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实锤!抗癌起效竟是因为NK细胞 免疫治疗重大新发现!

2019-08-08 山风 医世象

由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的科学家开展的一项最新研究,惊讶的发现,免疫治疗中通常被忽略的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居然在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项研究最新发表在《Cancer Discovery》上,研究再次刷新了我们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认知!一些癌症患者体内的NK细胞,居然同样也能够表达PD-L1蛋白,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能够促进这类NK细胞杀灭肿瘤。研究解决了一个临床上出现

由美国希望之城国家医疗中心的科学家开展的一项最新研究,惊讶的发现,免疫治疗中通常被忽略的自然杀伤细胞(NK细胞),居然在检查点抑制剂治疗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这项研究最新发表在《Cancer Discovery》上,研究再次刷新了我们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治疗的认知!一些癌症患者体内的NK细胞,居然同样也能够表达PD-L1蛋白,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能够促进这类NK细胞杀灭肿瘤。

研究解决了一个临床上出现已久的谜团,那就是在一些病例中,虽然患者的肿瘤细胞并不表达PD-L1蛋白,但是癌细胞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治疗仍旧十分敏感。最新结果证明,这些癌症患者,很可能是体内的NK细胞被激活了!

我们知道,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癌症的治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突破,其通过唤醒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对癌细胞进行攻击,从而发挥作用。目前已被用于黑色素瘤、肾癌、头颈部癌、霍奇金淋巴瘤等多种类型癌症的治疗。

应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阻断免疫抑制通路,进而解除机体的免疫耐受状态是近几年肿瘤免疫治疗的热点,也是国内外众多企业竞相角逐的市场。目前,两个研究较成熟的免疫检查点是CTLA-4和PD-1。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作用原理

许多年以来,科学家们一直都认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是通过靶向针对T细胞表面的PD-1蛋白,或者是肿瘤细胞表面的PD-L1蛋白,从而发挥作用。

然而,去年9月10日发表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Journal of Clinical Investigation》的研究首次揭示,这些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同样也对NK细胞产生了作用!

当前这项研究的结果再次证实,NK细胞对于免疫治疗的效果的确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影响!不过,通过深入的剖析,研究人员指出,这主要是由于NK细胞中PD-L1阳性的NK细胞。

研究人员在对人以及小鼠体内的NK细胞(肿瘤细胞为PD-L1阴性)进行分析后发现,PD-L1阳性的NK细胞,在遇到对其易感的肿瘤细胞后,能够成功被激活,并且分泌出更多的细胞因子和溶细胞颗粒,这最终增强了免疫疗法的抗癌效果。

而这些PD-L1阳性的NK细胞,在实验室中可以通过与肿瘤细胞或细胞因子一起培养获得。

两种不同类型NK细胞

体外研究证实,PD-L1阳性的NK细胞与PD-L1阴性,或者是未接触肿瘤细胞或细胞因子的NK细胞相比,具有更强的杀灭肿瘤细胞的能力。这些发现在动物模型的体内研究中同样得到了验证。

不仅如此,研究人员发现,参与调查的急性髓系白血病患者中绝大多数患者的NK细胞都存在中等至高水平的PD-L1表达。治疗后完全缓解的患者,与诊断时相比,他们在缓解过程中体内也具有更高比例的PD-L1阳性NK细胞。

与此相对的是,并未出现完全缓解的患者,诊断时和治疗期间,体内PD-L1阳性NK细胞的比例未出现明显变化。也就是说,PD-L1阳性NK细胞的水平与癌症患者的预后存在着明显的相关!

