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听力损失近期研究盘点

2020-08-28 AlexYang MedSci原创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听力损失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Food Chem Toxicol:咖啡酸的抗氧化和抗炎症效果研究 

细胞氧化还原失衡以及炎症过程的而激活被认为是噪音诱导听力损失的主要常见机制。能够靶向氧化应激和炎症途径的具有治疗作用的新的自然产物的鉴定是一个新兴领域。最近,有研究人员聚焦了多酚咖啡酸(CA)-羟基肉桂酸和酚酸的主要代表,探究了其在噪音诱导的感音神经性耳聋模型中的保护能力。

研究人员通过纯音,120dB对Wistar大鼠动物模型处理60分钟来诱导听力损失。通过使用听觉脑干相应(ABRs)和免疫荧光分析,研究人员发现CA能够保护听觉功能和抑制因噪声暴露而受损的耳蜗中/基底转的细胞死亡。免疫荧光分析表明CA能够介导多重细胞保护机制,并通过减少耳蜗中NF-κB和IL-1β的表达参与了抗炎症和抗氧化过程,并对抗因噪声而引起的氧化/氮化损伤。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多酚CA的补充能够有效的减弱噪音诱导的听力损失和耳蜗损伤,且能够同时靶向炎症信号和耳蜗氧化平衡。

【2】J Med Genet:RIPOR2框内缺失是成年人听力损失发病的高频和高发原因 

听力损失是世界范围内最常见的残疾之一,对生活质量有着明显的影响。成年人听力损失发病是高度遗传的,但是遗传原因不清楚,且于儿童起始听力损失是不同的。

最近,有研究人员进行了包括外显子测序和听力类型鉴定在内的家族和队列研究。研究发现,RIPOR2框内12个核苷酸缺失是成年人听力损失起始高发的一个原因,并且在12个家族中以常染色体显性性状分离。具有该框内缺失的63名受试者中表现出了不同的听力测定特征,且听力损失发病的平均年龄(SD)为30.6(14.9)岁(范围为0-70岁)。RIPOR2变异体在耳蜗毛细胞立体纤毛中定位异常,且不能恢复RIPOR2缺失毛细胞中的形态学缺陷,阐释了RIPOR 2变异体的功能。另外,引人注目的是,RIPOR2变异体在22952名个体中存在,且没有表现为听力损失。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数据阐释了成年人听力损失起始的一个相对常见的遗传方式,并潜在的使得荷兰数千人处在听力损失风险。因此,RIPOR2是开发遗传治疗策略的一个很有吸引力的靶标。

【3】Laryngoscope:早期年龄相关听力损失与脑β-淀粉样蛋白相关性分析

最近,有研究人员分析了早期年龄相关听力损失与脑β-淀粉样蛋白的相关性,脑β-淀粉样蛋白为阿兹海默症(AD)的一个病理特征。

研究是一个前瞻性群体研究的代表性分析。研究包括了98名参与者。主要结果为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ET)全脑脑β-淀粉样蛋白标准化摄取值比(SUVR)。研究发现,参与者的平均年龄(标准差)为64.6±3.5岁。在多变量回归中,调整了人口统计、教育、血管疾病和助听器的使用后,纯音均值每增加10dB,全脑β-淀粉样蛋白SUVR就会0.029(95%CI:0.003-0.056)(P=0.030)。相似的,单词识别评分每增加10%,全脑β-淀粉样蛋白SUVR就会增加0.061(95%CI: 0.009-0.112)。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更差的听力与更高的β-淀粉样蛋白负担相关。

【4】PLoS One:助听器使用者连续听语音时的脑电图和瞳孔放大探索性研究

听力损失的个体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分配认知资源来理解嘈杂的语音。这样的场景可能是他们接触到正在进行的语音且需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维持他们的注意力,这就需要听力努力。目前,已经有两种成熟的生理学方法可以敏感地鉴定听力努力时的相关变化,即瞳孔测量和脑电图(EEG)。然而,这些测量方法主要用于瞬间、诱发或偶发的努力。

最近,有研究人员使用不同信噪比(SNR)的连续语音,调查了持续听力努力在瞳孔测量和EEG中的表现。研究有8名助听器使用者参与了这项探索性研究,并进行了连续的噪声中语音任务。语音材料由30秒的连续语音流组成,在4个说话人背景噪声(+180°方位角)的情况下,用扬声器向受试者的左右两侧(±30°方位角)呈现。受试者在2种不同的SNR(0分贝和-5分贝,目标和竞争说话者之间的差异)条件下,随机参与右边或左边的语音。研究人员使用瞳孔测量和脑电图客观地探讨了SNR对听力努力的影响。研究结果发现,在更努力的条情况下,顶叶的平均瞳孔扩张较大,EEG α功率下降。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在连续说话过程中,这2种测量方法对SNR的变化都很敏感。

【5】Gene:中国显性双侧小耳症家族中HOXA2功能缺失变异的鉴定

HOX基因是影响头部形成的重要调控基因,包括了耳朵的发育。小耳症是一种先天性的耳朵畸形,表现为外侧耳朵结构全部或者部分的缺失。到目前为止,只有4个HOXA2变异在常染色体隐性或者显性小耳症家族中报道,且听力损伤有或者无。需要鉴定更多变异来确定基因型与表型之间的关系。

