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血脂管理仅仅是胆固醇和甘油三酯?

2020-07-26 医学新视点 医学新视点

随着新兴证据的不断涌现,在血脂管理中,除了人们熟悉的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另一个指标——载脂蛋白B100(apoB)也开始受到更多重视。这是为什么呢?

随着新兴证据的不断涌现,在血脂管理中,除了人们熟悉的胆固醇和甘油三酯,另一个指标——载脂蛋白B100(apoB)也开始受到更多重视。这是为什么呢?

在《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最新发表的文章中,来自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阿姆斯特丹大学(University of Amsterdam)和米兰大学(University of Milan)的三位专家阐述了关于脂质、脂蛋白与动脉粥样硬化性血管疾病(ASCVD)的最新认识,以及对血脂管理临床实践的影响。

截图来源:JAMA

脂质和脂蛋白的动态转运与ASCVD

要理解这两种成分对疾病的影响,就要谈到两种成分的动态关联。

血脂检查中常看的指标,胆固醇和甘油三酯,都是脂质的主要类型。在人体的血液中,转运脂质的则是脂蛋白。换言之,这些脂质是作为“乘客”,搭上了“脂蛋白”的车,而且一路上也可能会上下车。在这个过程中,肝脏则像一个“中央车站”。

对于高密度脂蛋白(HDL)和低密度脂蛋白(LDL),这一点是相似的。不过相较于LDL将脂质带到外周组织中,HDL更多是对胆固醇的反向转运,也就是不断将胆固醇从外周组织运输到肝脏。

▲脂质运输系统示意图。蓝车为HDL,绿车为LDL,胆固醇、甘油三酯等脂质都是这些“列车”上的“乘客”。HDL和LDL“列车”上的脂质“乘客”还会相互交换

对于LDL来说,最初从肝脏中被分泌到血液中时,还是极低密度脂蛋白(VLDL),组成包括胆固醇、甘油三酯和一个载脂蛋白B100分子(apoB)。

接着,在脂蛋白脂肪酶的作用下,甘油三酯会被迅速移除(“下车”),用于提供热量或储备热量来源。随着甘油三酯的移除,脂蛋白又变成了VLDL残留颗粒。大多数甘油三酯都移除后,脂蛋白变得更稠密,这才成为了低密度脂蛋白(LDL)。

不难看出,无论是VLDL,VLDL残留颗粒,还是LDL,其实是apoB脂蛋白在血液循环中的不同阶段,主要差别在于其携带脂质含量的变化。

从VLDL到LDL的变化过程通常需要6个小时,而LDL会在血液中循环约48小时,因此apoB脂蛋白近90%的时间都以LDL的形式存在。LDL最终又会通过肝细胞上的LDL受体从血液中进入肝脏。

然而,无论脂质含量如何,在任何时候,只要直径小于70nm,apoB脂蛋白都可以穿过内皮屏障。在这个过程中,大多apoB脂蛋白会通过淋巴系统重新进入到血液循环中,而一部分也可能就此被“困”在动脉壁中。一旦“困”住,apoB脂蛋白释放的胆固醇就可能会引起或加速动脉粥样硬化斑块的形成。日积月累,这会导致动脉粥样硬化斑块逐渐增大。

胆固醇和甘油三酯不是完美的指标

基于上述脂质、apoB脂蛋白引起ASCVD的动态过程,不难理解,降脂治疗的目标是减少可能被困在动脉壁中的apoB脂蛋白的总数。

由于每个apoB脂蛋白都含有一个apoB颗粒,因此,理论上测量apoB颗粒就可以直接反映apoB脂蛋白。

然而,现行测量指标更多的是对apoB脂蛋白的估计值。

通常的血脂检测,测的是LDL-C(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和甘油三酯。LDL-C是apoB脂蛋白在LDL阶段某个时刻所携带的胆固醇,是一个“静态”的值,相对于动态代谢过程,LDL-C并不等同于LDL形式的apoB脂蛋白,而是一个估计值。相似地,甘油三酯也是对VLDL和VLDL残留颗粒(富含甘油三酯的apoB脂蛋白)的估计值。

基于对LDL-C和甘油三酯的测量,可以估算出所有apoB脂蛋白所携带的总胆固醇(即非HDL-C),也是对血液中的apoB颗粒总数的估算。

JAMA文章作者团队指出,这种间接估算apoB脂蛋白总量的做法,可能会混淆脂质和脂蛋白在ASCVD发生发展中的作用,进而也会影响对降脂疗法的评估。

那么,apoB能反映降脂疗法的临床获益吗?

