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 慢性乙型肝炎抗病毒治疗患者中心性肥胖与肝细胞癌的关系

2021-07-15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肝细胞癌 (HCC) 是导致慢性乙型肝炎 (CHB) 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目前的抗病毒药物不能完全阻止 HCC的发生。

      肝细胞癌 (HCC) 是导致慢性乙型肝炎 (CHB) 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目前的抗病毒药物不能完全阻止 HCC的发生,以前的研究报道也证实代谢综合征,尤其是肥胖、肝脂肪变性、高血压、糖尿病和血脂异常与HCC 的风险增加显著相关。肥胖症通常被视为代谢综合征的一种表现,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迅速增加。而目前,尚未有研究对接受抗病毒治疗CHB 进行肥胖与HCC发生率关系的研究。

 

      为此,研究人员将来自中国多中心、前瞻性、观察性、接受治疗的 CHB 队列的患者组成了一项队列研究。肥胖是通过体重指数(BMI)来评估的,中心性肥胖通过腰围、腰臀比和腰高比来评价。

 

      共有 5754 名接受核苷(酸)类似物治疗的CHB患者参与了本项研究。HCC 的 5 年累积发病率为 2.9%。腰高比在预测 HCC 发展方面的表现优于 BMI、腰围或腰臀比。在总体人群中,中心性肥胖患者(定义为腰高比 >0.5)的 5 年 HCC 发病率显着高于非中心性肥胖患者(3.9% vs 2.1%,风险比 [HR]:2.06,P= 0.0001) ,这样的现象在 745 个倾向得分匹配对象中也得到了确认(4.7% vs 2.3%,HR:2.04,P= 0.026)。除了肝硬化状态外,向心性肥胖也与 HCC 风险独立相关(HR:1.63,P = 0.013)。1 年内腰围与身高比增加与显着更高的 HCC 风险相关,调整后的 HR 值为 1.88(95% 置信区间:1.12-3.13,P= 0.017)。

图:肥胖与肝细胞癌的关系

      本项研究证实在接受抗病毒治疗的 CHB 患者中,通过腰高比评估的向心性肥胖与 HCC 风险增加两倍有关,突出了代谢功能异常在肝病进展中的重要作用。

 

 

原始出处:

Rong Fan. Et al. Association of central obesity with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 receiving antiviral therapy. Alimentary Pharmacology & Therapeutics.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Hepatology:目前和既往乙肝感染不增加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

最近,Hepatology杂志发表研究论文,比较了COVID-19患者与当前、过去和无HBV感染患者的急性肝损伤风险和死亡率。

Nat Commun:新型免疫疗法“高效”治疗乙型肝炎

英国伦敦大学的科学家们已经确定了一种新的免疫疗法来对抗乙型肝炎病毒(HBV),这项开创性的研究使用了直接从病人肝脏和肿瘤组织中分离出来的免疫细胞。

Biomed Res Int:肝细胞再生在预测乙肝相关急性-慢性肝衰竭方面的价值

目前,尚未清楚肝细胞再生在预测乙肝相关急性-慢性肝衰竭(HBV-ACLF)预后方面的价值。近日,研究人员希望构建一个新的评分系统,通过应用肝脏再生和肝脏损伤的血清学指标来预测患者3个月内的预后,研究结

J Hepatology:中科院胡荣贵团队揭示为什么大多数人感染乙肝病毒后会自行痊愈

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是一个重要的全球性健康问题,是导致肝炎的主要原因之一。目前世界上乙型肝炎病毒的慢性感染病例数为3.5到4亿,75%的被感染者是亚洲人。中国HBV感染相关的肝病和肝癌极为常见,每年造成4

拨丝抽茧-如何看待HBeAg与HBeAb“共生”

乙肝两对半检测是临床上判读乙肝病毒感染的最简单有效的方式,乙肝两对半一共有乙肝表面抗原(HBsAg)、乙肝表面抗体(抗-HBs)、乙肝e抗原(HBeAg)、乙肝e抗体(抗-HBe)及乙肝核心抗体(抗-

Eur Radiol:脾脏体积的测量是否可评价乙型病毒性肝硬化代偿的高危静脉曲张的高危性?

超过一半的肝硬化患者没有胃食管静脉曲张的发生,使得内窥镜检查的阳性率较低。因此,建立一种检测肝硬化患者的高风险静脉曲张存在的非侵入性检查方式十分重要。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