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坛医院首次证实:新冠病毒会攻击中枢神经系统

2020-03-05 不详 财新网 “北京地坛医院”微信公众号

3月4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下称地坛医院)披露,其收治的一例56岁新冠肺炎患者,通过基因测序证实脑脊液中存在SARS-CoV-2病毒,临床诊断为病毒性脑炎,患者中枢神经系统受病毒侵袭。

《2019 冠状病毒病(COVID-19)临床防治神经科专家共识》里提到:有一部分患者会合并神经系统症状。但至今为止,还不能证实脑脊液中含有活的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今天,恐怕出现了新的突破。3月4日,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下称地坛医院)披露,其收治的一例56岁新冠肺炎患者,通过基因测序证实脑脊液中存在SARS-CoV-2病毒,临床诊断为病毒性脑炎,患者中枢神经系统受病毒侵袭。

这一新的临床发现引人关注,此病例报道在全球尚属首例。

地坛医院此次救治的病例再次提示,新冠病毒能直接侵袭患者神经系统。据地坛医院介绍,这名56岁的新冠肺炎患者许先生1月24日以新冠肺炎、危重型、呼吸衰竭收入院。

入院后给予联合干扰素雾化、抗病毒治疗,预防细菌感染,并给予中医辨证用药,但未见好转,高热、乏力、呼吸困难逐渐加重。

1月27日(起病第10天)胸部CT显示双肺磨玻璃密度影范围扩大,部分实变影。短暂予经鼻高流量吸氧,其呼吸窘迫无缓解,烦躁不安,呼吸50次/分,氧分压85%,在ICU进行气管插管,按照重度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的呼吸通气原则进行机械通气。

治疗96小时后(起病第14天),患者出现颌面及口角频繁抽搐,伴持续呃逆,医生查体发现颈抵抗阳性,双侧瞳孔等大等圆,对光反射迟钝,四肢肌张力升高,双侧膝反射亢进,双侧巴氏征及踝阵挛阳性,头颅CT颅内未见异常,测脑脊液压力大于330mmH2O,脑脊液外观无色清亮,生化检测无异常。

北京地坛医院重症医学科、检验科及中国疾控中心传染病所联合工作组对患者采集的脑脊液标本进行宏基因组二代测序,在鉴定可能的感染病原体过程中,排除了其他病原体,获得了SARS-CoV-2病毒基因组序列。也就是说通过基因测序证实脑脊液中存在SARS-CoV-2,临床诊断病毒性脑炎。

医护人员经过对其14天机械通气和甘露醇控制颅压、咪唑安定控制抽搐、丙种球蛋白及甲基强的松龙抗炎等针对病毒性脑炎的处理,观察患者肺病影像学逐渐好转,神经系统症状消失。2月10日(起病第24天)在充分评估患者呼吸及神经功能后拔出气管插管,给予鼻导管吸氧。2月18日,也是起病的第32天,病人转出重症监护室。2月25日,病人出院。

新冠病毒对神经系统的损害已现多个病例。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胡波团队对新冠肺炎住院患者的神经系统研究显示,214名患者中,超过三成的病患出现神经系统症状,具体表现为三类:

一是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如头痛、头晕、意识障碍、急性脑血管疾病、癫痫等;
二是周围神经系统症状如味觉减退、嗅觉减退、食欲减退、神经痛等;
三是骨骼肌损伤。

胡波团队的研究认为,病人神经系统受到损害或与ACE2(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有关。文中提到,ACE2是新冠病毒的功能性受体,即病毒感染细胞的“入口”。这种受体存在于多种人体器官,包括神经系统和骨骼肌,这可能是新冠病毒直接或间接引起神经系统症状的病理机制。此前亦有研究证实SARS(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和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均会引起神经损伤。

研究者还指出,病人中枢神经受损的比例最高,这可能是新冠病毒通过血行或逆行神经元线路侵犯中枢神经系统,引起中枢神经系统的损伤。

地坛医院此次通过基因测序证实病人脑脊液中存在新冠病毒,并引发病毒性脑炎。这为新冠病毒侵袭病人神经系统提供了更多病理研究证据。该结论还有待更多临床数据进行验证。

3月3日公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新增加了新冠患者的病理改变,其中也提及,发现病人的脑组织充血、水肿,部分神经元变性。

这些新的临床发现,为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提供了参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全军首家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确诊实验室获批

科技日报北京 3 月 1 日电 (记者张强 通讯员戴欣)记者 1 日获悉,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临床检验医学中心顺利通过军委后勤保障部和北京市卫健委批准,成为全军首家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确诊实验室。

Nat Microbiol: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解释新冠病毒命名原因

3 月 2 日,《自然—微生物学》发表了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冠状病毒研究小组(ICVT-CSG)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命名声明。

《科学》杂志称美卫生机构新冠病毒检测工作表现不佳

美国《科学》杂志官网近日刊文说,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等机构有关新冠肺炎的确诊认定方式一度限制了全国的病毒检测能力,截至2月底,美国只完成459次检测。文中提到,2月26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报告了1例没有相关旅行史、也未接触过已知新冠肺炎患者的确诊病例。据《纽约时报》等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疾控中心此前一直要求临床医生只能对最近去过中国或接触过已知感染者的病人进行新冠病毒检测,这名病人当时不符合这些标

NEJM:新冠病毒从潘多拉魔盒中逃离,但希望还在人间

1918大流感是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传染病,在1918~1919年曾经造成全世界约10亿人感染,而当时全世界一共17亿人口,导致全世界死亡人数至少为5000万,相当于现在的2亿人。其全球平均致死率约为2.5%-5%,和一般流感的0.1%比较起来致命的多。一个多世纪以来,1918大流感一直是衡量所有其他流行病和突发疾病的基准。我们应该铭记1918大流感,因为我们要应对另一个传染病突发事件: 由新型

面对新冠病毒,我们能从西班牙流感中学到什么?

北京时间3月4日消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一场流感大流行席卷全球,造成至少5000万人死亡。在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时,这场流感能教会我们什么?一百多年前,世界刚刚从一场夺走2000万人生命的全球战争中恢复过来,紧接着,一场更加致命的疾病爆发了。这场后来被称为“西班牙流感”的流感大流行,据称首次爆发是在美国堪萨斯州拥挤不堪的芬斯顿军营,后来又传播至欧洲乃至全世界。不卫生的条件

Cell Res:基因编辑CRISPR能成为新冠病毒利器?

自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疫情爆发以来,随着专家们的竞相研究,目前已发现有作用的治疗药物包括核苷类似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抗疟疾及自身免疫性疾病药物氯喹(chloroquine)、抗HIV药物洛匹那韦/利托那韦(lopinavir / ritonavir)等,然而这些药物对SARS-CoV-2的作用有限,且是否能有效对抗病毒的不同变体尚未知。 2月18日,来自哈佛医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