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武邑县医院收13000元飞刀费被举报,这回没人骂医院

2021-09-2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9月22日,河北衡水武邑李先生反映称,其母亲因子宫脱垂到武邑县医院住院治疗,17日下午,其母亲被推进手术室进行麻醉后,一名医生通知准备13000元现金给专家。

根据新京报的报道,9月22日,河北衡水武邑李先生反映称,其母亲因子宫脱垂到武邑县医院住院治疗,17日下午,其母亲被推进手术室进行麻醉后,一名医生通知准备13000元现金给专家。
 
李先生称,院方并未提前告知家属,没有准备现金,最终李先生家属把钱转账给了大夫。但由于李先生母亲在手术室等待1小时,麻醉效果已过,还是未能进行手术。据了解,患者已于20日出院,院方已将13000元退还家属。
 
医院负责人回应,执行手术的医生为外聘专家,手术涉及到的费用问题,已事先跟家属沟通,患者也同意做。收费合规,专家费不通过医院。
 
就此事,武邑县卫健局已介入调查。
 
又是一起“飞刀”引发的医患纠纷,近年来已不是新鲜事。
 
“飞刀”作为一种市场需求下的时代产物,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时许多“身怀绝技”的外科医生们开始接受邀请,利用周末等休息时间,飞往外地为患者开刀,“飞刀”一词由此得来。
 
“飞刀”的出现同时满足了患者、医生、医院的三方需求——
 
  • 患者能够在医疗资源不足的城市,享受到一线的医疗服务;

  • 专家级的医生可以获得与能力匹配的收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

  • 基层医院可以弥补技术不足的窘境、并且为基层医生提供带教、学习的机会。

“飞刀”之所以会成为医患纠纷的风暴口,源于其“灰色性”,三十年来政策更替,但仍未被完全“阳光化”。
 
在90年代初期,《执业医师法》尚未颁布,那是一段医生享有“自由执医”权力的年代,也是属于“飞刀”的黄金年代。
 
然而缺乏监管的自由下,也衍生了各种医疗纠纷,1999年国家正式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规定医师只能在唯一的医疗机构注册后才具有行医资格,这意味着“飞刀”成为违法行为。
 
2005年卫生部出台了《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规定医生外出会诊,医院和医院之间的会诊要有书面申请,医生应该经过所在医院同意并登记备案后,才能出诊;未经所在医疗机构批准,医生不得擅自外出会诊。同时也对会诊费用作出了相关规定,但并未发布指导价。
2014年11月卫计委发布《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对医师多点执业实行注册管理。
 
2017年2月,卫计委颁布《执业注册管理办法》,终于第一次明确,医生可以在其它医疗机构执业,只需备案即可,无需注册医疗机构的许可。
 
2021年8月20日,新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医师法》通过决议,再次明确了“多点执业”的合法性,鼓励医生“多点执业”。
 
多点执业政策的颁布,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医生和患者的法律保护需求,但还有许多灰色地带未被明确,比如专家费的指导价、专家费的收取流程(告知义务、收费记录)等等。这就使得医患双方,都处于风险之中。
 
此次衡水武邑事件,矛盾正是出在飞刀费的告知上,医院声称已事前告知患者及家属,家属声称医院只通知了患者,未同步家属,家属对专家费的收取并不知情。
 
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们只能静待卫健局的调查结果。
 
但可以肯定的是,由于李先生家属与医院之间的信息差,耽搁了母亲的手术,是患者的损失;专家白跑一趟,是专家的损失;未来是否还有专家愿意飞,是武邑县医院和武邑县人民的损失。
 
“飞刀”的风险还不止于此。
 
患者做完手术倒打一耙,“农夫与蛇”也频频发生。
 
2018 年 12 月,齐齐哈尔医学院附属三院骨科医生请外院专家为患者做手术,收受了患者家属给外院专家的 5000 元会诊费,被当成在医疗服务中索要红包被举报;
 
2019年9月,北京天坛医院专家“飞刀”前往山西洪洞县为脑梗患者手术,术后被举报收取10000元红包,并有偷拍视频为证;
 
2020年11月,大庆第五医院经患者同意后邀请哈尔滨一专家前来手术,并支付3700元“飞刀费”,后因不满手术台次延后反手向媒体投诉医院违规收费;
 
2021年7月,上海一专家前往河南滑县新区医院为患者开展斜颈手术,在收取3000元专家费时被患者家属偷拍,家属向媒体曝光要求维权。
钱能退,治疗效果能退吗?
 
维权能撤,泼的脏水能撤吗?
 
不可否认的是,专家的“飞刀费”是一笔可观的收入,但和培养一位专家级的外科医生相比不足为道。一名医生周末放弃休息,放弃陪伴家人,飞往各地给患者开刀,除了钱以外,也有出于患者的期待,出于治病救人的本心。
 
在患者对“飞刀费”颇有微词时,是否考虑过,如果没有“飞刀”,患者可能需要跋山涉水,前往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求医,人生地不熟,花费的时间、金钱成本暂且不说,一线城市三甲医院一床难求,专家号一号难求要如何解决?
 
令人欣慰的是,这次热搜下的评论是这样的——
  
不再是对医生的人身攻击,而是对专家技术价值的认可,对基层医院能够享受一线医疗资源的感谢。患者、大众如此,何愁没有医生的倾力相助?
 
怀着“治病救人”初心的这群人,愿意将时间、智慧、知识奉献给患者,将生命奉献给中国医疗卫生事业。那少数患者呢?在偷拍的时候,是否也该摸摸自己的良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7)
#插入话题
  1. 2021-09-24 法荣

    已阅

    0

  2. 2021-09-24 123ced96m39(暂无昵称)

    亏着没给做,钱都退了。

    0

  3. 2021-09-24 大域有疆

    下次看病直接去北上广吧,"省事儿"。

    0

  4. 2021-09-24 147f0db1m20暂无昵称

    狗日的,过河拆桥

    0

  5. 2021-09-24 徐宪生

    真的是农夫与蛇的现实版

    0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