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改善代谢综合征可降低抑郁症对动脉硬度的影响

2020-03-12 国际糖尿病 idiabetes

这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从英国生物银行纳入2006年3月~2010年12月的124 445例40~69岁受试者,排除基线时动脉僵硬或先前存在心血管疾病的受试者。结果显示,124 445例受试者平均年龄56岁

这项回顾性队列研究从英国生物银行纳入2006年3月~2010年12月的124 445例40~69岁受试者,排除基线时动脉僵硬或先前存在心血管疾病的受试者。结果显示,124 445例受试者平均年龄56岁,其中71 799例(57.7%)女性,10 304例(8.3%)有抑郁症病史。进一步分析显示,抑郁症对动脉硬度存在直接效应(β=0.25,95%CI:0.17~0.32),同时也存在间接效应(β=0.10,95%CI:0.07~0.13),表明在抑郁症对动脉硬度的总效应中,代谢综合征发挥了29%的介导效应。抑郁、代谢综合征和动脉硬度之间的关系见图1。当纳入CRP作为代谢综合征诊断标准之一时,介导效应增至37%(直接效应:β=0.21,95%CI:0.15~0.28;间接效应:β=0.13,95%CI:0.10~0.17)。


图1 抑郁、代谢综合征和动脉僵硬之间的关系图


进一步分析代谢综合征的组分,结果显示介导效应最强的是腰围,占抑郁症对动脉硬度总效应的25%(直接效应:β=0.26,95%CI:0.18~0.34;间接效应:β=0.09,95%CI:0.06~0.11)。男性中,高甘油三酯血症的介导效应达19%(直接效应:β=0.22,95%CI:0.05~0.40;间接效应:β=0.05,95%CI:0.02~0.08)。因此,为改善中年抑郁症人群的动脉硬度,需要分析代谢综合征中不同组分的水平,进而制定个体化的干预措施。

伦敦国王学院Alex Dregan表示:“虽然目前并不推荐对一般人群予以系统性地评估动脉僵硬指数(ASI),但ASI仍是一种有前景的筛查工具,用于评估主要心血管事件风险。这项研究发现抑郁症作用于ASI的效应以及由此产生的主要心血管事件风险,有望通过解决代谢综合征和炎症反应的联合作用而得到一定的预防。”

原始出处:
DreganA,etal. Associations Between Depression, Arterial Stiffness, and Metabolic Syndrome Among Adults in the UK Biobank Population Study
A Mediation Analysis. JAMA Psychiatry.2020;doi:10.1001/jamapsychiatry.2019.4712.

相关资讯

病例讨论 | 长期胃胀、一吃就胀、不能进食,明显消瘦

患者男30岁,身高1.70 m,体重47 kg,上腹胀闷几年。

2020 日本专家共识:抑郁症的药物治疗

2020年1月,日本临床神经精神药理学学会(JSCNP)发布了抑郁症的药物治疗专家共识,真实世界抑郁症治疗的临床相关问题并没总被常规治疗指南所涉及,日本临床神经精神药理学学会(JSCNP)专家组对23种抑郁症临床治疗情况的治疗方案进行评估,形成专家共识。

Lancet: 青少年久坐不运动易抑郁

任何能减少坐着的时间的活动都有利于心理健康,减少抑郁。

强生向欧盟申请将Spravato的适应症,扩展用于具有自杀倾向的抑郁症患者

强生宣布已向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提交了其抑郁症(MDD)治疗药物Spravato(esketamine)的适应症扩展申请书。

PLOS one:大学生抑郁症风险高?这一因素在作祟

近日,来自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哈达萨·布劳恩公共卫生和社区医学学院的哈盖·莱文教授对与吸烟相关的心理健康风险进行了研究,他们发现,吸烟增加大学生抑郁症风险,与不吸烟者相比,吸烟的大学生们患抑郁症风险高出2~3倍。相关研究结果以“Tobacco smoking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among university students: Mediating

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蓝皮书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披露数据显示,全球有超过3.5亿人罹患抑郁症,近十年来患者增速约18%,截至2017年,中国有超过5400万人患有抑郁症。 为了更科学的向大家展现抑郁症的全貌,呈现抑郁症领域的发展变化,抑郁研究所历时2个月,参考57份期刊文献及其它相关报告,完成了这份《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蓝皮书》。 1.抑郁症的现状 抑郁症及其临床表现 根据《美国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