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uroradiology:感染性动脉瘤的血管内治疗策略

2022-03-21 心血管新前沿 “ 脑血管病及重症文献导读”公众号

最初报道这种动脉瘤形状像真菌的菌落,故此得名)是感染性心内膜炎的神经系统并发症之一。它们是由于心脏的脓毒性栓子迁移到动脉,从而形成IIA。

感染性颅内动脉瘤(Infectious intracranial aneurysms,IIA)或真菌样动脉瘤(mycotic aneurysms,译者注:最初报道这种动脉瘤形状像真菌的菌落,故此得名)是感染性心内膜炎的神经系统并发症之一。它们是由于心脏的脓毒性栓子迁移到动脉,从而形成IIA。与浆果样动脉瘤不同,它们主要位于大脑动脉的远端,即第三或第四分支。IIA具有快速生长的能力,是动态性病变。IIA破裂的风险很高,特别是瓣膜置换手术期间的抗凝治疗。

与心脏手术相比,IIA血管内治疗(EVT)的位置及EVT的延迟仍存在争议。在缺乏随机研究的情况下,IIA的EVT方案取决于治疗团队的经验。在本研究作者的中心,过去20年的决策是,只要患者的血液动力学状况允许,在心脏手术前对破裂或未破裂的IIA进行栓塞。该技术包括闭塞动脉瘤和载瘤动脉。

2022年2月来自法国的Alexis Gudon等在Neuroradiology上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报告了一个回顾性的单中心系列研究,纳入了接受EVT治疗的IIA患者

本研究纳入了2009年1月-2020年7月的患者。DSA上诊断为IIA。每位患者在EVT前后均接受了神经系统评价,并在EVT后15天内复查影像学。安全性采用NIHSS评分的变化进行评估。轻型卒中定义为NIHSS加重<4分。疗效定义为心脏手术期间无出血事件,对比成像(control imaging)中未发现IIA。

图1.患者9,治疗了两个远端IIA,一个破裂,另一个无症状。

A.轴位FLAIR MRI显示IIA周围有高信号(白色箭头)。B.轴位T2梯度回波 WI MRI显示脑沟内蛛网膜下腔出血呈低信号(白色箭头)。C.轴位增强T1WI MRI显示IIA强化(白色箭头)。D.左颈内动脉(ICA)侧面DSA显示IIA位于顶叶动脉M4分支(白色箭头)。E.选择性插管后可见Glubran胶铸型。F.栓塞后显示侧位DSA显示动脉瘤未再显影:

图2.患者4,脑梗死,近端IIA。A.入院时轴位FLAIR MRI显示丘脑和左枕梗死。B.侧位DSADSA显示近端IIA位于左侧大脑后动脉P2-P3段(黑色箭头),并伴有动脉扩张(白色箭头)。C.侧位DSA显示弹簧圈栓塞IIA和载瘤动脉(包括远端扩张段):

31例患者中诊断出62个IIAs(30个破裂)。首次DSA诊断出56例IIA,早期对照成像(early control exploration)中诊断出6例IIA。55个IIA进行了EVT治疗,其中52个远端IIA使用"胶"阻断载瘤动脉,3个近端IIA使用弹簧圈栓塞。90.9%的病例位于大脑动脉的第四分支。29名患者(93.5%)的神经系统查体保持不变,2名患者发生轻型卒中。22例患者中有20例在心脏手术前进行了EVT。随访影像中,所有接受治疗的IIA未再显影(excluded)。心脏手术期间或术后均未发现出血。7例(11.3%)未破裂的IIA未接受栓塞治疗。

最终作者认为,IIA在进行EVT时阻断载瘤动脉可有效防止破裂,且无明显的神经系统风险。

 

原始出处:

Fabiola Serrano, Alexis Guédon, Jean-Pierre Saint-Maurice, et al.Endovascular treatment of infectious intracranial a eurysms complicating infective endocarditis: a series of 31 patients with 55 aneurysms. Neuroradiology. 2022 Feb;64(2):353-360. doi: 10.1007/s00234-021-02798-5. Epub 2021 Aug 30.

作者:杨中华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2-05-02 病毒猎手

    #动脉瘤##血管内治疗#是未来神经内科10年发展的重点,就象心内科的支架一样

    0

相关资讯

Neurology :遗传性vs散发性血管瘤,破裂风险哪个高?

家族性UIA的破裂风险是散发性UIA的2.5倍,风险范围是1.2到5倍。

JAHA:失眠、吸烟、高血压,小心脑动脉瘤破裂!

吸烟、失眠和高血压是颅内动脉瘤和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的主要风险因素。

JAHA:“PDE5抑制剂”被发现可能存在致命副作用,促进腹动脉瘤恶化

西地那非(Slidenafil),俗称“伟哥”,由美国辉瑞公司研发,最初作为治疗心血管疾病的5-磷酸二酯酶(PDE5)抑制剂而进行临床研究。现在被广泛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和肺动脉高压。

Stroke:剧烈头痛、恶心、呕吐……担心这种“脑内定时炸弹”!

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的动脉瘤破裂风险,这种性别差异不能用患者和动脉瘤相关的动脉瘤破裂风险因素的差异来解释。

JAMA Netw Open:研究揭示,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患者的更佳治疗时间——发病后12.5小时内!

动脉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后约 12.5 小时的手术治疗与改善结果相关。

Hypertension:较高的血浆醛固酮浓度与主动脉夹层和动脉瘤风险升高有关

较高的PAC与高血压患者主动脉夹层和动脉瘤几率增加相关,即使在没有原发性醛固酮增多症的情况下,这意味着PAC可能是高血压患者主动脉夹层和动脉瘤预防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