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直性脊柱炎并颈椎Chance骨折1例

2019-12-02 席金涛 徐峰 康辉 中国矫形外科杂志

患者,男,43岁,强直性脊柱炎病史20余年,现已稳定处于僵直期。因外伤致颈椎及四肢活动受限2d入院。患者自诉2018年2月6日醉酒后摔伤致颈部疼痛,四肢活动受限,感觉麻木,二便失禁,后被送当地医院行颈胸椎MRI扫描:(1)C5椎体骨折并滑脱(Ⅱ度),C4/5椎体水平脊髓损伤;(2)颈椎椎体及附件周围、胸廓周围入口处软组织弥漫性肿胀,颈椎前方积液;(3)颈胸段椎体强直性脊柱炎改变;颈椎X线片:C5椎

临床资料

患者,男,43岁,强直性脊柱炎病史20余年,现已稳定处于僵直期。因外伤致颈椎及四肢活动受限2d入院。患者自诉2018年2月6日醉酒后摔伤致颈部疼痛,四肢活动受限,感觉麻木,二便失禁,后被送当地医院行颈胸椎MRI扫描:(1)C5椎体骨折并滑脱(Ⅱ度),C4/5椎体水平脊髓损伤;(2)颈椎椎体及附件周围、胸廓周围入口处软组织弥漫性肿胀,颈椎前方积液;(3)颈胸段椎体强直性脊柱炎改变;颈椎X线片:C5椎体骨折;颈椎CT三维重建:C5椎体离断,局部神经受压。查体:被动平卧位,胸背部后凸驼背畸形,头颈部活动受限,活动时疼痛,颈椎下段棘突及棘旁压痛明显。双上肢肌力:右侧肩外展、内收及屈、伸肌力Ⅱ级,肘屈、伸肘肌力Ⅱ级,腕指屈、伸肌力Ⅱ级;左侧肩外展、内收及屈、伸肌力Ⅰ级,肘屈、伸肘肌力Ⅰ级,腕指屈、伸肌力0级;双上臂中下1/3段以远感觉麻木,双侧Hoffman征阴性;躯干部感觉平面位于T9,双下肢肌力3级,腹壁反射、提睾反射、肛周反射、跟腱反射、膝腱反射均未引出;双侧Babinski's征阴性,髌阵挛、踝阵挛阴性。



诊断:(1)C5椎体Chance骨折并脱位;(2)颈脊髓损伤;(3)颈椎间盘突出症;(4)四肢瘫痪(ASIAA级);(5)强直性脊柱炎;患者入院后第2d病情加重,感觉平面明显上升,四肢肌力降为0级。于2018年2月9日在全麻下行“颈椎前后联合入路复位减压植骨融合内固定术”。患者麻醉成功后先行常规颈椎前路手术,由于患者颈椎呈僵硬状态,椎间盘已经完全骨化,整个颈椎完全融合为一个整体,故直接予以钢板固定,术中由助手在头侧行推顶复位并保证颈椎稳定性,术中调整对位对线并予以钢板固定,术中透视见颈椎复位可,内固定位置可。再将患者由仰卧位小心改为俯卧位,取颈后正中切口,长约12cm,显露C3~7棘突、两侧椎板及关节突关节,充分显露进针点,分别于C3~7双侧置入合适长度侧块螺钉,安装合适连接棒,术中透视见内固定位置可,无明显松动后再次行C4/5椎板减压术,充分减压后见脊髓无明显受压后,冲洗切口,影像学资料见图1。

讨论

强直性脊柱炎(AS)是一种全身性慢性炎性疾病,以侵犯骶髂关节及中轴关节为特点。本病在脊柱的病理特点是椎间盘、韧带、关节突关节的广泛炎症和骨化,椎体骨质疏松,脊柱活动度丢失,弹性下降及脆性增加,使得轻微的外力即可导致脊柱骨折,甚至会发生医源性骨折。根据相关文献报道,由于AS的特殊病理改变与生物力学的改变,颈椎骨折较其他骨折存在较大区别:(1)轻微外伤甚至没有外伤也可发生骨折;(2)骨折不稳定,常伴有脱位,易导致神经损伤;(3)患者呼吸系统功能减弱,术后并发症发生率明显升高(本例患者的胸式呼吸基本消失)。

