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胜林教授:精准放疗不可小觑,云开雾散奥希替尼防治脑转移

2019-09-23 佚名 肿瘤资讯

近年,放射治疗的技术发展迅猛,精准放疗技术日趋成熟。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脑转移的患者比例越来越高,如何在精准医疗背景下,使患者的获益最大化?

近年,放射治疗的技术发展迅猛,精准放疗技术日趋成熟。而非小细胞肺癌NSCLC)合并脑转移的患者比例越来越高,如何在精准医疗背景下,使患者的获益最大化?

精准放疗不可小觑,造就NSCLC高性价比治疗

放射治疗是肿瘤治疗中常用的治疗手段之一,性价比非常高,仅花费约14%的医疗资源就能贡献约40%的肿瘤治愈率。近几年,放射治疗发展非常迅速,特别是放射治疗的新技术不断涌现,从原来的二维发展到现在的三维适形调强放疗、立体定向放射治疗(SBRT)、高速螺旋放射治疗(Tomo Therapy)、质子重离子治疗等,包括人工智能的应用,比如靶区的勾画、物理师的治疗计划以及剂量的调整等。这些关键技术的发展,使得放疗对肿瘤组织的杀伤力更强,同时对正常组织的保护能力也更好,让人倍感欣慰。当前局部晚期NSCLC的5年总生存(OS)从原来的18个月延长至28个月,放射治疗在其中的贡献功不可没。很多晚期NSCLC的患者在接受治疗后发生寡转移,而通过接受SBRT等放射治疗,可以获得令人满意的疗效。简而言之,在精准治疗背景下的放射治疗贡献不可小觑,未来,放疗可能与生物治疗相结合,而精准放疗也将越来越成熟。

靶向治疗时代,放疗仍有一席之地

NSCLC患者中有40%~60%会出现脑转移,而接受靶向治疗以后,仍有30%左右的患者也会出现脑转移。在靶向治疗时代,放疗的地位该何去何从?因为目前有些学者提出是否可以免去放疗的问题,其实我们需要对患者进行分层分析。EGFR突变阳性且无症状的患者,可以优先考虑使用TKI药物进行靶向治疗,但是这类患者或早或晚都面临着耐药问题,因而放射治疗仍有其重要地位。当前脑部的放射治疗手段主要有全脑放疗(WBRT)和SBRT等。病灶数量比较少(3~4个)或者进行过外科治疗手术的患者,一般推荐进行SBRT即可。目前,我们不太主张WBRT与SBRT联用,因为多病灶的患者有时使用SBRT的疗效也很不错。在靶向治疗的时代,WBRT/SBRT如何与TKI联合、序贯,Ⅳ期NSCLC患者应如何使用,仍有许多问题值得深入研究。

防治肺癌脑转移,奥希替尼有“神效”

对于肺癌的脑膜转移需要引起重点关注,因为脑膜转移患者的比例在节节攀升。既往对于肺癌脑膜转移的患者,医者往往束手无策,大数据结果显示即使患者接受第一代TKI治疗,或进行WBRT、鞘内用药,患者获得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仍比较有限。但欧洲肺癌大会(ELCC)上的一项来自AURA研究的22例合并脑膜转移患者的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组患者的1年总缓解率(ORR)可以达到55%,1年生存率为65%,PFS可达11.1个月,OS达18个月。这个结果令人惊喜,奥希替尼因而成为亮点。

第二,在脑实质转移方面,FLAURA研究结果显示,奥希替尼可以降低脑转移患者约53%的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中枢神经系统(CNS)的疗效持续时间(DOR)可达15.2个月。

此外,奥希替尼在预防肺癌脑转移的疗效也非常显着,研究显示,在一线应用中,奥希替尼组12个月的脑部病灶进展是8%,而标准一代TKI的进展为24%。所以我个人认为,对于EGFR突变阳性NSCLC合并脑转移的患者而言,目前奥希替尼可以称得上是“神药”。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精准放疗创新 让癌症不再可怕

放射治疗是被严重污名化的一门技术,因为过去放疗技术比较粗糙,可能带来较大的副作用,患者往往存在恐惧情绪,甚至一些患者由于惧怕放疗而选择姑息治疗,延误病情,放弃了根治的机会。

宫颈癌精确放疗“协和模式”建立

北京协和医院放射治疗科在国内率先采用调强放疗、三维近距离治疗等新技术用于宫颈癌的放射治疗,并建立起一整套规范化精确治疗模式,12年来共诊治2313例局部晚期宫颈癌患者,回顾性研究显示患者5年总体生存率达77.8%,局部控制率达86.9%,高于国际水平。

Lancet Oncol:精准医学时代,精准放疗如何实现?

导读 随着放疗技术的精准和肿瘤基因组学的进展,根据肿瘤基因分型的给予个体化、精准放疗的需求逐渐凸显,然而,基因组学的研究成果应用于临床肿瘤放疗却未经实现。发表于本期《柳叶刀-肿瘤学》的一篇文章介绍了这个领域的初步成果——基于基因表达调控的放疗剂量(genomic-adjusted radiation dose, GARD)来预测放疗效果。这个研究距离临床应用还有多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