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我们的器官,如何知道何时停止生长?

2021-12-26 两条咸鱼 细胞

用数学方程解释标度机理。

世界上最小的鱼,Paedocypris,只有7毫米长。这和9米长的鲸鲨相比根本不算什么。这种小鱼与鲨鱼有许多相同的基因和相同的解剖结构,但它们的背鳍和尾鳍、鳃、胃和心脏要小上几千倍!这种微型鱼的器官和组织是如何停止快速生长的,不像它们的巨型表亲?由日内瓦大学(Unige)、瑞士和马克斯-普朗克复杂系统物理研究所(MPIPKs)领导的多学科小组通过研究其物理学和使用数学方程来回答这个基本问题,正如他们在《自然》杂志上发表的研究所揭示的。

 

图片

 

发育中组织的细胞在信号分子,即形态发生素的作用下增殖并组织起来。但是,它们如何知道他们所属的生物体的大小是合适的呢?大学理学院生物化学系教授、德累斯顿MPIPKS主任弗兰克·尤利彻(Frank Jülicher)的研究小组通过追踪果蝇不同大小的组织细胞中的一种特定形态素,解开了这一谜团。

在果蝇中,形成十五个附肢(翅膀、触角、下颚……)所需的形态发生素十五肽(DPP)分子从发育组织内的局部源扩散,然后在远离源时形成逐渐减小的浓度梯度(或逐渐变化)。在之前的研究中,Marcos Gonzalez-Gaitan的研究小组与德国研究小组合作,已经表明DPP的这些浓度梯度会根据发育组织的大小延伸到更大或更小的区域。因此,组织越小,DPP梯度从其扩散源的扩散越小。另一方面,组织越大,DPP形态发生梯度的扩散越大。然而,这个浓度梯度如何适应未来组织/器官的不断增长的大小仍然是个问题。

解决生物学问题的多学科方法

“我的团队由生物学家、生物化学家、数学家和物理学家组成,最初的方法是分析每个细胞水平上发生的事情,而不是将我们的观察放在组织的尺度上,”Marcos Gonzalez Gaitan评论道。Frank Jülicher说:“中心点是像处理物质一样处理生物,也就是说,用物理学原理研究生物学。”这两个研究小组已经开发出一套精密的工具,利用定量显微镜技术精确追踪组织细胞内和细胞间DPP分子的命运。“这些工具使我们能够为这种形态发生定义大量与细胞过程相关的参数。例如,我们测量了它在扩散回其他细胞之前与细胞结合、穿透细胞、降解或被细胞回收的效率。总之,我们测量了生物化学系高级研究员、本研究第一作者Maria Romanova Michailidi解释道。

用数学方程解释标度机理

科学家们收集了所有这些关于DPP的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于正常果蝇和无法扩展的突变体中属于不同大小组织的细胞。他们发现正是这些不同的运输步骤决定了梯度的范围。因此,在一个小的组织中,DPP分子主要通过细胞间的扩散来传播。因此,由于降解,其浓度在其来源周围迅速下降,产生一个狭窄的梯度。另一方面,在较大的组织中,进入细胞内的DPP分子也被高度再循环,使得梯度延伸到更大的区域成为可能。“我们终于能够提出一个无偏见、统一的形态发生素运输理论,深入到系统的关键方程,并揭示了缩放的机制!”Romanova Michailidi热情高涨。

通过对果蝇中DPP分子的研究建立的理论物理和实验方法的结合,可以推广到参与各种发育组织形成的其他分子。“我们的单一和多学科方法使我们能够为亚里士多德在近2500年前就已经在问自己的一个基本生物学问题提供一个普遍的答案:鸡蛋如何知道什么时候停止生长才能变成鸡?”Marcos Gonzalez-Gaitan总结道。

原始出处

Feedback regulation of steady-state epithelial turnover and organ size.DOI:10.1038/s41586-021-04346-w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1-12-27 SR~young海东

    坚持学习

    0

  2. 2021-12-27 14775a26m11暂无昵称

    #果蝇发育#动物研究真的带来了许多新发现

    0

  3. 2021-12-27 查查佳佳

    此,熟练掌握心血管急救药物的使用

    0

  4. 2021-12-26 李娜3724

    新颖

    0

相关资讯

Cell:揭示出调节代谢的器官和组织之间存在着的通信网络系统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和德国亥姆霍兹慕尼黑中心等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鉴定出调节代谢的器官和组织之间存在的一种通信网络系统。他们的研究结果首次提供了详细的“图谱”来解释身体如何创造和使用能量,以及这种通信网络中的不平衡如何可能影响整体健康。相关研究结果发表在2018年9月6日的Cell期刊上,论文标题为“Atlas of Circadian Metabolism Reveals S

Tissue Engineering:福音!3D打印肌腱、韧带,有望改变传统治疗方式

韧带撕裂在运动中十分常见但却难以治疗。目前的治疗标准是用肌腱取代韧带撕裂,但这可能会导致其他一系列的问题。近日,犹他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师鲍尔斯和他的团队开发出了一种3D打印细胞的方法来生产人体组织,如韧带和肌腱等,这一研究无疑是病人的福音。

培养皿中的器官如何助力药物研发?

1982年,具有开创性意义的科幻电影《刀锋战士》首映。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借助电影的想象力,营造了一个组织和器官再造,甚至人造人也司空见惯的世界。这部电影上映时间比人类基因组第一版草图的发布早18年,比克隆羊多利的诞生早14年。可以说,当时电影创作者对基因工程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该技术随之而来的伦理困境有着惊人的先见之明。

摘取器官时捐赠人真的死了吗?还会感觉到痛吗?

乔舒亚·麦兹里奇(Joshua Mezrich)是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多器官移植科的副教授。他编着了一本名为When Death Becomes Life 的书,书中分享了自己作为一名器官移植医生的经历。乔舒亚第一次手术就目睹了肾移植的经过,当时他还在医学院上学。他这样描述那次经历:“我从冰柜中取出肾脏,亲眼看到肾脏逐渐恢复颜色,接着一股尿液喷射而出。吓了我一跳!”乔舒亚现已完

cell:该睡不睡,真的会“肝儿疼”...发现器官独立于大脑而昼夜响应

5月31日,发表在《Cell》上的一项研究中,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CI)与西班牙巴塞罗那生物医学研究所的科学家利用经过特殊培育的小鼠分析了调节新陈代谢的内部时钟网络。

泪目!7岁男孩因病去世,捐出器官挽救5个家庭

山东青岛一位小天使飞向了“天堂”,7岁男孩王睿(小名和和)因脑部占位性病变离世他的父母忍痛决定捐献器官,让小和和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生命,也让其他5个家庭迎来了重生的希望。7岁男孩去世,捐出器官和角膜6月13日早晨8时许,躺在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重症医学科ICU病房里的小和和停止了呼吸。“和和的生命是短暂的,我们希望他的生命有宽度,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一趟。”和和的妈妈说,她希望以后大家说起和和,不要为孩子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