本例患者为强直性脊柱炎并颈椎骨折中较为罕见的Chance骨折,骨折对于关节突关节波及不明显,而是直接从椎体处横断,上下关节突未明显卡压,因此颈椎极其不稳定。患者患有强直性脊柱炎,整个椎体都已经完全融合,小关节突基本丧失了活动功能,这也导致本例患者与其他颈椎骨折脱位不同,常见颈椎骨折并脱位患者一般都有小关节突绞索卡压,虽然绞索卡压对于患者来说是不利的,但是从另一方面也为患者提供了相对的稳定,对于患者的搬运及体位摆放提供了便利。考虑患者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同时颈胸段后凸畸形,整个颈胸椎脊柱已经完全融为一体,颈椎骨折已类似于单纯四肢长干骨骨折,稳定性极差,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会导致颈椎骨折明显移位,如果采用常规的后前路联合手术,在体位摆放过程中就很可能会因为体位原因导致骨折移位加重、脊髓损伤,因此采取先前路复位固定后再行后路手术的手术方式。在前路手术中常规ACCF或者ACDF手术均需对椎体以及椎间隙处理,也很可能会导致椎体移位进而加重脊髓损伤。由于术前检查患者椎体后缘是光滑的,没有明显增生及骨化,骨化的椎间盘也没有明显突入椎管内,因此大胆的采取了先根据后凸畸形的角度来调整患者体位,通过体位的调整使颈椎直接复位成功,然后行单纯前路切开复位内固定术,待颈椎达到初步稳定后再改行后路减压内固定手术。相较于常规ACCF、ACDF,不仅避免了在处理椎体、椎间隙时可能导致椎体移位损伤神经的风险,同时为后路手术提供了更好的安全保障。

作者体会:(1)该类患者骨折极其不稳定,同时强直性脊柱炎颈胸段后凸畸形,术前在病房牵引、术中摆体位均必须注意,否则会加重移位、损伤神经;(2)对于此类患者,体位复位非常重要,争取达到解剖复位,然后直接前路固定、再后路固定,骨折端不需要置入Cage等内置物,可以最大程度避免神经的损伤,促进脊髓的恢复;(3)要详细了解相关病史,仔细查体,多考虑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争取机会使原发病的治疗取得最佳效果;(4)本例患者入院后病情加重不排除由于体位原因导致的脊髓损伤,因此X线片、MRI、CT检查非常重要,尤其X线片是最基本、便捷的检查手段,对于此类患者建议牵引前后要行X线片检查。

原始出处:

席金涛,徐峰,康辉.强直性脊柱炎并颈椎Chance骨折1例[J].中国矫形外科杂志,2019,27(20):1918-1920.

相关资讯

Clinica Chimica Acta: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粪便菌群与饮食因素和疾病活动的相关性

本研究探讨了中国强直性脊柱炎(AS)和健康对照组(HCs)的肠道微生物群落特征,并探讨了细菌群落与饮食因素和疾病活性的关系。

Lancet:Upadacitinib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效果显著

Upadacitinib对非甾体类抗炎药物无效或不耐受的强直性脊柱炎患者有效且耐受性好

Lancet Rheum:中国研究成果“IBI303”登上《柳叶刀·风湿病学》封面推介

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牵头的一项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生物类似药研究日前取得突破,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该新药与原研药的临床等效性成立。相关成果近日刊发在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风湿病学》。

2019 ACR/SAA建议:强直性脊柱炎和非放射学中轴型脊柱关节炎的治疗(更新版)

2019年8月,美国风湿病学会(ACR)联合美国脊柱炎协会(SAA)更新发布了强直性脊柱炎和非放射学中轴型脊柱关节炎的治疗指南建议,是对上一版管理建议的更新。文章针对强直性脊柱炎和非放射学中轴型脊柱关节炎管理中的新药以及轴向影像学检查的相关内容提出了指导建议。

我国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新药研究登上柳叶刀

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牵头的一项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生物类似药研究日前取得突破,三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该新药与原研药的临床等效性成立。相关成果近日刊发在国际学术期刊《柳叶刀·风湿病学》。强直性脊柱炎是一种慢性风湿免疫类疾病,主要侵犯脊柱关节及外周关节,严重者可发生脊柱畸形和关节强直。我国患病率初步调查为0.3%左右,多发于青少年男性,总致残率为15%至20%。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教授徐沪济团队负责的这项多中

中国研究成果“IBI303”登上《柳叶刀·风湿病学》封面

由清华大学临床医学院教授徐沪济牵头、针对国产生物类似药大型临床Ⅲ期研究成果刊登在近日出版的子刊《柳叶刀·风湿病学》,并获封面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