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久坐不运动会抑郁?柳叶刀子刊发布前瞻性队列研究数据

2020-02-13 xujing 中国循环杂志

该研究还发现,任何能减少坐着的时间的活动都有利于心理健康,减少抑郁。研究分析了4257名青少年的数据,这些孩子在12岁、14岁和16岁的时候,戴着加速计,在至少3天的时间里跟踪他们至少10个小时。随访6年。加速计客观记录佩戴者是否正在进行轻度活动(包括散步或特殊爱好如演奏乐器或绘画),是否正在进行中度至体力活动(如跑步或骑自行车),或者是否久坐。研究者采用临床问卷的形式调查这些孩子的抑郁症状,如情

该研究还发现,任何能减少坐着的时间的活动都有利于心理健康,减少抑郁。

研究分析了4257名青少年的数据,这些孩子在12岁、14岁和16岁的时候,戴着加速计,在至少3天的时间里跟踪他们至少10个小时。随访6年。

加速计客观记录佩戴者是否正在进行轻度活动(包括散步或特殊爱好如演奏乐器或绘画),是否正在进行中度至体力活动(如跑步或骑自行车),或者是否久坐。

研究者采用临床问卷的形式调查这些孩子的抑郁症状,如情绪低落、愉悦感丧失、注意力不集中等。

研究数据显示,从12到16岁整个青少年时期,孩子们的总体力活动减少,主要是轻体力活动减少(从平均5个半小时减少到4个小时),而久坐时间增加,从平均7小时10分钟增加到8小时43分钟)。

研究人员发现,在12岁、14岁和16岁时,每天每增加1个小时的久坐时间,到18岁时抑郁评分分别增加11.1%、8%或10.5%。

那些在所有三个年龄段都有很长时间坐着的人在18岁时的抑郁得分高出28.2%。

在12岁、14岁和16岁时,每天每增加1个小时的轻度体力活动,则18岁时的抑郁得分分别降低9.6%、7.8%和11.1%。

研究者分析,体力活动可能通过多种社会心理和生物学机制影响抑郁症状,如刺激与抑郁有关的大脑区域的神经可塑性、减轻炎症或提升个人自尊感。

来源:

Aaron Kandola, et al. Depressive symptoms and objectively measured physical activity and sedentary behaviour throughout adolescence: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The Lancet Psychiatry. Published:February 11,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Allergy:新的烟草产品能够增加青少年过敏性鼻炎和哮喘的风险

新的烟草产品,比如电子烟(EC)和加热烟草产品(HTP)对过敏性鼻炎(AR)和哮喘的影响仍旧不清楚。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新烟草产品对哮喘和AR的健康影响情况。研究人员使用了韩国中学和高中学生的大型调查数据。研究总共包括了60040名参与者,代表了韩国2850118名青少年。所有的参与者中,目前吸食传统烟草(CC)、目前吸食EC和曾经吸食HTP所占的比例分别为6.7%、2.7%和2.9%。在调整后

Lancet Child Adolescent Health:减肥手术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改善作用

研究发现,减肥手术尽管可减轻青少年患者体重,但其对心理健康问题的改善效果不理想

PNAS:人类认知能力在青少年时期迅速发展,大脑的结构-功能耦合扮演着重要角色!

从幼年到成年,人类的大脑逐渐形成许多回路(circuits),成为一个有层次的功能系统,以实现自控、决策和复杂思维等重要行为。这些回路由白质通路(white matterpathways)锚定,进而协调认知所需的大脑活动。但是白质的发育尚不清楚。

Neurology:青少年急性缺血性卒中

由此可见,青少年的缺血性卒中强调在治疗中需要多学科协作,再通治疗似乎可行且安全。

Pediatric Diabetes:青少年人群的糖尿病类型不同,抑郁症状也有所不同?

既往曾有研究显示,糖尿病与抑郁密切相关。那么,在青少年人群中,糖尿病与抑郁的关系如何?糖尿病类型对两者的关系又有何影响?近期,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Jessie J. Wong等人专门就此问题进行了相应研究。

Hypertension:移民对青少年的BMI和血压的影响

从一种文化环境移民到另一种文化环境的成年人发生心血管代谢性疾病的风险增加。但移民对青少年身体健康的影响尚无明确数据。研究人员在以色列开展一项全国性、人口为基础的横向研究,根据1992年-2016年的记录数据评估原籍为埃塞俄比亚的移民青少年(16-19岁)的体重指数(BMI)和血压水平,以及他们的超重和肥胖的长期趋势。根据出生地将受试者分为以色列出生的(16 153人)和移民的(23 487人),并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