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实现“冻龄”,未来可期,这两个关键基因可以调节衰老速度!

2020-02-28 王昭月 生物探索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蔡时青课题组和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江陆斌课题组合作研究,发现了两种调节衰老速度的基因调控因子——神经元表观遗传阅读器BAZ-2和神经元组蛋白3赖氨酸9甲基转移酶SET-6,二者通过降低线粒体功能来抑制核编码线粒体蛋白的表达。该结果发表在知名期刊《Nature》上

长生不老和永葆青春似乎是我们亘古不变的追求和向往。随着科技的发展,我们的寿命延长了,但很少伴随健康的延长;另一方面,许多冻龄少女、不老男神不断涌现,寿命和健康明显相关又着实不同,因此,探究如何实现健康的衰老是当今重要且颇具挑战的问题。

中科院神经科学研究所蔡时青课题组和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江陆斌课题组合作研究,发现了两种调节衰老速度的基因调控因子——神经元表观遗传阅读器BAZ-2和神经元组蛋白3赖氨酸9甲基转移酶SET-6,二者通过降低线粒体功能来抑制核编码线粒体蛋白的表达。该结果发表在知名期刊《Nature》上。
 
通过对全基因组RNA干扰筛选,以神经递质功能变化为指标,研究者从年老的秀丽隐杆线虫中筛选出59个可调节行为退化的潜在调节剂,其中,BAZ-2和SET-6是两个关键的基因。研究者发现,减少它们的表达,线虫的进食等各项行为能力的衰退速度明显延缓,更健康长寿,因此推测BAZ-2和SET-6很可能是抗衰老的潜在靶标。
 
同时,在人类的基因组中,研究者也发现了相应的同源基因BAZ2B和EHMT1,二者在额叶皮层中的表达随年龄增长而增加,且与阿尔茨海默症的发展呈正相关。实验还发现,敲除Baz2b的老年小鼠,其大脑比正常小鼠更年轻、更不易发胖、学习和记忆能力也更强。


敲除Baz2b的老年小鼠不易发胖、学习和记忆能力更强

究其调控机制,BAZ-2/BAZ2B和SET-6/EHMT1这两个与调控衰老有关的基因属于表观遗传调控因子,可降低线粒体功能,进而导致衰老。总之,该研究发现了衰老的保守表观遗传负调节因子,有助于实现老而不衰。我们相信,长寿和健康更加“平民化”、实现“冻龄”,值得期待!

原始出处:
Jie Yuan, et al. Two conserved epigenetic regulators prevent healthy ageing. Nature.Published: 26 February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Nature:历时十年,蔡时青/江陆斌合作报道新的抗衰老靶标基因

2020年2月27日,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神经科学研究所)、上海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神经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蔡时青研究组与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江陆斌研究组合作在Nature上发表文章Two conserved epigenetic regulators prevent healthy ageing,历经十年,以线虫、小鼠、人为研究对象,揭示了两个保守的表观遗传调控因子BA

Nature:是什么在阻止你健康地变老?

《自然》发表的一项研究Two conserved epigenetic regulators prevent healthy ageing鉴定出了两种特殊的基因表达调控因子,它们似乎会加速线虫的年龄相关性健康恶化。受这些因子影响的生物通路在其他动物(包括人类)中是保守的。靶向这些抑制性调控因子,或是一种有助于实现健康老化的策略。

线粒体真的是导致衰老的小捣蛋?有待商榷

衰老意味着什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皮肤变得松弛,头发开始花白,退行性神经疾病甚至是癌症的风险提高。这些表象背后的生物学机制是什么呢?生物探索有幸邀请到了中国科学院遗传和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的田烨博士,她将为我们揭示衰老背后的秘密。

PLoS Genet:新型环状磷酸RNA分子或在机体衰老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

从指甲到眉毛,基因组是机体所有部分的“总体规划”,但并不仅仅是蓝图决定建造什么,所有根据蓝图绘制指令的细胞成员都会在设计中加入自己的解释,而如今研究人员在不断发现新的成员;近日,一项刊登在国际杂志PLoS Genetics上的研究报告中,来自托马斯杰斐逊大学等机构的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利用他们所开发的一种新型工具在细胞中发现了大量新的RNA亚型分子,其或许在机体衰老过程中扮演着关键角色。

Sci Trans Med:益寿又延年!肠道微生物组研究的里程碑!

近日,发表在《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一项研究中,由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NTU)、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等组成的国际研究团队发现,肠道微生物可能会改变衰老过程。这一研究结果有助于开发基于食物的抗衰老疗法。众所周知,包括我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体都与体内的各种微生物共生。肠道微生物组还会随着宿主年龄的增长而进化。过去20年进行的研究已经确定了微生物在营养、

Nature:衰老纤维细胞的异质性与伤口愈合的变异性有关

与年龄相关的慢性炎症是衰老的主要特征,但其对特定细胞的影响仍然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