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马鲁肽挑战NASH初获成功,过半患者NASH消除症状

2020-05-07 MedSci MedSci原创

NASH是脂肪在肝脏中过度积累形成的一种慢性进行性肝病,由于患者在早期不会显露出明显症状,所以被称为“沉默的杀手”。与糖尿病、癌症等跨越了百年甚至千年的疾病相比,NASH是一种

NASH是脂肪在肝脏中过度积累形成的一种慢性进行性肝病,由于患者在早期不会显露出明显症状,所以被称为“沉默的杀手”。与糖尿病、癌症等跨越了百年甚至千年的疾病相比,NASH是一种非常“年轻”的疾病,只有四十岁龄。由于人类认识它的时间比较短,再加上NASH发病机制并不明确,临床上尚无有效治疗NASH的药物,其医疗需求远未得到满足。在研药物靶点主要有PPARα/δ、法尼酯X受体(FXR)、CCR2/CCR5等。科学家们在开发药物的过程中遭遇了许多挫折和失败。目前尚无批准的有效治疗药物。

索马鲁肽为胰高血糖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GLP-1是一种诱导胰岛素分泌的激素。目前它有两种剂型,每周一次的注射剂型(商品名为Ozempic)已在2017年获得FDA批准治疗2型糖尿病。为提高疗法依从性和获得更好长期效果,诺和诺德公司继而开发了索马鲁肽的口服剂型Rybelsus,已于2019年9月获得FDA批准。Ozempic在今年还获得批准,降低糖尿病患者的心血管风险。

GLP-1受体激动剂索马鲁肽(semaglutide),在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2期临床试验中获得积极结果,与安慰剂相比,在不加剧肝脏纤维化的情况下,显著消除患者的NASH组织学症状。

在这项含安慰剂对照的2期临床试验中,总计320名NASH患者被分为4组,分别接受不同剂量的索马鲁肽皮下注射和安慰剂的治疗。这项研究的主要终点为消除NASH组织学症状,同时不加剧肝脏纤维化。试验结果表明,所有剂量的索马鲁肽治疗与安慰剂相比,都显著改善消除NASH症状的患者比例。其中,接受最高剂量索马鲁肽治疗组的患者中,58.9%患者的NASH症状得到消除,安慰剂组这一数值为17.2%。

索马鲁肽治疗NASH的临床试验设计和结果

同时,接受索马鲁肽治疗的患者在肝纤维化指标方面也得到了改善,转氨酶等肝功能指标也得到了显著改善。

索马鲁肽目前还在一项2期临床试验中,与吉利德科学(Gilead Sciences)公司的在研疗法乙酰辅酶A羧化酶(ACC)抑制剂firsocostat和法尼醇X受体(FXR)激动剂cilofexor联用,治疗NASH患者。这项试验有望近期获得结果。而诺和诺德使用索马鲁肽治疗肥胖症的STEP临床项目也将在未来几个月开始汇报结果。确实,此前研究认为索马鲁肽对体重的控制作用相当不错,见报道:Lancet:索马鲁肽减肥效果显著,其作用优于多种降糖药物,见报道:Lancet Diabetes Endo:索马鲁肽对血糖控制和体重减轻的效果优于度拉糖肽

索马鲁肽治疗肥胖症的临床研究项目

诺和诺德公司首席科学官Mads Krogsgaard Thomsen博士在第一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该公司正在准备开展3期临床试验,检验索马鲁肽治疗NASH的效果。“索马鲁肽有望成为未来治疗NASH的基石。”他说。

梅斯医学专家认为,NASH象老年性痴呆一样,是公认的研发黑洞,大量药物在这个领域失败,或仅仅取得生物标志物的改善,而非临床改善。索马鲁肽是一种新的尝试。这也可能拓宽人们对降糖药物新的认知。降糖药物从降糖获益外,衍生至心血管获益,使得SGLT2i大获成功,索马鲁肽若能在3期试验中在NASH中成功,可能极大拓宽降糖药物的边界。

其它在NASH中的研究结果:

3期临床新数据证明:THR-β激动剂Resmetirom可显着降低NASH患者的肝脏脂肪和纤维化程度

A3腺苷受体激动剂Namodenoson,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II期研究成功

J hepatology:Emricasan在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肝硬化合并门脉高压中患者中的疗效

继HIV、乳腺癌后 leronlimab向NASH发起挑战!

