羟氯喹对新冠肺炎可能有效!Lancet、NEJM和WHO可能都被机器学习公司带沟里了

2020-06-04 时占祥 全球医生组织

无论是业界人士,还是普通民众疫情期间都非常关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这是以科学为依据的资讯。与此同时,全球学术期刊也争先恐后发表最新研究报告和新冠病毒疾病诊疗进展。

无论是业界人士,还是普通民众疫情期间都非常关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的研究论文,这是以科学为依据的资讯。与此同时,全球学术期刊也争先恐后发表最新研究报告和新冠病毒疾病诊疗进展。

然而,一家神秘的数据公司居然把两家国际顶级权威期刊《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带到沟里去了”,让两家期刊的“科学可信度”遭受了业界人士的质疑和指责。详细见:柳叶刀发布最大规模研究显示羟氯喹无效,上百名科学家联名发信质疑该研究(不过,上周钟南山院士发文认为是有效的: NSR:钟南山院士研究认为氯喹对新冠肺炎患者有效:前瞻性观察性研究)

日前,这两家顶级期刊主编分别发表声明,对这家数据公司提供的医院患者数据而发表的新冠病毒/疫情论文提醒读者谨用,质疑虚假数据或者数据掺假。需要等待最终调查结果。

事情起因是《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分别发表了两篇颇有反响的临床报告,都是以超大规模、多国医疗机构患者诊疗数据为基础,因此,引发了国际医学界关注这些医疗机构患者诊疗数据信息,质疑“有多少是真实数据或者数据“掺水”了?

5月22日《柳叶刀》刊发了一项回顾性临床报告。作者使用了一家名不经传的数据分析公司Surgisphere获取的患者数据信息。得出的结论是“服用羟氯喹的患者出现心脏严重不良反应,进而与治疗后死亡率相关联(详细:Lancet:羟基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结果公布:降低生存率!)(NEJM:对1376例Covid-19住院患者的分析表明, 不支持使用羟氯喹)。Surgisphere号称排名第一的机器学习公司。

然而在临床上,医生已熟知羟氯喹是常用药治疗疟疾和风湿性关节炎。按照医嘱和常规剂量服用,副作用也是已知的,而且非常少见,换句话,讲患者服用羟氯喹安全性是可控的。

鉴于《柳叶刀》发表了该大规模临床数据调研论文(回顾住院患者服用羟基氯喹与死亡率相关性),WHO立即暂停了正在进行的“大团结临床试验羟基氯喹项目”,WHO负责人在媒体交流会上强调了停止羟基氯喹临床试验的原因是看到了《柳叶刀》发表的论文报道(见:世卫组织(WHO)暂停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安全性堪忧)。

这次WHO又”跟错风,站错队”了! 《柳叶刀》可以根据最终调查数据或撤销论文;但WHO希望重新恢复"羟基氯喹临床试验"就没那么简单了。

今天,WHO在媒体例会上,总干事谭德塞和首席科学家来了一个180度大调头观点:“认为没有必要修改"大团结临床试验羟基氯喹方案,按原计划继续进行。

由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高级心脏病中心领导的《柳叶刀》研究,对包括澳大利亚在内的全球各地医院的患者进行了研究。它说,研究人员获得了来自5家医院的数据,记录了截至4月21日的600名澳大利亚Covid-19患者和73名澳大利亚人死亡的数据。

然而,据《卫报》报道,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21日,澳大利亚仅有67人死于Covid-19。直到4月23日,这一数字才上升到73人。研究人员在《柳叶刀》上得出结论所依赖的数据,在澳大利亚的临床数据库中并不容易找到,这导致很多人询问数据的来源。

该报告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一片哗然,一位医生问道:"这是真的吗?"

