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S:美国公布艾滋病患者的死亡原因,除了HIV,还有27种,太可怕了!

2018-02-10 佚名 medicalxpress

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发生某些癌症和机会性感染被称为艾滋病定义事件或ADES。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共有27个ADES,从肺炎到结核病,到子宫颈癌等等。当死亡归因于艾滋病时,通常涉及一种或多种公认的ADES。

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发生某些癌症和机会性感染被称为艾滋病定义事件或ADES。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共有27个ADES,从肺炎到结核病,到子宫颈癌等等。当死亡归因于艾滋病时,通常涉及一种或多种公认的ADES。

有效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治疗使艾滋病毒在世界许多地区成为了慢性病,在治疗时不再是致命的。在感染艾滋病毒的人群中,至少在一些发达地区,艾滋病和死亡是不挂钩的。

最近在《国际艾滋病学会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重点关注相对高收入国家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的人群中所有非艾滋病死亡原因。他们专门研究从开始艾滋病毒药物治疗以来,已经存活下来的病人的死亡率。研究小组审查了124587例抗逆转录病毒患者的记录,中位随访时间为5.2年。总的死亡率为9%。在所有死亡中,36%为非艾滋病死亡,24%为艾滋病死亡,其余为佚失。

在调整对医学和人口统计学协变量的分析后,作者发现,存活下来的艾滋病患者与121%的非艾滋病死亡风险相关。这些发现强调了未来研究的必要性,以阐明这种关联的潜在机制,包括慢性炎症和由于ADES引起的免疫激活。

他们集中在3起代表极端严重程度的事件:肺结核是轻度的ADE,与68%的非艾滋病死亡风险相关;卡氏肺孢子虫肺炎(PJP)也是轻度的,与121%的非艾滋病死亡风险相关;非霍奇金淋巴瘤是严重的,与195%的非艾滋病死亡风险相关。在这三个ADES中,仅肺结核与较高的心血管死亡率相关。除此之外,非艾滋病死亡的最常见原因包括17%的癌症、16%的意外,自杀,药物过量、16%的心血管疾病、15%的非艾滋病感染和13%的肝病。

原始出处:

April C Pettit, Mark J Giganti, Suzanne M Ingle, et.al. Increased non-AIDS mortality among persons with AIDS-defining events after antiretroviral therapy initiatio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AIDS Society 15 January 2018

相关资讯

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抗病毒治疗选择,并非束手无策

截至2020年1月23日24时,全国29省(区、市)已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港澳台地区确诊5例,国外确诊9例。此次疫情的暴发恰逢中国农历春节,节日的喜庆氛围并不能够掩盖人们对于疫情扩散的担忧。“可以人传人”,“尚无疫苗和特效药物”让人们觉得,在新型病毒面前,现代医学似乎毫无招架之力?23日,之前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

Sci Trans Med:癌症免疫疗法或可治疗艾滋病

药物在控制艾滋病病毒(HIV)方面效果惊人的好,但并非对所有人都有效,也并非没有副作用。这也就是为什么一小部分被称为精英控制者的患者长期以来吸引研究人员的原因——前者的免疫系统能够在没有药物的情况下自然抑制HIV达几十年之久。如今,一个研究团队受到老鼠实验的启发,希望为HIV感染者提供专门针对这种病毒的免疫细胞,从而在临床上创造出精英控制者。

18岁艾滋男孩之死!这样过性生活摧毁你,一次足矣!

“快来收病人啦!凌晨的第一个,希望也是最后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男护工一副睡眼惺忪,扬着急诊病人的病历本朝我说道。 我接过病历本苦笑,“借你吉言啊!”同时快速扫了眼病历本上的信息:18岁男性,未婚。我心里不禁嘀咕道,这么年轻竟然半夜来急诊,莫非有什么情况?

攻克艾滋病最新进展:病毒进入细胞“门儿都没有”

4月26日出发前往北京参加“艾滋病功能性治愈”香山会议前,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所长陈志伟在学校召开了例行新闻发布会,介绍该所以及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三名工程”团队,与中国医科大学、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清华大学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团队合作的最新研究成果——成功研发出用于艾滋病预防和免疫治疗的创新型广谱抗体药物。

李太生:医生要高度敏感,将“艾滋溺水者”尽早捞上来

我国艾滋病防治近年来取得显著效果,但临床上仍有一小部分感染者进入艾滋病晚期、病情危重时才被诊断,因而丧失了治疗机会更快走向死亡。这些人为什么被延迟诊断进而危及生命?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李太生教授团队分析了协和医院乃至北京市4家艾滋病治疗定点医院收治的住院患者资料后发现,缩短诊断时间,有赖于加强综合医院及基层医院对艾滋病临床表现及机会性感染疾病的辨识力、敏感度。

口服药物能防艾滋 为何没能广泛普及

Cynthia是肯尼亚的1.3万名开始使用暴露前预防措施的人之一。图片来源:JUOZAS CERNIUS/JHPIEGO毫无疑问,每天服用一种一片药就可以减少高危人群的艾滋病毒感染。尽管世界上有数百万人可以从中受益,但只有20万人使用了这种所谓的暴露前预防措施(PrEP),其中有75%在美国。这一差异是近日在美国年度艾滋病大会上讨论的焦点。“我很沮丧。”南非开普敦大学研究员Linda-Gail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