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Heart J:超薄药物洗脱支架 vs 传统二代药物洗脱支架的长期效益!

2021-06-06 Nebula MedSci原创

采用超薄药物洗脱支架治疗的患者可长期获益~

当代第二代薄支柱药物洗脱支架(DES)被认为是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血运重建的标准选择。之前的一项荟萃分析对10项随机对照试验(RCT)进行汇总分析(共纳入16658位患者)显示,与传统的第二代薄支柱DES相比,超薄支柱DES的1年靶血管治疗失败(TLF)风险降低了16%。但是,这种益处是否能持续较长时间尚不清楚,新的试验数据可能会提供这些结果的相关信息。

因此,本研究旨在对超薄-支状DES(支状厚度≤70μm)与传统的第二代薄-支状DES的最新临床试验结果进行汇总对比分析。

研究人员对所有比较了超薄支柱DES和传统的第二代薄支柱DES的随机对照试验进行了随机效应荟萃分析。预先指定的主要终点是长期TLF(包括心源性死亡、心肌梗死[MI]或临床驱动的靶血管血运重建[CD-TLR])。次要终点包括TLF成分、支架内血栓形成(ST)和全因死亡率。

两组各终点指标的相对风险比

共纳入了16项符合条件的随机试验,共包含了20701名患者。加权平均随访时间为2.5年。与传统的第二代薄-支柱DES相比,采用超薄-支柱DES治疗患者的CD-TLR发生率减少了25% (相对风险[RR] 0.75, 95% CI 0.62-0.92, P=0.005)、长期TLF发生率减少了15% (RR 0.85, 95% CI 0.76-0.96, P=0.008)。

此外,采用不同类型支架治疗的患者之间的心肌梗死、ST、心源性死亡或全因死亡率的风险没有显著差异。

综上所述,在平均随访2.5年时间内,与传统的第二代薄支柱DES相比,采用超薄支柱DES治疗的患者的CD-TLR发生率显著降低,使得总TLF的发生风险也随之降低;但心肌梗死、ST、心源性死亡和全因死亡率的风险无明显差异。

原始出处:

Madhavan Mahesh V,Howard James P,Naqvi Azim et al. Long-term follow-up after ultrathin vs. conventional 2nd-generation drug-eluting stent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J] .Eur Heart J, 2021, undefined: undefined. https://doi.org/10.1093/eurheartj/ehab28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6-06 粪兜小医生

    积分

    0

相关资讯

Lancet:经皮冠脉介入治疗后需无限期抗血小板治疗的患者请注意,氯吡格雷单药疗法优于阿司匹林!

对于经皮冠脉介入治疗后续无限期抗血小板单药治疗的患者,氯吡格雷单药疗法在预防未来不良临床事件方面优于阿司匹林单一疗法

Am Heart J:新一代药物洗脱支架可有效且安全的治疗年龄大于80岁的老年患者

目前,关于80岁以上老年患者经常接受新一代药物洗脱支架(DES)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数据不足。近日,研究人员评估了使用新一代DES治疗的80岁以上老年患者与年轻患者的1年临床结果,研究结果已发表于Am

JAHA:复发性药物洗脱支架血栓形成的危险因素和结局

第一代DES血栓形成和第二次DES血栓形成患者RST的累积发生率无显著差异。早期ST和多支血管ST是RST的危险因素。

Circulation:耐用型和可生物降解型药物洗脱支架用于急性冠脉综合征的预后对比!

耐用型还是可生物降解型药物洗脱支架更好用?这是个问题!

Lancet:药物涂层球囊用于新发冠状动脉小血管疾病的长期预后研究

通过3年的随访发现,对于新生冠状动脉小血管疾病患者,接受药物涂层球囊或药物洗脱支架的治疗效果和安全性相当

Circulation:经皮冠状动脉介入置入药物洗脱支架后 | 双重抗血小板治疗到底该持续多久?

迄今为止,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置入药物洗脱支架后双重抗血小板治疗(DAPT)的最佳持续时间仍不确定。本研究比较了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置入药物洗脱支架后采用短期(<6个月)DAPT后接阿司匹林或P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