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人的心脏喜欢的音乐不同!法国研究

2020-05-27 卢芳 中国循环杂志

近日法国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同样一曲音乐,不同人的心脏反应不同。

近日法国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同样一曲音乐,不同人的心脏反应不同。

研究者主要研究了一个人心跳后平复时间,研究发现如果心脏平复时间缩短5 ms,提示诱发了压力;如果延长5 ms则意味着放松。

研究者试图通过这样一项研究来开具个体化的音乐处方。

音乐和心脏的秘密由来已久。

比如之前就有几位美国的医学史学家、心脏病学家和音乐家就贝多芬的音乐听出端倪,居然发现贝多芬不仅耳聋,还患有心律失常。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团队检测了贝多芬音乐作品,发现一些节奏与现代心律失常检测设备相似的“音乐心电图”匹配。

“突然、意想不到的速度和节奏变化似乎与不规则心跳的不对称模式匹配——太快(心动过速)、太慢(心动过缓)或不规律(颤动)。”研究者之一华盛顿大学医学院的Goldberger表示。

研究者举例说,在贝多芬的降B大调第十三弦乐四重奏Op.130最后乐章中,在短抒情调的中间部分,突然变调至降C大调。

这种突然变化显现出一种抑郁和迷茫,贝多芬演奏到此处时曾潸然泪下,并标出德语单词“beklemmt”(意即“沉重的心”)来表示自己的心情。

“这类似呼吸急促,这部分的心律不齐特征毫无疑问。”研究者指出。

除了这一乐章,贝多芬的其他音乐作品也被研究者发现了心律失常模式,如降A大调钢琴奏鸣曲Op.110和降E大调离别奏鸣曲Op.81a的开头。这些作品均是贝多芬在1809年拿破仑进攻期间完成。

Goldberger说,“这些音乐性心律失常折射出了贝多芬的音乐天赋。他的心脏节奏可能还促成了一些最伟大的作品。”

来源:

[1]Every heart dances to a different tune. ESC. 20 May 2020

[2]Goldberger ZD, Whiting SM, Howell JD.The heartfelt music of ludwig van beethoven. Perspect Biol Med, 2014, 57(2):285-94.

[3Iicirculation网站

 

相关资讯

冠状病毒与心血管系统:短期和长期影响

近期,《European Heart Journal》刊登了一篇文章,聚焦冠状病毒对心血管系统的短期和长期影响,除Covid-19外,文章同时回顾了SARS和MERS的心血管影响。

JCEM:血浆同型半胱氨酸与心血管器官损害

这项研究表明Hcy和LV质量之间以及LVH和CVE病史之间存在独立的关联,并提示LVH可能是Hcy和CV风险之间的病理生理联系之一。

JACC:皮下注射selatogrel可以抑制急性心梗患者血小板聚集

口服P2Y12受体拮抗剂对急性心肌梗死(AMI)患者血小板抑制有延迟作用。Selatogrel是一种高效、高选择性、可逆的P2Y12受体拮抗剂,起效快,作用时间短。本研究的目的旨在评估皮下注射Sela

JAHA:体育锻炼和空气污染对心血管风险的组合影响

体力活动(PA),特别是户外PA,可能对心血管疾病(CVD)风险有双重影响:运动对健康的益处和因暴露于空气污染而产生的潜在有害影响。本研究的目的旨在评估PA和空气污染对心血管疾病风险的组合影响。

JACC:Evolocumab对血脂异常HIV携带者的疗效研究

感染人类免疫缺陷病毒(PLHIV)的人患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血管疾病(ASCVD)的风险增加,并且由于药物与某些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案的相互作用,容易发生与他汀类药物相关的不良事件。本研究旨在评价Evolo

JACC: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全球流行病学研究

尽管缺血性心脏病(IHD)、早发性IHD和严重高胆固醇血症(低密度脂蛋白≥190 mg/dl)患者的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患病率较高,但FH的总体发病率尚不清楚。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估与普通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