《柳叶刀》杂志声明"我们已经要求作者澄清,我们知道他们正在紧急调查,我们等待他们的答复。"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Mandeep Mehra博士说,他已经联系了提供数据的公司Surgisphere,以 "最紧急的方式 "对这些差异进行核对。据介绍,Surgisphere是一家医疗数据分析和医学教育公司。

在一份声明中,Surgisphere创始人Sapan Desai博士(也是《柳叶刀》论文的作者之一)表示,澳大利亚的数据中意外包含了一家来自亚洲的医院。

"我们已经审查了我们的Surgisphere数据库,发现一家新的医院在4月1日加入了登记表,并自行指定属于澳大拉西亚大陆的指定医院,"发言人说。"在审查登记册中每家医院的数据时,我们注意到,这家医院的亚裔构成接近100%,与澳大利亚不使用氯喹相比,这家医院使用氯喹的比例相对较高。这家医院应该更应该被划入亚裔大陆的称号。"

《柳叶刀》发表该论文后,即刻招致了全球近200多位业界专家公开质疑其中数据掺假或不属实。这才让《柳叶刀》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如梦方醒,原来这些数据可能掺假或造假,需要揭开神秘数据提供者的“面纱”

该数据分析公司是总部位于芝加哥的Surgisphere,似乎是名不经传的“小字辈”。却号称机器学习排名第一!

他们为研究者提供有关Covid-19患者的详细诊疗数据,包括令人震惊的患者人数和药物处方剂量等数据,具体细节似乎令人难以置信。

曼谷玛希顿大学疟疾研究专家Nicholas White说“研究人员急于求成而变得越来越轻信各种数据了。” 这些学术期刊编辑们也被蒙骗了吗?

《柳叶刀》主编说“我们已对数据提出了重要的科学问题,并指出需要重新独立审核数据的来源和有效性,预期很快会有结果。”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论文涉及利用Surgisphere的数据和新冠病毒疾病的研究,论文是5月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的。

那篇论文报道了服用某些血管紧张素转换酶(ACE)抑制剂的降压药并未像建议的那样增加患者死亡风险。《NEJM》对该数据库的数据质量表示实质性关注,同时要求论文作者“提供数据属实可靠的证据”(亡羊补牢吧)。

应用Surgisphere数据信息的第三篇论文是关于新冠病毒临床研究,同样也引起了业界轰动。

那是在4月初首发在预印本上,Surgispher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Sapan Desai及合著者得出结论“抗寄生虫药物伊维菌素能显著降低新冠病毒患者死亡率。

在拉丁美洲国家,包括秘鲁、多米尼加智利等,伊维菌素已被广泛应用于治疗痤疮。该论文发表后促使当地政府监管部门批准了该药用于治疗或预防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疾病,导致一些国家对该药需求激增(涉嫌商业内幕)。

现在,比较尴尬的是WHO需要权衡恢复羟基氯喹的临床试验,遗憾的是造成的损害已既成事实。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新闻《柳叶刀》刊发的论文称“羟基氯喹有致命性副作用。” 

这样的公共媒体渲染效果很难再招募患者参加临床试验。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认为羟基氯喹“是有毒、而且可能会要命的”。

今天,FDA终于启用“紧急使用条款”,批准羟基氯喹和氯喹两种药临床应用治疗新冠病毒感染疾病。FDA文件长达53页!(参阅副文内容)。

哈佛大学流行病学专家米格尔·埃尔南教授给出了代表性评述:

”围绕新冠病毒疫情的争论令人分心,不是科学,是太多政治观点。如果你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在任何情况下都可能被所谓权威期刊发表的科学论文所煽动或说服,很多人白白浪费时间,无法挽救需要救治的患者。”

像《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和《 柳叶刀》如此久负盛名的权威学术期刊在发表研究论文前也未质疑过Surgisphere数据来源。

我们仍处于全球疫情大流行中,可能还会有数十万人死于疫情,两个最负盛名的医学权威期刊让我们失望了。”

本文内容来自全球医生组织,有一定的修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6)
#插入话题
  1. 2020-06-04 lifefamily@163

    #深度学习#也有翻车的时候

    1

    展开1条回复
  2. 2020-06-04 lovetcm

    #新冠肺炎#羟氯喹有没有效果?