Ocaliva符合NASH引起的肝纤维化患者III期试验的主要目标

Intercept向美国FDA提交奥贝胆酸治疗NASH的新药申请

中国国家医疗产品管理局(NMPA)已接受1类药物ASC41联合ASC40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的临床试验申请。

参考资料:
[1] Novo’s Nash play takes shape. Retrieved May 6, 2020, from https://www.evaluate.com/vantage/articles/news/trial-results/novos-nash-play-takes-shape
[2] Novo Nordisk Investor Presentation. Retrieved May 6, 2020, from https://www.novonordisk.com/content/dam/Denmark/HQ/investors/irmaterial/investor_presentations/2020/20200323_Q1%202020%20roadshow%20presentation_final.pdf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11-22 lovetcm

    #索马鲁肽#挑战NASH,初步成功

    0

  2. 2020-06-07 lovetcm

    #NASH#能不能改变病理? 与二甲双胍联合,会不会更好?

    0

相关资讯

Lancet Gastroen Hepatol:非侵入性高风险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识别方法

FAST评分是有效的非侵入性高风险NASH患者识别手段

J Hepatology: 微生物群导致的肠道血管屏障破坏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发展的前提

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和脂肪性肝炎(NASH)等脂肪肝疾病与肠道屏障通透性增加以及细菌或细菌产物进入血液循环的迁移有关。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旨在揭示肠道屏障完整性和微生物群在NAFLD / NASH发展中的作用。

J Hepatology:法尼醇X受体激动剂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脂蛋白谱的影响

法尼醇X受体激动剂奥贝胆酸(OCA)可增加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的总脂蛋白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的含量。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旨在评估OCA治疗对脂蛋白亚颗粒的影响。

J hepatology: 奥贝胆酸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脂蛋白谱的影响

法尼醇X受体激动剂奥贝胆酸(OCA)可增加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的总脂蛋白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本研究旨在评估OCA治疗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脂蛋白亚颗粒的影响。

Lancet:奥贝胆酸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III期临床获得成功

研究认为,25 mg 奥贝胆酸可显著改善NASH患者的纤维化及疾病活动,获得显著的临床组织学改善

BMJ: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与发生急性心肌梗塞风险因素

本项研究旨在评估患有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NAFLD)或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成年人发生急性心肌梗塞(AMI)或中风的风险。

拓展阅读

Gastroenterology:减肥手术对肥胖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治疗效果

减肥手术对肥胖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活检肝纤维程度及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症状具有持续的缓解效果,84%的患者在术后5年症状消失,纤维化程度在术后1-5年持续降低

Efruxifermin(EFX)治疗NASH:已获欧洲药品管理局的“优先药物称号”(PRIME)

研究性FGF21类似物efruxifermin(EFX)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已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优先药物称号”(PRIME)。

Lanifibranor治疗NASH:FDA授予“突破性疗法称号”

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授予该公司的主要候选药物Lanifibranor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的“突破性疗法称号”。

Hepatology: 白细胞介素22可以通过改善嗜中性粒细胞驱动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炎症程度

非酒精性脂肪肝疾病包括了单纯性脂肪变性、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肝硬化和肝癌等一系列疾病。

Lancet Gastroen Hepatol:非侵入性高风险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患者识别方法

FAST评分是有效的非侵入性高风险NASH患者识别手段

J Hepatology: 微生物群导致的肠道血管屏障破坏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发展的前提

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和脂肪性肝炎(NASH)等脂肪肝疾病与肠道屏障通透性增加以及细菌或细菌产物进入血液循环的迁移有关。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旨在揭示肠道屏障完整性和微生物群在NAFLD / NASH发展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