近年来的数据表明,比起apoB颗粒所携带的脂质含量(如LDL-C和甘油三酯),ASCVD风险更多与血液中apoB颗粒浓度有关。

比如,CETP(胆固醇酯转移蛋白)抑制剂可抑制胆固醇向LDL颗粒的转移,从而减少血液中的LDL-C水平。然而,有研究表明,CETP抑制剂的降脂疗效并不与LDL-C的降低程度呈正比,而更多与apoB脂蛋白降低程度呈正比。

同时,还有研究提示,由于遗传因素而LDL-C和甘油三酯水平偏低的人群,所获得的ASCVD风险降低程度,与apoB水平减少关系更密切。

对临床实践的启示

结合上述ASCVD机制和研究证据,JAMA文章作者指出,降脂治疗不止要关注甘油三酯或LDL-C,最佳降脂疗法应该要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apoB颗粒。

如前文所述,由于通常血液中的apoB颗粒有近90%是LDL颗粒,通过减少LDL颗粒而减少LDL-C的疗法,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可以成为首选降脂疗法。

如果要再进一步降低血脂,对于甘油三酯水平没有明显升高的人群来说,另一种相同机制(减少LDL颗粒)的疗法可能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apoB颗粒。

目前常见的他汀类药物、依折麦布和PCSK9抑制剂,都是通过上调LDL受体而促进对血液中LDL颗粒的清除。在随机试验中,这些疗法也均被证明可降低ASCVD事件的风险。

相反,对于甘油三酯明显升高而LDL-C水平较低的人群而言,VLDL残留颗粒可能对apoB脂蛋白总量影响更大,因此降低甘油三酯的疗法可能有助于控制apoB脂蛋白的总量。

基于这些考量,2019年欧洲心脏病学会/欧洲动脉粥样硬化学会血脂异常管理指南首次推荐了测量apoB水平以帮助评估ASCVD风险和选择降脂疗法。

ASCVD仍是主要的疾病杀手,期待随着对疾病和疗法认识的不断加深,我们能有更多针对apoB脂蛋白的创新疗法,也有更好的检测方法用于支持疗法选择。

参考资料

[1] Ference BA, et al., (2020). Lipids and Lipoproteins in 2020. JAMA, DOI: 10.1001/jama.2020.5685

[2] Angie S Xiang, et al., (2019). Rethinking good cholesterol: a clinicians' guide to understanding HDL.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10.1016/S2213-8587(19)30003-8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Nat Med:1000多对双胞胎研究告诉你,人类餐后是怎么对食物进行反应的?

研究人员在英国招募了1,002对双胞胎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健康成年人参与PREDICT 1研究,并评估了临床环境和家庭中的餐后代谢反应。

J Clin Endocrinol Metab:空腹锻炼还是吃一点再练?新研究有了答案

对于有晨练习惯或者想要运动的人来讲,有一个纠结的问题:是晨起空腹锻炼,还是垫一垫肚子或者挑其他时间再锻炼?现在,这个问题可能有了答案。

Circulation:鉴别高缺血事件复发风险患者的指南

2018年美国胆固醇管理指南推荐对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70 mg/dL或非高密度脂蛋白胆固醇≥100mg/dL的患者,除了予以最大耐受剂量的他汀治疗外,予以额外的降脂疗法作次级预防。有过1次以上的动脉粥样硬化心血管疾病(ASCVD)病史或单次ASCVD事件的和多高风险条件的患者被认定为很高危(VHR)。研究人员对US指南定义的风险分类与急性冠脉综合征后缺血事件发生的相关性进行研究。ODYSSEY

2019ESC/EAS血脂异常管理指南真的适合亚洲吗?|GW-ICC2019

2019年10月10-10月13日,第三十届长城心脏病学会议于北京隆重举行,50余个国家2万余名专家学者和心血管相关专业人员与会。 梅斯医学的小编第一时间奔赴会议现场,为大家带来最新报道。 近年来随着社会老龄化和城市化进程加快,不健康生活方式流行,我国居民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therosclerotic cardiovascular disease,ASCVD)危险因素普遍暴露,ASC

Aging:阜外医院牵头71万癌症患者随访研究:癌症合并高脂血症或有保护作用,合并心衰预后最差

阜外医院杨进刚、袁建松和刘冬等近期发表的一项入选71万患者的大规模队列研究发现,18%的癌症患者有心血管危险因素或心血管疾病,明显高于一般人群。

Nat Commun:新发现35个与人类血脂水平相关的新脂质基因变异

赫尔辛基大学研究人员在《自然通讯》上发表研究称,发现了35个与人类血脂水平相关的新脂质基因变异,其中10个基因变异与心血管疾病风险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