最近,有研究人员收集了2个中国非综合征双边小耳症家族相关样本。二代测序发现了HOXA2的2个杂合无义变异,每个家族一个。其中1个变异(c.637A>T, p.Lys213*)为新的,另外一个(c.703C>T,p.Gln235*)已经在之前研究中报道。在小鼠中,Hoxa2能够结合到Hmx1基因的很长范围的增强子区域来调控其表达,该基因是眼睛和耳朵发育的关键基因。通过双荧光素酶报告试验,研究人员发现两个变异均能够影响对HMX1激活作用。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他们报道了中国首2例携带HOXA2变异的双侧非综合征性小耳畸形病例,并发现了一个新的突变。他们的结果同时为无义HOXA2变异影响下游靶基因HMX1的激活提供了新认识。

【6】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听力损失儿童和青少年的情绪和行为问题以及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确定听力损失儿童的心理功能对提高儿童的生活质量很重要,并为此已经制定了许多量表。最近,有研究人员确定了听力损失儿童和父母在听力损失和设备过程中的情绪和行为影响,并调查了这种情况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研究包括了45名7-17岁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儿童和32名无听力问题的健康对照。所有儿童均接受了Powers-Weakness Questionnaire-Self-Reporting量表、Strengths and Difficulties调查问卷、Child Anxiety and Depression 量表、Kid-KINDL Quality of Life 量表。所有家长则参与了Parental Statement of Powers-Weaknesses调查问卷和the Kid-KINDL Quality of Life Scale parental form调查问卷。研究发现,在患者组中,母亲(p=0.001)和父亲(p=0.027)的教育水平均明显低于对照组。患者的成功率低于健康对照(p=0.013)。根据调查,患者组生活质量量表及各分量表均明显低于对照组(各分量表p<0.05)。患者组的儿童抑郁量表评分也明显高于对照组(p=0.005)。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听力损失儿童无论是在焦虑和抑郁方面,还是在生活质量方面,都应该受到密切的关注并接受更好的康复治疗。根据他们的研究结果,由于听力损失儿童的父母受教育程度较低,这些家庭应该在接近儿童和提高生活质量方面接受更多的教育。

【7】Nat Commun:先天性巨细胞病毒感染婴幼儿的血液基因组表达分析

先天性CMV感染(cCMVi)影响这全世界0.5%-1%的新生儿,也是导致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的主要原因。大多数cCMVi婴幼儿在出生时听力正常,但是处在晚发SNHL的风险中。

目前,在这些婴幼儿中预测SNHL发展的可靠的生物标记仍旧缺乏。最近,有研究人员在80名cCMVi婴幼儿中进行了血液转录分析( 其中49名有症状,31名无症状),这些婴幼儿均不大于3周。之后,研究人员对这些婴幼儿进行了跟踪调查来评估晚发SNHL情况。研究发现,有症状和无症状cCMVi的生物特征无法区分,表明了有症状和无症状cCMVi婴幼儿的免疫响应没有差别。对cCMVi婴儿的初始样本进行 Random forest 分析发现,无论其临床分类如何,都能以92%的准确率识别出与SNHL发展相关的16个基因分类特征,表明了其作为生物标志物的潜在价值。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8-28 洋葱花

    学习了

    0

  2. 2020-08-28 ms3000000449926787

    学习了!

    0

相关资讯

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哪些成年人适用软骨传导助听器?

软骨传导助听器(CC-HAs)是利用第三种听觉途径-软骨传导的新型助听器。最近,有研究人员评估了CC-HAs在有各种耳道解剖结构条件的成年听力损失患者中的效果,并确定CC-HAs使用的良好人选。

Front Cell Dev Biol:Striatin对听力是必需的且能够影响内耳毛细胞和带状突触

Striatin是丝氨酸/苏氨酸磷酸酶PP2A的亚单元,是保守的striatin-interacting磷酸酶和激酶(STRIPAK)复合物的核心成员。该蛋白在上皮细胞之间的细胞连接处表达,在维持细胞

Ear Hear:先天性CMV相关的听力损失:脑成像能够预测听力结果么?

先天性巨细胞病毒(cCMV)感染不仅是儿童非遗传性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的主要原因,还与中枢神经系统异常有关。影像学诊断在对cCMV感染患儿听力损失的无创诊断中具有潜在价值。近日发表在Ear Hear期刊

Ear Hear:听力损失儿童的节奏能力分析

患有听力损失的儿童,尽管早期进行了人工耳蜗植入,但往往在语言学习方面有很大的困难。以前的研究表明了节奏训练对HL儿童的语言技能有好处,即节奏能力的改善有助于减轻语言困难。然而,关于HL儿童的节奏能力及

PLoS Genet:THOC1缺失能够导致晚发非综合征听力损失

耳蜗听毛细胞的凋亡是年龄相关听力损失发展的关键步骤。尽管大量的基因与遗传引起的晚发、渐进性听力损失有关,但很少有研究表明与促凋亡过程的直接联系。

Nat Commun:先天性巨细胞病毒感染婴幼儿的血液基因组表达分析

先天性CMV感染(cCMVi)影响这全世界0.5%-1%的新生儿,也是导致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的主要原因。大多数cCMVi婴幼儿在出生时听力正常,但是处在晚发SNHL的风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