细胞因子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进一步研究证实,在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作用下,PD-L1阳性的NK细胞将会更加“勇猛”,不仅能够直接杀死肿瘤细胞,还能分泌细胞因子,控制肿瘤的生长。而在PD-L1抗体的基础上联合NK细胞活化因子,还能再一次显着提高治疗效果。

这项发现,为癌症患者的免疫治疗提供了一个全新的选择。NK细胞是除T细胞和B细胞之外的第三类淋巴细胞,不仅是免疫系统的第一道防线,而且在人体的固有免疫以及过继免疫治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与T细胞识别癌细胞上单个异常分子并发起集中攻击不同,NK细胞在对抗癌症的第一道防线中一直扮演着多面手的角色:不仅是重要的外向性自然防御细胞,还是体内多种免疫细胞的调节细胞。

这项研究再次突出,NK细胞在肿瘤的免疫治疗中,将大有可为。

参考资料

The mechanism of anti-PD-L1 antibody efficacy against PD-L1 negative tumors identifies NK cells expressing PD-L1 as a cytolytic effector

DOI: 10.1158/2159-8290.CD-18-1259

相关资讯

Blood:转录因子ETS1调控NK细胞发育和终末分化

人ETS1缺乏会抑制几种NK细胞相关关键转录因子的表达和NK细胞的分化。 ETS1对于肿瘤细胞诱导性NK细胞毒性和IFN-γ的产生必不可少。

Blood:KIR2DS1/KIR3DL1基因型能否指导选择造血细胞抑制的最佳非亲缘供体?

几项研究表明,利用杀伤细胞免疫球蛋白样受体介导的自然杀伤(NK)细胞反应活性可以降低异基因造血细胞移植(HCT)后的复发风险。基于一个有希望的模型,KIR2DS1和KIR3DL1及其同源配体的信息可被用来将供体分为KIR-优势或KIR-劣势。本研究拟从外部在非亲缘供体HCT中验证该模型。采用Cox回归模型检测预测指标对总体存活率(OS)和复发概率的影响,并根据患者年龄、校正的疾病风险指数、表现状态

Nat Comm | 清华董忠军组首次报道NK细胞功能获得的遗传证据

NK细胞是第三大类天然免疫细胞,担负着先天免疫防御的重任,主要负责清除机体不需要的“非我”细胞,如病毒感染细胞、肿瘤细胞以及异基因骨髓细胞。NK细胞识别“自我”和“非我”的机制是NK细胞领域内关键科学问题。不同于后天获得性免疫,NK细胞的激活或者抑制主要取决于其表面的活化性受体和抑制性受体。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I类分子(MHC-I)被认为是一种“自我”分子,它可以结合NK细胞表面抑制性受体,从而

FDA批准NKMax America的NK细胞疗法SNK01用于难治性癌症患者的1期临床试验

NKMax America是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开发自然杀手(NK)细胞疗法,利用人体免疫系统发挥抗肿瘤作用,今天宣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已接受SNK01的研究性新药(IND)申请。SNK01是一种自体NK细胞过继免疫治疗候选药物,申请用于治疗病理证实的常规治疗难以治愈的癌症患者。

Blood:HLA-B-21二态性可决定急性髓系白血病免疫疗法的临床预后

NK细胞的功能受杀伤性免疫球蛋白样受体家族(KIRs)和NKG2A/CD94异二聚体这类的抑制性受体调孔。这些受体识别候选靶细胞上的I类HLA同源分子;最近有研究表明,在编码先导肽的基因片段中-21位置上的HLA-B的二态性决定了NK细胞的调控主要是依赖KIRs还是NKG2A/CD94受体。但HLA-B二态性对NK细胞介导的白血病细胞破坏或白血病进程的影响尚不明确。在本研究中,Alexander

Blood:AML激活AHR通路干扰NK细胞发育并破坏其功能,进一步实现免疫逃逸

中心点:AML的AHR通路激活,可调控miR-29b的表达,干扰NK细胞发育、影响其功能。AHR拮抗剂可逆转AML诱导的NK细胞发育障碍及其功能损伤。摘要:急性髓系白血病(AML)可通过抑制自然杀伤细胞(NK)的发育及其细胞功能,进而逃避小鼠和人类的固有免疫系统。这在一定程度上是通过过表达AML患者NK细胞的microRNA(miR)-29b来实现的,但其潜在机制尚不清楚。Steven D. S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