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n Cancer Res:科济生物靶向GPC3的CAR-T细胞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1期结果公布,初步取得显著疗效

2020-05-14 MedSci MedSci原创

近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肿瘤介入科科主任翟博教授团队与科济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科济生物”)李宗海教授团队共同合作完成的

近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肿瘤介入科科主任翟博教授团队与科济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科济生物”)李宗海教授团队共同合作完成的全球首个靶向GPC3的CAR-T细胞(CAR-GPC3)治疗晚期肝细胞癌(HCC)的I期临床研究结果在线发表于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肝癌是严重威胁我国人民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之一。流行病调查数据显示,原发性肝癌是我国第4位的常见恶性肿瘤和第3位的肿瘤致死原因,每年新发病例约46.6万。早期肝癌5年存活率50-60%,晚期肝癌中位生存期1年。

翟博认为,大多数患者确诊时已是中晚期,可能失去外科手术机会。尽管局部消融、肝动脉栓塞化疗等介入治疗为失去手术机会的肝癌患者带来了新的治愈可能,但是晚期肝癌患者复发和转移率高,必须不断研发更多高效、低毒的全身治疗手段。

近年来CAR-T细胞治疗作为一种新兴的免疫治疗方法成为全球肿瘤治疗研究的重点和热点。CAR-T中文名叫做“嵌合抗原受体修饰的T淋巴细胞”,简单说,T淋巴细胞具有免疫活性,好似人体内的军队,是杀灭肿瘤细胞的主力军。CAR是一种分子修饰物,其装备了能特异识别肿瘤细胞的导航系统和参与免疫反应的其他分子等武器,能带着T淋巴细胞精准识别、消灭表达某种基因的肿瘤细胞,同时又不损害人体正常细胞。

2015年,由翟博教授牵头,上海科济生物公司与仁济医院合作,在全球率先开展了以GPC3为靶点的CAR-T细胞治疗晚期HCC的临床试验,治疗了13例GPC3表达阳性的晚期HCC患者,治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均获得了令人期待的结果。接受该治疗后患者耐受性良好、安全基本可控,罕见严重毒副反应,并初步显示出较好的临床获益。

在两项前瞻性1期研究中,患有晚期GPC3 + HCC(Child-Pugh A)的成年患者在环磷酰胺和氟达拉滨诱导的淋巴清除后接受了自体CAR-GPC3 T细胞疗法。主要目的是评估治疗的安全性。

截止到2019年7月24日,共有13例患者接受了中位值为19.9×108的CAR-GPC3 T细胞。受试者整体耐受性良好,主要副作用为淋巴细胞减少,9例患者发生细胞因子释放综合征(CRS),其中8例为1/2级,预后良好。13例患者有2例获得部分缓解(PR),6个月、1年、3年生存率分别为50.3%、42.0%和10.5%,中位生存时间(OS)为278天(95%CI:48,615天)。这两例患者生存时间分别是20.5和44.2个月,其中一例疾病稳定的患者在入选时已有下腔静脉癌栓、右心房癌栓以及淋巴结转移,治疗后AFP(甲胎蛋白)长期维持正常水平且长期生存。

这样研究表明CAR-GPC3 T细胞疗法的初步安全性。我们观察到晚期肝癌患者CAR-GPC3 T细胞抗肿瘤活性的早期迹象。

翟博指出,该研究还有很多需要完善之处,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但这毕竟为CAR-T细胞治疗肝细胞癌等各种实体瘤积累了宝贵经验,同时也表明CAR-T细胞的确有可能给部分肝癌患者带来长期获益。

GPC3是一种癌胚抗原,参与细胞增殖、分化、迁移和凋亡。正常组织中几乎未见表达,但在70-80%的HCC中表达。GPC3因其肿瘤特异性,被认为是极有前景的肿瘤免疫治疗靶标。

