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叶刀》刊发"不实"羟基氯喹报告, 或失信于科学界

2020-06-04 时占祥 全球医生组织

上周,国际权威期刊《柳叶刀》发表了关于羟基氯喹治疗COVID-19的研究报告,结论是“羟基氯喹无法对抗冠状病毒,还与更高的死亡风险相关联。”

上周,国际权威期刊《柳叶刀》发表了关于羟基氯喹治疗COVID-19的研究报告,结论是“羟基氯喹无法对抗冠状病毒,还与更高的死亡风险相关联。”

该研究报告号称涵盖了庞大的数据集,包括6大洲9.6万名住院治疗的COVID-19患者,提供了迄今为止最准确的临床疗效数据信息。

在该论文发表后,世界卫生组织等机构在第一时间“暂停大团结临床试验验证羟基氯喹药物治疗的项目。”

国际权威期刊《柳叶刀》刊发该论文后,立即引起国际医学界、政界各方面的关注和争议。因为特朗普总统一直极力将羟基氯喹作为一种“有用的抗新冠病毒药”或“但吃无妨”,FDA给出的谨慎建议是“在临床试验中应用”。

但该药属于上市药品,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用于治疗疟疾或风湿性关节炎,其安全性和风险比较明确。也得到了部分临床医生的支持。

与此同时,该项临床数据研究发表后已受到了全球各地,超过180多位科学家和临床专家的“质疑”,要求研究小组/负责人公布所用的研究数据,进行独立分析和审议。

《柳叶刀》作为国际医学界权威和知名期刊,在疫情开始时,就承诺公开所有Covid-19疾病和疫情的原始数据,供业界评论审议。

由于该研究项目号称涵盖了庞大的临床数据集,6大洲9.6万名住院治疗的COVID-19患者,是迄今为止最准确的临床疗效验证数据。最关键的是作者依此证明了“羟基氯喹无法对抗冠状病毒,还与患者更高死亡风险密切相关。

如今,《柳叶刀》经不住全球越来越多的科学界和医学专家的质疑,终于对此文章正式表态,刊发了如下告示:

《柳叶刀》关注并告知读者“原文可能引起重要或严重的科学问题,我们将随后更新进展”。

自从疫情以来,国际权威期刊纷纷“快速同行审评,争先恐后在第一时间发表最新进展或研究报告”。然而,《柳叶刀》此次行为可能会失信于科学界和医学界。

回放一下这篇论文的争议观点:

首先,业界人士对该论文刊发的数据不一致性表示严重质疑和关注。科学家们担心的问题之一是“报告中的羟基氯喹平均日剂量高于FDA建议用量;来自澳大利亚的住院患者数据与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数据不一致。

是相信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官方数据?或者质疑作者的住院数据是哪儿来的?

此外《卫报》报道,美国的几家医疗机构为该研究项目提供了住院患者数据,但无法与这几家机构进行数据核实(作者的原始数据哪儿来的?)。

该项研究/论文主要作者是哈佛医学院曼迪普·梅赫拉教授,他本人多次拒绝公布原始数据信息来源(在此次疫情中这是非常罕见!)。上周五,该团队对发表的部分数据进行了修正,但没有改变他们“结论”:

“没有发现羟基氯喹对抗冠状病毒有效的证据,但发现这种药物与诱发严重的心脏病相关”。

“首次得出结论服用羟基氯喹的住院病人的死亡率比未服用羟氯喹的病人至少高33%,证实该药与较高死亡率风险相关。”


Hydroxychloroquine or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 macrolid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 multinational registry analysis
Prof Mandeep R Mehra, MD; Sapan S Desai, MD;Prof Frank Ruschitzka, MD;AmitN Patel, MD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1180-6/fulltext

在《柳叶刀》发表论文后,两项主要的“羟基氯喹临床试验”被叫停:一是由WHO主导的;另一个是英国开展的。法国、比利时和意大利政府也暂停该药用于治疗冠状病毒疾病。

美国著名心脏病专家Dr.Eric Topol说“证据表明这种药对治疗COVID-19没有疗效,没有迹象表明对任何人有帮助;同时还存在严重副作用,导致心脏骤停和室性心动过速”。

在此过程中《柳叶刀》表现最不尽人意的地方是,他们签署了共享COVID-19疾病和疫情相关数据的承诺,但该期刊编辑部和作者均拒绝公布和分享原始数据。因此,也引起了全球业界同行“质疑”和对《柳叶刀》的不信任了!

全球已有近200多位医界专家联名签署公开信,要求“至少在机构层面共享患者数据信息,并且对该研究项目进行独立分析,要求《柳叶刀》公布审评该论文的同行评议建议或观点。

此事件后续发展更有看点。在此次疫情过程中许多事情掺入了太多”政治色彩“和“权钱交易”。

原始出处:


Mandeep R Mehra, Sapan S Desai,  Frank Ruschitzka,et.al. Hydroxychloroquine orchloroquine with or without a macrolid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 multinational registry analysis.The Lancet May 22,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6-04 lovetcm

    #新冠肺炎#研究结果很难评价

    0

相关资讯

羟氯喹对新冠肺炎可能有效!Lancet、NEJM和WHO可能都被机器学习公司带沟里了

无论是业界人士,还是普通民众疫情期间都非常关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这是以科学为依据的资讯。与此同时,全球学术期刊也争先恐后发表最新研究报告和新冠病毒疾病诊疗进展。

柳叶刀发布最大规模研究显示羟氯喹无效,上百名科学家联名发信质疑该研究

然而,近期这项大型研究却受到了全球上百名科学家的质疑,5月28日,他们联名发布了致研究者和柳叶刀的一封公开信,对研究的统计分析和数据完整性等提出了质疑,要求研究小组公开原始数据。

OCC 2020丨羟氯喹在免疫性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中的作用及在新冠肺炎中的价值

5月29日,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OCC2020)上,李梦涛教授就“SLE-PAH基础病的治疗选择”和“羟氯喹在免疫性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中的作用及在新冠肺炎中的价值”的主题与各位专家进行了分享.

Lancet发布迄今最大规模观察性研究,羟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无益,反而增加死亡风险

近期关于羟氯喹/氯喹的研究发布了不少,5月22日,Lancet也发表了一项研究,是迄今针对羟氯喹/氯喹规模最大的一项观察性研究。

世卫组织(WHO)暂停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安全性堪忧

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表示,WHO已暂停了Solidarity试验中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目前正在等待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对安全性数据进行审查。

Circulation: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心律失常风险高!世卫组织分析

近日一项发表在Circulation杂志的研究表示,这非常不靠谱,两药本身会增加心律失常风险,而组合起来更是“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