊了,要做的话回到自己平台上。即使是院长不干涉,但是可能要让你在自己医院平台上增加服务,这会挤占医生的稀缺的时间。

对于尚未在第三方线上互联网医疗平台提供服务的医生来讲,收入可能会略有增加,但是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因为参与自己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平台服务,工作量可能会进一步增加,但是个人收入难以同比例的增长,难以像在第三方平台上那样获得那么多。

对患者的影响

更多的是利好。

选择更多、更方便、更便宜。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公立再现“扩张热”,院长担忧社会办医被挤占!

一位三甲民营医院院长对公立医院再现“扩张热”,社会办医成长空间被挤占等现象,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破解医疗人才紧缺瓶颈 海南公立医院百万年薪“抢人”

150万元安家费、500万元科研启动经费、以职工价购住房、优先办理入编落户手续、解决配偶子女工作……近期,海南省内多家公立医院纷纷开出前所未有的诱人条件,使尽浑身解数,只为“求才”。 “医院要发展,人才是关键,目前国内对于医疗人才的争抢已进入白热化状态,抢人大战中,不应缺少海南的身影。”海南省妇女儿童医学中心党委书记顾硕说。求贤若渴医院要发展“人才”是基础短时间走到国内乃至国际前沿,人才

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公立医院新文件,设立纪委防治腐败!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网站发布《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公立医院章程范本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9〕871号)。《通知》明确,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在2019年12月底前,将试点工作总结报送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 《公立医院章程范本》共分六章九十二条,涵盖总则、医院外部治理体系、医院内部治理体系、医院员工、运行管理、附则内容。我国公立医院有1.2万家,涉及8044亿的药品收入

国家卫生健康委:全国所有公立医院,查医械代表

章程下发,全国整治开始12月6日,据国家卫健委消息,为落实《关于开展制定医院章程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卫办医发〔2018〕12号)等文件的相关要求,国家卫健委制定了《公立医院章程范本》。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卫生健康委执行。据国家统计局网站消息,在《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中显示,在卫生和社会服务方面,2018年末全国共有医疗卫生机构100.4万个,其中医院3.

公立医院改革下一步:从外部治理转向内部管理

12月6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150周年系列学术活动暨第八届海峡两岸医院院长论坛在杭州召开。论坛汇聚两岸专家学者共话现代医院管理新动向。公立医院改革核心已转变为内部管理变革“近年来,公立医院得了四种病:逐利症、虚胖症、供给失调症、思食症。”国家卫生健康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表示。梁万年进一步解释说,逐利症是指公立医院在运行过程中以经济利益为主,往往将公益性放在了次要位置;虚胖症是由于公

公立医院章程范本来了,六章九十二条,所有医院明年要完成!

公立医院章程如何制定?国家卫生健康委给出范本。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公立医院章程范本的通知》出台,与此同时,《公立医院章程范本》(下称《范本》)公布。《范本》设置六章内容,其中包括总则、医院外部治理体系、医院内部治理体系、医院员工、运行管理和附则,共九十二条。“到2020年,全国所有医院都要完成章程制定工作。”这是2018年6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的《关于开展制定医院章程试点工作的指导

拓展阅读

全国统一!互联网诊疗收费项目技术规范出炉

为进一步规范互联网医疗市场,5月13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通知,明确了全国统一的10项“互联网+医疗服务”项目技术规范。

山东:2020年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普遍开展互联网诊疗

山东省政府办公厅日前印发《山东省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省建设行动计划(2019-2020 年)》,鼓励发展“互联网+医疗服务”,提出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普遍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

北京出新规:未登记不得开展互联网诊疗

未来,北京市医疗机构未按规定进行执业登记的,不得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北京市卫健委日前发布,在实施互联网医院准入管理的同时,北京市将建立北京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信息平台对接,实现实时监管,公众可对违法违规互联网诊疗服务进行举报。开展在线诊疗须先执业登记北京市卫健委称,国家对互联网诊疗活动实行准入管理。本市新申请设置的医疗机构拟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要向审批机关提交申请书和规定的其

未登记不得开展互联网诊疗

未来,本市医疗机构未按规定进行执业登记的,不得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北京市卫健委日前发布,在实施互联网医院准入管理的同时,本市将建立北京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信息平台对接,实现实时监管,公众可对违法违规互联网诊疗服务进行举报。

国家医保局:鼓励贫困地区探索将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

记者从国家医疗保障局了解到,深度贫困地区大多交通不便,位置偏远,群众出趟门不容易。贫困地区如有条件,要重点探索将互联网诊疗服务纳入医保支付范围,让农村贫困群众不出远门也能利用大城市的医疗资源。国家医疗保障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各地要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让贫困群众在家门口就能享受到方便、便宜、放心的健康服务。家庭医生是贫困群众的健康“守门人”,要将符合规定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费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同时,对

两部门发文:3年以上独立临床经验医师经单位同意方能开展互联网诊疗

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发布会介绍《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文件,文件对互联网诊疗行为做出规范,其中要求,医师需要具有3年以上独立临床工作经验,方可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