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 Dis Sci:开始生物疗法的炎性肠病患者体重变化评估

2020-11-1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之前有文献研究表明,生物疗法可能与炎症性肠病患者(IBD)的体重增加有关,但是也有很多文献表明并不存在这样的相关关系。 因此,本项的研究目标是比较使用具有不同作用机制的生物疗法类别的患者体重增加程度。

背景及目的

之前有文献研究表明,生物疗法可能与炎症性肠病患者(IBD)的体重增加有关,但是也有很多文献表明并不存在这样的相关关系。 因此,本项的研究目标是比较使用具有不同作用机制的生物疗法类别的患者体重增加程度。

 

 

方法

这是一项前瞻性队列研究,研究人员招募了一些处于疾病中度至重度活动的IBD的患者,所有患者均使用抗TNF(英夫利昔单抗,阿达木单抗),维多珠单抗或乌斯他单抗进行门诊生物治疗。在患者接受治疗的第0、14、30和54周进行体重测量。将基线和每次随访之间的体重变化建模为连续变量,并通过多变量回归评估治疗类别对该结果的独立影响。

 

 

结果

本项研究共招募了269例(163 CD,106 UC)开始生物治疗的患者[99抗TNF(37%),122例维多珠单抗(45%),48例乌斯妥单抗(18%)]。从基线开始,体重在第14周显着增加,平均为0.36 kg(±3.8 kg,p  = 0.004),并且与基线相比分别继续增加,而在第30周和第54周分别为0.96 kg(±3.9 kg,p  <0.001)和1.29 kg(±4.2)公斤,p <0.001),在单变量和多变量分析中,在任何时间点,任何生物疗法均未发现体重增加的显着差异(在第14周,第30周和第54周时分别:抗TNF体重增加:0.31 kg,1.06 kg,1.33 kg; VDZ:0.30 kg,0.83 kg,1.10 kg ; UST:0.63kg,1.21kg,2.31kg)。疾病活动参数均未显示出与体重增加有任何统计学联系。

 

 

结论

本项研究通过前瞻性的观察发现在不同的生物治疗类别之间,IBD患者的体重增加没有差异。

 

 

原始出处:

Nienke Z. Borren. Et al. Assessment of Body Weight Changes in Patients with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 Initiating Biologic Therapy: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 Digestive Diseases and Sciences.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低FODMAPs饮食可有效管理静止期IBD患者的肠道症状

有限的证据表明,低发酵低聚糖、二糖、单糖和多元醇(FODMAPs)饮食可以减少静止性炎症性肠病(IBD)的肠道症状。我们进行了一项随机对照试验,研究低FODMAP饮食对静止期IBD患者持续肠道症状、肠

IBD: 生物和小分子双重疗法在治疗难治性小儿炎症性肠病中的作用

抗肿瘤坏死因子单克隆抗体被批准用于治疗中度至重度小儿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

IBD: 炎症性肠病孕妇比一般人群更有可能进行剖宫产分娩

包括克罗恩氏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在内的炎症性肠病(IBD)是成年人中常见的自身免疫性疾病。由于许多患有这些疾病的妇女处于其生育的主要年龄.

IBD: 炎症性肠病患者出院后静脉血栓栓塞的风险

住院期间,炎症性肠病(IBD)与静脉血栓栓塞(VTE)的高风险有关。目前尚不清楚这种关联在出院后是否仍然存在。我们旨在评估IBD患者出院后VTE的发生率,并确定IBD是否与增加的VTE风险相关。

IBD: 血清二肽基肽酶4是一种新的炎症性肠病疾病活动和预后的预测指标

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是一组特发性自身免疫性炎症性肠病(IBDs)的一部分,其特征是疾病发作随后缓解。

IBD: 抗TNF疗法可降低炎症性肠病患者大肠癌的发生率

炎性肠病(IBD)是一种慢性炎性疾病,包括2种主要表型:克罗恩病(CD)和溃疡性结肠炎(UC)。 IBD的发病率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