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patology: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目前和未来的治疗方案

2018-07-27 MedSci MedSci原创

在未来的5年里,其中一些方案有望为NASH/NAFLD患者提供新的治疗方案。

研究背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AFLD)及其累进型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正迅速成为肝硬化、肝细胞癌和肝移植的主要病因之一。除了通过节食和锻炼来改变生活方式,目前还没有其他被批准的治疗方法。

研究方法和结果:虽然减肥是有效的,但是很难实现和维持。相比之下,减肥手术可以改善NAFLD的代谢状况,并已被证明能改善肝脏组织学。为了批准治疗NASH/NAFLD的方案,必须解决几个问题:首先,所有利益相关者必须就NASH最合适的临床试验终点达成一致。目前,NASH(没有恶化的纤维化)的逆转或纤维化阶段(没有恶化的NASH)的降低,是监管当局所接受的终点。认识NASH的组织学特征对预后的影响是很重要的。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组织学NASH与晚期纤维化有关,但它并不是长期死亡率的独立预测因子。在这种情况下,尽管组织学NASH与晚期纤维化有关,但它并不是长期死亡率的独立预测因子。除了主要终点,还必须考虑几个重要的次要终点,包括非侵入性生物标志物、长期结果和患者报告的结果。在2018年,一些治疗NASH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已经开始。此外,一些针对NASH不同致病途径的二期2a期和二期2b期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

研究结论:在未来的5年里,其中一些方案有望为NASH/NAFLD患者提供新的治疗方案。

原始出处:

Younossi ZM, Loomba R, Rinella ME, et al. Current and future therapeutic regimens for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nd 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 Hepatology, 2018, 68(1), 361-371.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Liver Int: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和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风险:基于人群的队列研究

在中国CHB患者中,代谢因素对NAFLD的存在起着重要作用。然而,病毒复制因子与NAFLD没有关系,除了并发2型糖尿病患者。

Gut:miRNA-132通过协同多靶点抑制,促进肝脂肪变性和高脂血症

研究发现,miR-132是肝脏脂质稳态的关键调控因子,通过抑制多个靶点和累积协同效应,以环境依赖性的方式发挥作用。这表明降低miR-132水平可能治疗肝脂肪变性。

Diabetes Care:曲格列嗪对2型糖尿病和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肝脏脂肪含量的影响!

由此可见,在2型糖尿病的标准治疗中加入曲格列嗪可以显著降低2型糖尿病和NAFLD患者肝脏脂肪含量,并改善ALT水平。

Liver Int:PPARalpha/gamma激活剂—saroglitazar可改善NASH小鼠的肝脏功能和组织病理水平

Saroglitazar,一种具有PPARalpha/gamma活性的激动剂,可改善NASH疾病。与单纯的PPARalpha激动剂-非诺贝特和PPARgamma激动剂-吡格列酮相比,saroglitazar的效果更好。

J Periodontol: 拉美裔中牙周炎和氨基转移酶升高的关系

西班牙裔/拉丁裔中非酒精性脂肪肝(NAFLD)患病率高于其他种族/民族,并且西班牙裔/拉丁裔组间有差异。实验动物和人体研究证明牙周炎和NAFLD之间存在关联,而西班牙裔/拉美裔中尚未报道。这项研究检查了牙周炎可能是西班牙裔/拉美裔中NAFLD的一种新的危险因素。

Eur J Gastroenterol Hepatol:患有非酒精性肝病的糖尿病患者,其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

这是独立于DM的影响,最先研究NAFLD与CVD之间关系的荟萃分析。研究结果表明,NAFLD增加了具有类似DM的人群的CVD的风险。诊断为NAFLD的糖尿病患者可能受益于更早期的心血管风险评估,从而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