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志强教授 | IMbrave150研究OS结果“再创佳绩”,“T+A”开启HCC治疗新篇章

2021-01-21 医脉通 医脉通

我国是“肝癌大国”,中国每年肝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占到了全球的一半以上 。免疫联合疗法的出现,为肝癌免疫治疗打开了一扇“天窗”。

我国是“肝癌大国”,中国每年肝癌新发病例和死亡病例都占到了全球的一半以上 。免疫联合疗法的出现,为肝癌免疫治疗打开了一扇“天窗”。2021年1月12日,中国上海——罗氏宣布即将在本月举行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 GI)上正式报告IMbrave150研究总生存(OS)的最新结果:


- 在经过中位时长15.6个月的随访后,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简称“T+A”方案)可降低死亡风险34%,中位OS达到19.2个月;

- 在中国亚群中,中位OS达到了24.0个月;

另外,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有效率(ORR)等与首要分析结果一致,其安全性也与此前单独用药已知安全性特征一致,未发现任何新的安全信号。

对此,医脉通有幸采访到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微创治疗中心主任孟志强教授,为我们介绍IMbrave150研究最新结果对肝细胞癌(HCC)治疗的意义。
 
问:作为IMbrave150研究在国内的PI,当您最早得知这个中位OS消息的时候,您的心情如何?

孟志强教授:得知OS结果时,我的心情很高兴的!因为在我国大部分肝癌是乙肝病毒感染导致,在既往的研究中,中国患者的疗效总是“处于下风”,较其他因素导致肝癌的疗效要差。

而IMbrave150研究发现,有乙肝病史的肝癌患者接受免疫联合治疗后,其有效率反而更高。乙肝病毒感染可引起肝脏的慢性长期炎症反应,是发生肝癌的根本原因之一。而这个过程就导致了局部免疫微环境的改变,这种免疫微环境可能更适合采用免疫联合治疗。在中国,晚期肝癌患者居多,有效治疗手段较少;而现在,终于有一种方案对我们的患者有更好的疗效,我们中国的医生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问: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晚期肝癌患者的OS仅在一年左右。从临床医生的角度,您怎么看IMbrave150研究中“T+A”疗法高达两年的总生存? 

孟志强教授:以前,肝癌在中国被称之为“癌症之王”。但随着医学的发展,肿瘤治疗的格局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治疗方法逐渐增多,肝癌患者的治疗不再像以前那样困难,疗效也有了明显进步。因此,目前肝癌成功摘掉了“癌症之王”的“帽子”。但肝癌在我国的发病率很高,尤其是晚期的患者占比较高。现在有了新的治疗方案,疗效提高了,患者生存期可以翻倍,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其带来的震撼也是很大的。

问:能否请您分享一下,“T+A”联合疗法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安全性如何?您认为在让晚期肝癌患者既“活得久”又能“活得好”这个方面,“T+A”有怎样的探索和示范作用?未来您认为该怎样做,可以为晚期肝癌患者的治疗和生活创造更好的条件?

孟志强教授:我们知道,如果一种治疗方案没有安全使用作为基础,疗效再好也不可能长期使用。因此,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既要控制疾病发展,又要让患者活得长、活得好。比如患者使用索拉非尼后,手足反应综合症是非常突出的一种不良反应,并且目前尚无较好的解决方法,因此部分患者不愿将其作为治疗选择。对于“T+A”方案,既往临床医生也曾担心两种药物的联合是否会带来更大的不良反应。后来研究发现,尽管不良反应发生率不低,但这些不良反应的可控性较高,如高血压,有药物可以很好的控制,不会对患者日常生活造成太大影响。

我国于2016年颁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到,到2030年,要实现将总体癌症5年生存率提高15%。肝癌作为高发的肿瘤,如何能够把生存率提升到新台阶是非常重要的。随着医学研究的不断进步,患者生存期可达两年,那今后是否可以达到四到五年呢?所以这还需要科学家和临床专家们的共同努力,不断探索,在现有治疗方案的基础上再不断优化。未来,个体化治疗将是医学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方向。针对不同患者,要制定不同的治疗策略,这是非常关键的。如何通过一些举措让患者生存再进一步提高,这是大家所期待的。

问:2020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了“T+A”联合疗法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的适应证,有评论说“T+A”实现了1+1>2的效果,请您介绍一下其中的原因。

孟志强教授:“T+A”联合疗法用于晚期肝癌一线治疗,涉及到肿瘤生物学的基础研究。就目前的研究发现,抗血管生成药物能够改变肿瘤的免疫微环境,这种免疫微环境更加适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发挥作用,所以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可以做到“1+1>2”。

本文医脉通授权转载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1-22 lifefamily

    #PD-L1/TGFβ##双特异性抗体#,这是被认为人类的新的希望,但是这项研究却令人失望,是不是因为#NSCLC#选择阶段不对?PD-1与TGFβ结合可能不一定是疗效提升,而是减少耐药的发生?或是依赖#肿瘤微环境#?这都是需要下一步探索的。

    0

  2. 2021-01-21 475455347

    很好

    0

相关资讯

J Hepatol:端粒酶,肝癌的新潜在治疗靶点!

端粒酶激活是肝细胞癌(HCC)发展的最早事件。端粒长度(TL)受TERT(端粒逆转录酶)、TERC(端粒RNA组分)和多种蛋白组成的端粒复合物的调控。本研究旨在阐明肝癌发生过程中的端粒长度的变化及调控

Clin Cancer Res:ST6GAL1,乐伐替尼易感性FGF19驱动的肝癌的新血清生物标志物!

本研究旨在探究可指示对乐伐替尼敏感性的HCC生物标记物。

罗氏公布IMbrave150研究主要终点最新结果:“T+A”方案可显著改善晚期肝癌患者总生存期,中国数据表现尤佳

2021年1月12日,罗氏宣布即将在本月举行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胃肠道肿瘤研讨会(ASCO GI)上正式报告IMbrave150研究总生存(overall survival, OS)最新结果。

Nat Commun:肠道微生物群影响肝癌外周免疫反应

来自NAFLD-HCC微生物群的细菌提取物,而不是来自对照组的细菌提取物,会引起T细胞免疫抑制表型,其特征是调节性T细胞的扩张和CD8 + T细胞的衰减。

Eur Radiol:肝癌累及了肝静脉或下腔静脉,经动脉化疗栓塞后总生存率怎么样?

肝癌累及了肝静脉或下腔静脉,经动脉化疗栓塞后总生存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