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JM:他汀的肌痛副作用,是真实的吗?

2020-11-17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他汀类药物是最广泛应用的降脂类药物,对于预防心梗、卒中,以及它们引起的心血管事件十分重要,是很多一级和二级预防推荐用药,且有大量的证据支持。大多数患者能够耐受他汀类药物,但肌痛、疲劳乏力一直被认为是他

他汀类药物是最广泛应用的降脂类药物,对于预防心梗、卒中,以及它们引起的血管事件十分重要,是很多一级和二级预防推荐用药,且有大量的证据支持。大多数患者能够耐受他汀类药物,但肌痛、疲劳乏力一直被认为是他汀类药物的常见副作用。据估计,约1/5的患者可能会由于这些不良反应而停药。以前认为这是因为他汀药物引发的“横纹肌溶解综合征”,一直困扰临床应用。

现在,他汀类药物有望“摘掉”这些副作用的“帽子”。根据美国心脏学会(AHA)2020年科学会议上最新发表的一项临床试验,服用他汀类药物和安慰剂的患者都经历了类似的不良反应。研究人员认为,这主要是由“反安慰剂效应(nocebo effect)”而引起的,而非他汀类药物实际的药理作用。反安慰剂效应指,患者因对疗法存有负面联想,而经历副作用。试验结果同步发表在顶级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

截图来源: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关于他汀类药物不良反应的探讨由来已久。在大型观察性研究中,他汀类药物服用者的肌痛率比非服用者高20%-50%。但是在随机对照试验中,服用他汀类药物的人群和安慰剂组的不良反应率几乎相同。

更典型的一项证据是ASCOT试验,在近万名患者中比较了阿托伐他汀和安慰剂。在试验盲法阶段,两组患者肌痛症状没有明显差异,在开放标签阶段,他汀类药物组中有更多的患者报告了肌肉症状。

为什么观察性研究和随机对照试验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果?一种解释是,临床试验有过渡期(run-in periods),会筛掉出现不良反应的患者;另一种解释,就是反安慰剂效应。

为了找出答案,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研究人员领衔开展了这项小型双盲临床试验。在2016年6月-2019年3月期间共纳入了60名此前在他汀类药物治疗2周内因副作用而停药的患者。

试验采用“N比1”设计,也就是说,每个患者都作为自己的对照。这些患者一共收到了12瓶药物,4瓶含有阿托伐他汀,4瓶含有安慰剂,4个空瓶。在持续一年的时间里,患者以每瓶对应一个月疗程来服药,顺序随机。同时,患者需要每天报告相关不良反应症状的程度(0-100分)。如果症状严重到患者无法耐受,当月可以停药。这种设计有助于反映临床用药的实际情况。

一共49人完成全部试验。其中有24位至少在1个月的试验中由于无法忍受的副作用而停药,总共停药71次。在71次停药中,有31次发生在安慰剂服用月份,有40次发生在他汀治疗月份。

在所有60例患者中, 在未服药(空瓶)、服用安慰剂和他汀的月份,平均症状强度分别为8分、15.4分和16.3分。安慰剂和他汀类药物月份之间的症状评分相似,但都与空瓶月份差异显著。

 

▲完成全部12个月试验(左)和其余11名(右)患者报告的症状强度。每个圆圈代表一个月的平均分,无论当月是否中止过服药。红圈为他汀,蓝圈为安慰剂,灰圈为空瓶未服药月份。(图片来源:参考资料[1])

进一步统计不良反应数据发现,这些患者在服用他汀时出现的症状,有90%在服用安慰剂药片时也出现了。

“我们的研究表明,他汀类药物的副作用并非由药物本身引起,而是由于(患者对)服用药物(的心理作用)。某些副作用还可能是因为老年人群本身的典型疼痛。”作者之一,帝国理工学院临床研究员、心脏病学家James Howard博士解释,“这一发现具有重要意义,进一步证明了他汀类药物的副作用轻微,而这些药物对于保持患者的心血管健康具有重要作用。”

当然,研究团队也承认,还需要进一步分析以确认,患者在服用他汀类药物时,剩下的那10%症状是否为药理作用。

贝丝以色列女执事医疗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Francine K. Welty博士则做出了更谨慎的解读。她指出,这项研究纳入的患者,都是此前接受他汀类药物2周内报告不良反应的患者,然而,考虑到 “与药物无关的药物副作用通常在治疗的最初几周内最明显,并且随着时间推移会逐渐减轻”,这种反安慰剂效应未必能推广到所有患者中。

通过上述研究可以表明,他汀引发的肌痛等症状,很可能是安慰剂效应,而不是真正的“药理作用”,也不是横纹肌溶解综合征,反安慰剂效应是主要原因。

基于这些发现,医生在处方他汀类药物时应与患者沟通药物的“反安慰剂效应”,帮助患者建立对药物的合理期望,并鼓励患者继续服用他汀类药物,以避免停药带来的心血管风险。此外,医生也仍需对患者抱有同理心,虽然症状来源未必是药理作用,但报告出现副作用的患者也确实经历了这些症状。

在这项试验结束6个月后,经过沟通,超过一半患者(34人)已经重新或计划再次接受他汀药物。

原始出处:

Frances A. Wood, et al., (2020). N-of-1 Trial of a Statin, Placebo, or No Treatment to Assess Side Effects.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c203117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1-03-25 ms8000000309342815

    我是一个服用他汀引起下肢无力的人。上面的说法没有道理!

    0

  2. 2020-11-18 weigq

    这个试验很有趣,希望有更多试验来验证。

    0

  3. 2020-11-18 咻凡

    他汀类药物是最广泛应用的降脂类药物,对于预防心梗、卒中,以及它们引起的心血管事件十分重要,是很多一级和二级预防推荐用药,且有大量的证据支持。

    0

  4. 2020-11-18 124a6bfdm47暂无昵称

    好文章!有了更深的认识

    0

相关资讯

Hepatology:他汀类药物可以降低乙肝患者肝细胞癌的风险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罹患高脂血症。随之而来的是使用他汀类药物的人也越来越多。

Circulation:我们该何时进行降脂治疗?他汀治疗方案新进展!

《Circulation》杂志近期发表了一篇文章对他汀治疗方案进行补充和完善,研究者建议应该更早进行降脂治疗!

Hepatology:慢性乙型肝炎患者使用他汀类药物可降低肝细胞癌的风险

他汀类药物具有很多效用,包括预防癌症的作用。几项观察性研究表明,他汀类药物可以预防肝细胞癌(HCC)的发生,但尚未对患有慢性乙型肝炎病毒(HBV)的患者进行充分研究。

Eur Heart J:他汀类药物可明显增加血浆脂蛋白a的水平

脂蛋白(a)[LP(a)]在20%-30%的人群中都存在升高,本研究的目的旨在评估他汀类药物治疗对脂蛋白(a)水平的影响。

Nature:预防治疗血管疾病的他汀类药物的另一功效:可减少肥胖人群的肠道菌群失调!

人体内存在着大量的微生物,它们帮助人类消化吸收营养、合成维生素、参与调节代谢和免疫机能,甚至影响着情绪和认知行为,当然也会致使人们生病。保守估计,人体内微生物与细胞的数量比约为1.3:1,在肠道内,细

Nature:肥胖与肠道菌群紊乱有关,他汀类药物有望治疗肠道菌群紊乱

在2012年,来自6个欧洲国家的14个具有多学科专业知识的研究小组组成的曼特卡戴斯联合会(MetaCardis consortium),着手调查了肠道微生物群在心脏代谢疾病中的潜在作用。该项目是由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