    0

  3. 2020-06-04 lovetcm

    机器学习,呵呵

    0

  4. 2020-06-04 lovetcm

    反转反转再反转

    0

相关资讯

柳叶刀发布最大规模研究显示羟氯喹无效,上百名科学家联名发信质疑该研究

然而,近期这项大型研究却受到了全球上百名科学家的质疑,5月28日,他们联名发布了致研究者和柳叶刀的一封公开信,对研究的统计分析和数据完整性等提出了质疑,要求研究小组公开原始数据。

OCC 2020丨羟氯喹在免疫性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中的作用及在新冠肺炎中的价值

5月29日,第十四届东方心脏病学会议(OCC2020)上,李梦涛教授就“SLE-PAH基础病的治疗选择”和“羟氯喹在免疫性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中的作用及在新冠肺炎中的价值”的主题与各位专家进行了分享.

Lancet发布迄今最大规模观察性研究,羟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无益,反而增加死亡风险

近期关于羟氯喹/氯喹的研究发布了不少,5月22日,Lancet也发表了一项研究,是迄今针对羟氯喹/氯喹规模最大的一项观察性研究。

世卫组织(WHO)暂停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安全性堪忧

世卫组织(WHO)总干事表示,WHO已暂停了Solidarity试验中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试验组,目前正在等待数据安全监测委员会对安全性数据进行审查。

Circulation:羟氯喹和阿奇霉素心律失常风险高!世卫组织分析

近日一项发表在Circulation杂志的研究表示,这非常不靠谱,两药本身会增加心律失常风险,而组合起来更是“要命”。

Lancet:羟基氯喹/氯喹治疗COVID-19结果公布:降低生存率!

研究人员表示,其无法证实羟氯喹或氯喹单独使用或与大环内酯类药物一起使用时,对COVID-19的院内结局有益处。这些药物治疗COVID-19的方案都与院内生存率下降和心室心律失常的频率增加有关。

拓展阅读

Int J Antimicrob Agents:羟氯喹可显著降低COVID-19患者的病毒载量

氯喹和羟氯喹对SARS-CoV-2有效,并有报道对中国COV-19患者有效。本研究旨在评价羟氯喹对呼吸道病毒载量的影响。

NEJM:瑞德西韦、羟氯喹、洛匹那韦和干扰素β-1a对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无明显治疗作用

瑞德西韦、羟氯喹、洛匹那韦和干扰素β-1a在降低新冠肺炎患者死亡率、机械通气及住院时间方面均无显著效果

NEJM:羟氯喹或羟氯喹与阿奇霉素联合治疗新冠肺炎效果不显著

研究结果不支持羟氯喹或羟氯喹与阿奇霉素联合使用治疗新冠肺炎

NEJM:羟氯喹不能降低新冠肺炎住院患者死亡风险

研究认为,对于住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接受羟氯喹治疗患者的28天死亡率并不低于接受常规治疗的患者

Clin Cancer Res:抗疟疾药氯喹可增加GNAQ/11突变性黑色素瘤对MEK1/2抑制剂的敏感性!

GNAQ/11激活突变,见于>90%葡萄膜黑素瘤患者,可导致包括MAP激酶和YAP在内的致癌途通路组成性激活。多种疗法对其都疗效欠佳。本研究拟明确抗疟疾药氯喹是否可改善这类患者的治疗效果。

Lancet Rheumato:羟氯喹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安全性研究

研究发现,类风湿性关节炎患者短期使用羟氯喹不会增加不良事件风险,但长期使用导致心血管死亡风险增加,即使短期联合使用羟氯喹和阿奇霉素也会导致患者心衰及心血管死亡风险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