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得主背后的“无名英雄”

2020-11-03 医药魔方 医药魔方

10月5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Harvey James Alter、Michael Houghton和Charles M. Rice这三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丙肝病毒(HCV)发现史上的卓越成就

10月5日,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花落Harvey James Alter、Michael Houghton和Charles M. Rice这三位科学家,以表彰他们在丙肝病毒(HCV)发现史上的卓越成就。而对于Houghton来说,获得这一奖项却是喜忧参半的,因为诺奖委员会没有直接承认整个团队的贡献。

长期以来Houghton也一直在为Qui-Lim Choo和George Kuo在丙肝病毒方面的工作获得认可而努力着。Houghton 说:「没有他们的付出,我可能并不会成功。」

寻找丙肝病毒的日子是他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Choo回忆说:「日子艰难,还有大量的工作,但一起工作很开心。」他们最终筛选出了丙肝病毒,这一发现带来了一种血液丙肝病毒的筛查方法和一种可以治愈大多数感染者的药物,数百万人的生命因此得到拯救。

相遇

上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人们先后发现了甲肝和乙肝病毒。但是在大量的肝炎病例中,这两种病毒并不是致病的罪魁祸首。在还未确定是什么感染了输血者的时候,科学家们将这种血源性疾病称为「非甲非乙型肝炎」。

1982年,Houghton加入了Chiron Corporation(2006年被诺华收购),在这里他开始了对这种神秘病毒的探索。Choo在1984年加入Houghton的实验室。

寻找致病源十分艰苦,多年来几乎毫无进展。那时候聚合酶链反应(PCR)还没有被广泛使用,想要在新病毒出现后的数周内对其进行测序难度非常高。

数年,数千万个基因序列,Choo和Houghton仍然没有筛选出这种神秘的新病毒。直到有一天,Kuo向挫败的Choo提出了改变病毒筛选策略的建议。Kuo在1981年进入Chiron工作,他的实验室在Houghton实验室的隔壁,当时他正在开展肿瘤坏死因子的研究项目。

Kuo认为病毒的水平太低,目前所用的检测技术无法进行检测。他建议从受感染的样本中收集RNA片段,并在细菌中表达来增加病毒丰度,接下来再使用非甲非乙型肝炎患者含抗体的血清来对文库进行筛选。感染者可能含有可以识别病毒序列的抗体,因而有希望从已构建的文库中提取出病毒序列。

这种方法同样充满着未知,因为那时还没有人成功分离出非甲非乙型肝炎病毒的抗体,Houghton对此犹豫不决。Kuo决定「好人做到底」,他帮忙设计了实验方案并加入了Houghton的研究团队。

奇怪的提取物

三人组全天候工作,从清晨到深夜。Houghton是团队负责人,主要负责从病毒感染者的血清中制备文库。他将样本置于超速离心机中进行离心,然后在试管底部的胶状沉淀中收集所需的DNA和RNA。

有一天,Houghton得到了一种非常奇怪的油状核酸提取物,看起来像是操作失误所导致的。然而Houghton没有丢弃这份提取物,在由这份油性提取物制成的文库中,Choo惊喜地发现了一段可能来自新病毒的核酸片段。

利用这一片段,他们从病毒基因组中找出相邻序列,并将这些序列拼凑在一起。Kuo马不停蹄地设计了能对这一病毒感染进行血液筛查的测试方法。1989年,研究小组在Science上发表了两篇论文,1篇描述了病毒的分离(病毒被命名为丙型肝炎),另1篇则概述了病毒的筛选方法。

1988年末,日本的裕仁天皇第一个接受了使用Kuo的方法筛查过的血液。日本在1989年许可了这一技术的广泛使用,美国也在1990年许可了这一筛查技术。

孤独的获奖者

此后,发现丙肝的科学家们获得了许多奖项,很多都授予了Houghton,他也说服了其中一些奖项承认Choo和Kuo的贡献。

在2013年,Houghton被授予了有「小诺贝尔奖」之称的盖尔德纳奖(Gairdner Award),这一奖设有10万加元(合7.5万美元)的奖金。但Houghton想要基金会在获奖名单中添加Choo和Kuo的希望没有达成,他最终选择放弃这一奖项。

而今Houghton接受了诺贝尔奖,因为他无力改变诺奖长期以来只设置三人获奖的规则。Houghton说:「获奖让我们的发现变了味儿,所有贡献者都值得这份认可」。

Kuo在得知诺贝尔奖获得者的信息时确实有些失望。他说:「限制获奖者的数量可能并不适用于如今以协作和团队运作的科研界,但获奖从来都不是我的目标,我想帮助全世界的人们,挽救他们的生命。我还想让孩子们知道,努力去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有多重要。」