李宗海介绍,“这是全球首个靶向GPC3的CAR T细胞的临床研究,衷心感谢翟博教授团队和所有合作伙伴的贡献和支持,感谢所有患者及家属的理解和信任,没有他们的勇敢尝试,这些原创性产品是不可能推进的。衷心祝愿他们保持健康,这是新药研发的最大动力。同时,科济生物将进一步针对GPC3表达阳性的肝癌患者进行一系列探索研究。科济生物将不遗余力开发CAR-GPC3 T细胞产品,以期早日造福广大肝癌患者。”

原始出处:

Shi D, Shi Y, Kaseb AO, Qi X, Zhang Y, Chi J, Lu Q, Gao H, Jiang H, Wang H, Yuan D, Ma H, Wang H, Li Z, Zhai B. 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Glypican-3 T-Cell Therapy for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esults of Phase 1 Trials.Clin Cancer Res . 2020 May 5:clincanres.3259.2019. doi: 10.1158/1078-0432.CCR-19-3259.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CAR-T细胞免疫疗法(idecabtagene vicleucel)治疗多发性骨髓瘤

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 Myers Squibb)和蓝鸟生物本周二(2020年3月31日)报道,已向FDA提交了上市申请。

喜讯连连!科济生物再获CD19靶向的CAR-T细胞的临床试验许可

CAR-T细胞免疫疗法研发企业科济生物医药(上海)有限公司(CARsgen Therapeutics)今日宣布:公司在研产品— CT032 人源化CD19自体CAR T细胞注射液用于治疗复发/难治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临床试验申请已通过了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的默示许可。CT032 CAR-CD19 T是由科济生物自主研发的创新药物,采用人源化靶向CD19的嵌合抗原受体(CAR)修饰的T细胞,主

Blood:CD19 CAR-T细胞疗法明显提高ALL患者的无事件存活期

中心点:基础血小板计数、LDH和淋巴细胞耗竭方案均会影响CD19 CAR-T细胞治疗后获得MRD阴性的完全缓解的患者的无事件存活期。CD19 CAR-T细胞治疗后进行同种异体HCT,患者耐受性好,还有望延长患者的无事件存活期。摘要:特异性表达CD19嵌合抗原受体(CAR)的自体T细胞可提高复发性/难治性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B-ALL)患者的微小残留病阴性的完全缓解(MRD-CR)率。但是,与CA

Blood:接种疫苗可增强靶向胞内致癌WT1的CAR-T细胞的抗肿瘤效果!

近期,嵌合抗原受体(CAR)-T细胞治疗血液恶性肿瘤的成功,为进一步开发治疗液体和固体肿瘤的疗法提供了支持。但是,因需要保护正常细胞,CAR-T细胞疗法的扩展受肿瘤表面特异性抗原的可用性限制。虽然细胞内表达多种蛋白,含有大量的肿瘤抗原,但目前和传统的CAR-T细胞均不能以其为靶点。而且,适应性移植的T细胞常出现衰竭和扩展不足,部分是由于机体的免疫抑制。因此,我们需要开发新的方法来进一步激活扩增体内

梳理CAR-T细胞疗法研究最新进展

CAR-T(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Cell Immunotherapy),即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免疫疗法。该疗法是一种出现了很多年但近几年才被改良使用到临床中的新型细胞疗法。在急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上有着显著的疗效,被认为是最有前景的肿瘤治疗方式之一。正如所有的技术一样,CAR-T技术也经历一个漫长的

细胞免疫疗法治疗骨髓瘤:困惑与希望

多发性骨髓瘤(MM)是一种严重威胁生命的恶性浆细胞疾病,主要治疗方法是传统化疗方案,但其疗效较局限,对大多数患者仍难以根治。近年来,免疫治疗是一种新兴的有望在未来彻底消灭肿瘤细胞的治疗手段,过继细胞免疫治疗(ACI)更是经体内及体外都证实了具有强大的抗肿瘤作用。ACI与其他治疗手段的有机结合和合理安排将对MM的治疗带来新的曙光。在2016年美国血液学会(ASH)年会上,研究者报道了多个MM免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