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Rheumato: 重症新冠肺炎 | 白介素抑制可用,但不能都用!

2021-02-05 Nebula MedSci原创

如何用白介素抑制剂治疗重度新冠肺炎患者?

重度新冠肺炎患者对新冠病毒感染产生了危及生命的超级炎症反应。白介素(IL)-1或IL-6抑制剂被用于治疗这类患者,但这些方案的相对有效性仍不确定。本研究旨在对比IL-1和IL-6抑制用于呼吸功能不全和过度炎症反应的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的疗效。

主要终点是存活率,次要终点是死亡或器械通气的复合结局。

2020年2月25日-5月20日,共招募了392位受试患者,其中275位未接受白介素抑制剂治疗,62位接受了IL-1抑制剂anakinra,55位接受了IL-6抑制剂(29位接受了tocilizumab和26位接受了sarilumab)。

在多变量分析中,与未接受白介素抑制剂治疗的患者相比,接受IL-1抑制治疗的患者的死亡风险显著降低(风险比[HR] 0.450, 95%CI 0.204-0.990, p=0.047),但接受IL-6抑制治疗的患者的死亡风险无明显差异(0.900,0.412-1.966, p=0.79)。此外,无论是接受IL-1抑制还是IL-6抑制治疗的患者的不良临床预后风险均与未接受白介素抑制剂治疗的患者无明显差异(HR分别为0.866[p=0.63]和0.882[p=0.71])。

根据C反应蛋白水平分类的患者的预后

对于C反应蛋白升高的患者,接受IL-6抑制治疗的患者的死亡风险和不良临床预后风险均较未接受白介素抑制治疗的患者明显降低(HR分别为0.990[p=0.031]和0.995[p=0.0021])。

根据血清乳酸脱氢酶水平分类的患者的预后

对于血清乳酸脱氢酶水平降低的患者,采用IL-1抑制剂和IL-6抑制剂治疗均可降低死亡风险;但血清乳酸脱氢酶水平升高的患者采用白介素抑制剂治疗与死亡和不良临床预后风险增加相关(死亡:IL-1和IL-6抑制剂的HR分别为1.009[p=0.028]和1.006[p=0.0028];不良临床预后:1.006[p=0.0031]和1.005[p=0.0016])。

综上,IL-1抑制可显著降低住院治疗的呼吸功能不全的高炎症反应的新冠肺炎患者的死亡率,但IL-6抑制无此效益。IL-6抑制在C反应蛋白水平显著升高的亚组患者中有积极疗效,对于血清乳酸脱氢酶水平降低的患者,IL-1和IL-6抑制均可获得积极作用。

原始出处:

Giulio Cavalli, et al. Interleukin-1 and interleukin-6 inhibition compared with standard management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and hyperinflammation: a cohort study. The Lancet Rheumatology. February 03,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1-02-06 carrotlyl

    严谨

    0

  2. 2021-02-05 liyu7822

    什么情况下可以用

    0

  3. 2021-02-05 zb1235672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JCC: IL-6缺失会加剧IL-10缺乏小鼠的结肠炎并诱发全身性炎症反应

白介素6 [IL-6]或其受体目前是炎症性肠病[IBD]靶向生物治疗的候选目标。

Cell Death Dis:肿瘤相关成纤维细胞可影响结肠癌细胞的生理节律

生物钟可以调节蛋白质的表达水平及其功能特性,如细胞生长相关的节律,而这些作用能够调节细胞稳态和组织的整体活性。

Blood:特发性多中心Castleman病的mTOR激活增强

在特发性多中心Castleman病(iMCD)中,mTOR通路被过度激活,并被作为候选新型治疗靶点。 mTOR在iMCD中的激活程度与mTOR驱动的自身免疫性淋巴组织增生综合征的相似。

抗类风湿性关节炎药物Kevzara治疗COVID-19:II/III期临床试验即将开展

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防备与响应办公室(ASPR)将支持Regeneron制药公司开展COVID-19临床试验,以评估Kevzara治疗重症COVID-19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Circulation:Regnase-1通过介导细胞因子mRNA降解抑制衰竭心脏的无菌性炎症

促炎细胞因子在心力衰竭的发病机制中起着重要作用。衰竭心脏内维持无菌性炎症的机制仍不明确。虽然转录调控对促炎细胞因子基因表达很重要,但mRNA的稳定性也有助于免疫反应的动态。Regnase-1是一种RNase,参与免疫细胞中一系列促炎细胞因子mRNA的降解。但Regnase-1在非免疫细胞(如心肌细胞)中的作用仍有待阐明。为了研究Regnase-1在心肌细胞中介导促炎细胞因子降解的作用,研究人员建立

Circulation:IL-6信号遗传缺陷可可降低克隆造血变异个体的心血管风险

不确定潜能克隆性造血(Clonal hematopoiesis of indeterminate potential,CHIP)是指造血干细胞克隆扩增导致产生获得性白血病突变,如DNMT3A或TET2。在人类中,CHIP与心肌梗死相关。在小鼠中,CHIP可恶化动脉粥样硬化,增加IL-6/IL-1β的表达,引发这样一个推测:IL-6通路拮抗剂或可降低CHIP携带者的心血管疾病(CVD)风险。研究人员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