在被问及诺贝尔奖宣布时的感受时,Choo说他非常开心。「我的工作已帮助挽救了许多生命并塑造了新一代分子病毒学家和临床医生,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并不会影响这一事实。这些成果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非常自豪。」

德国海德堡大学的病毒学家Ralf Bartenschlager之前被认为是诺奖的有力竞争者,他认为丙肝病毒的发现是许多人协作的结果,Kuo、Choo以及其他研究人员都做出了重要贡献,但诺奖委员会对奖项的分配方式也是可以理解的:Alter的工作表明,神秘的非甲非乙型肝炎可以从感染者血液传播到黑猩猩中;Houghton的团队发现了这一病毒;Rice和他的同事证明单靠丙肝病毒可引起肝炎。

正如诺贝尔奖对获奖者研究的介绍中所说:「他们的发现使得研究者可以设计高灵敏度的血液测试来检测病毒,从而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消除输血性肝炎的传播风险。这一突破也使后人得以开发足以治愈该疾病的抗病毒药物。丙型肝炎仍然是一个全球主要的健康问题,但是现在,我们有了消除这种疾病的机会。」

也许我们应该将眼光放到全世界,而非个体。

参考资料:1#The unsung heroes of the Nobel-winning hepatitis C discovery(来源:Nature)2#Alter, H., Houghton, M. Hepatitis C Virus and eliminating post-transfusion hepatitis. Nature Medicine (2020)3#他们让丙肝迎来「末日」!详解202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来源:科研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透析间里的“沉默杀手”—— 丙肝病毒

丙型肝炎病毒(HCV)从被发现到被治愈,都映证了人类的智慧: HCV是医学史上第一次单纯依赖分子生物学手段(噬菌体展示技术)被鉴定的病毒,HCV是第一个被“直接抗病毒药物”(DAA)攻克的病毒,DAA时代,丙肝迅速变成了一种可以轻松治愈的疾病,HCV基础研究几无价值,临床研究也渐渐式微,但现实世界的严峻又与研究领域的寂寥形成鲜明对比——。

JCLA:迈瑞(mindray)抗丙肝病毒检测方法检测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效果评价

目前,丙型肝炎病毒(HCV)抗体检测用于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筛查。在中国,最近启动了基于第三代免疫测定法的迈瑞抗丙肝病毒试验。本研究的目的是评价其与其他两种广泛使用的化验的诊断性能。 研究人员采用6个丙肝病毒感染血清转化板评价该方法的早期检测敏感性。采用迈瑞抗HCV、伊莱西抗HCV II和Architect抗HCV试验检测共1952个临床样本。使用至少一种抗丙肝病毒试验得到反应结果的样本,用重组

2018 AASLD/IDSA建议:丙肝病毒感染的检测,管理和治疗(更新版)

意识到及时控制丙肝感染快速发展的重要性,美国肝病研究学会(AASLD)以及美国感染病学会(IDSA)制定了丙肝病毒感染的检测,管理和治疗建议指南,并于2014年推出。本文是对该指南的更新,主要内容涉及丙肝的初始治疗,再治疗以及特殊人群的管理。

索非布韦被证明具有抗塞卡病毒的作用

索非布韦(Sofosbuvir)是吉利德公司旗下的用于治疗慢性丙肝的新药,于2013年12月6日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在美国上市,于2014年1月16日经欧洲药品管理局批准在欧盟各国上市,目前尚未在中国上市。近日,索非布韦被证明在细胞模型和小鼠模型中能够有效保护和拯救寨卡病毒感染的神经细胞,并能够阻断病毒向小鼠胎儿的传播。

Plos Pathog:研究发现药物阻断丙肝病毒复制的作用机制

在全球范围内,有7100万丙肝感染患者。经过数十年的感染后,慢性丙肝会进一步损坏肝脏,提高其发展成为肝病终期及肝癌的风险。如今,在美国,该病毒成为导致肝病死亡的主要原因。

NEJM:抗病毒治疗可防止肝移植导致的丙肝病毒再感染

2017年1月13日讯 /生物谷BIOON /——根据一项西北医学院的2期临床试验,感染丙肝病毒的病人如果在进行肝移植时进行抗病毒药物治疗,那么产生持久的抗病毒反应的几率很高。医学部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教授Josh Levitsky博士在国际顶级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发表了这项最新研究成果,揭示了一种可能防止这些病人再次感染的有效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