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ONCOL: 种系突变会影响乳腺癌治疗效果

2017-07-24 Yara MedSci原创

卡铂的使用有助于没有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的患者治疗,BRCA1和BRCA2突变的患者显示出理想的反应率,而且没有观察到卡铂的累加效应。

已经有实验证据表明:由蒽环类,紫杉烷和贝伐珠单抗组成的方案中添加新辅助性卡铂可以增加三阴性乳腺癌(TNBC)患者的病理性的完全缓解率(pCR)。然而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是否影响这种方案的治疗结果还是未知。

为了确定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是否会影响TNBC患者的治疗反应,研究人员开展了一系列工作。该研究使用2011年8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存档的DNA样品和315名TNBC癌症患者的家族史,对随机临床实验进行了二次分析。总而言之,在这项前瞻性的多中心调查中,有291名参与者(92.4%)被纳入最终统计。DNA样品被用于分析BRCA1和BRCA2,以及其他16种癌症易感基因的种系突变,并比较了服用卡铂组与非卡铂组的病理完全缓解率。于2015年11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在德国科隆的家族性乳腺癌和卵巢癌中心进行遗传分析和数据分析。

根据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情况,研究人员统计了新辅助治疗后病人的pCR和无病生存率。对于pCR率,使用ypT0/ypN0定义作为主要终点。

在该研究中,291例TNBC患者均为女性;平均(SD)年龄为48(11)岁。接受卡铂治疗组的pCR率为56.8%(146例中有83例)和非卡铂组的为41.4%(145例中有60例)(OR,1.87; 95%CI,1.17-2.97; P = 0.009)。291例患者中有50例存在致病性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所占比例为17.2%。在非卡铂组中,携带BRCA1和BRCA2突变患者的pCR率为66.7%(16/24),而在不携带突变患者中为36.4%(44/121)(OR,3.50; 95%CI,1.39-8.84; P =0.008)。在BRCA1和BRCA2突变携带者中观察到的高pCR率并没有通过加入卡铂进一步增加(65.4%,26个中有17个)。相比之下,在没有BRCA1和BRCA2突变的患者中,卡铂增加了应答率:120例有66例(55%);而没有BRCA1和BRCA2突变的患者的非卡铂组中应答率为,121例中有44例(36.4%)。(OR,2.14; 95%CI,1.28-3.58; P =0.004)。没有病原性BRCA1和BRCA2改变的患者在施用卡铂时表现出升高的无病生存率(非卡铂组,73.5%; 95%CI,64.1%-80.8%。卡铂组,85.3%; 95%CI,77.0%-90.8% ;风险比,0.53; 95%CI,0.29-0.96; P = 0.04)。

在非标准的多化疗方案下,卡铂的使用有助于没有BRCA1和BRCA2种系突变的患者治疗,BRCA1和BRCA2突变的患者显示出理想的反应率,而且没有观察到卡铂的累加效应。

原文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除BRCA1和BRCA2外,乳腺癌遗传易感性还与哪些突变相关?

在德系犹太妇女中,BRCA1和BRCA2的3种突变显着增加了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风险。然而未携带这3种突变的德系犹太妇女乳腺癌患者,携带其他BRCA1或BRCA2致病突变或其他乳腺癌基因的可能性还未可知。这对乳腺癌患者及其家属预防和治疗是可能有很大价值的。

Menopause:乳腺癌存活者治疗诱导的更年期症状 这种基于互联网的治疗可行

2017年7月,发表在《Menopause》的一项初步研究调查了对于乳腺癌存活者治疗诱导的更年期症状,基于互联网的认知行为治疗的可行性。

JCO: 曲妥珠单抗化疗方案对早期乳腺癌老年妇女的毒性和有效性分析

在老年患者的匹配样本中,与TCH相比,ACTH并没有与严重不良事件或更高住院率相关,但与曲妥珠单抗佐剂的完成负相关。此外,研究人员并没有发现ACTH与TCH在5年存活率上有差异。在老年患者情况有限的背景下,选择这两种方案时如果只是根据毒性差异或治疗效果,可能不合适。

Oncologist:乳腺癌CDK4/6抑制剂治疗的潜在副作用都有啥?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抑制剂的出现已大大改变了激素受体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治疗现状。目前已有多种相关药物,FDA也已批准某些药物可联合内分泌治疗。本文即对相关药物潜在治疗副作用及药物相关作用、及其临床处理进行概述。

JCO: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方案孰优孰劣?

大家都知道化疗和曲妥珠单抗联合治疗已成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乳腺癌辅助治疗的标准。有两个方案在美国已得到广泛应用:阿霉素、环磷酰胺、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ACTH)及多西紫杉醇,卡铂和曲妥珠单抗(TCH)。但是目前这两种方案并没有在临床试验中直接比较,且现有的实验数据对老年患者普遍性有所限制。

JAMA:遗传咨询的茫茫前路,BRCA致癌性远比认识复杂

近日,英国剑桥大学科学家的一项研究表明与乳腺癌和卵巢癌相关的早期BRCA突变携带者癌症风险显着增加,BRCA基因突变的位置以及乳腺癌家族史的程度也影响着相关癌症风险的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