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南京女子在日本新冠病毒检测阳性,当地排查结果出炉

2020-08-13 朱晓颖 中新网

12日,南京市卫健委接到通报,11日,一名南京市民在日本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接报后,南京市卫健委高度重视,立刻对其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相关密切接触者采取防控措施。

12日,南京市卫健委接到通报,11日,一名南京市民在日本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接报后,南京市卫健委高度重视,立刻对其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相关密切接触者采取防控措施。

据通报,某女,20岁,南京市玄武区人。8月2日至8月6日在福建省泉州市旅行。因出境需要8月9日前往南京市第二医院接受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8月10日自南京飞往大连,8月11日由大连飞往日本东京。入境后日本卫生部门对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已进行隔离,目前无不适症状。

据通报,通过对其流调分析,现已对南京市排查出的密切接触者落实集中隔离观察并进行核酸检测,目前已检测出的核酸结果均为阴性。对其在外地停留期间接触人员已向有关市发出协查函,对相关人员落实防控措施。

南京市卫健委提醒,天气渐热,市民在做好防暑降温等措施的同时,还要认真做好日常防控举措:科学正确佩戴口罩,勤洗手、常通风、保持适当社交距离、使用公勺公筷、养成良好卫生习惯,同时尽量避免前往疫情高风险地区。如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要戴好口罩及时就医,并告知医生自己近14天的旅行史、接触史等关键信息。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0-08-14 14783f7cm74暂无昵称

    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 不能大意

    0

  2. 2020-08-13 咻凡

    会不会是假阳性?

    1

    展开1条回复
  3. 2020-08-13 1209e435m98(暂无昵称)

    学习了,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南京通报6起欺诈骗保典型案例,全年追回医保基金上千万元

南京医保局近日通报2019年6起欺诈骗保典型案例,其中3起移送至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记者从南京市医保局获悉,2019年是医疗保障基金监管年,南京市医疗保障部门组织开展打击欺诈骗保专项治理行动和“百日行动”,坚决守护好老百姓的“救命钱”。 截至11月底,南京全市共现场检查定点医药机构3228家,占全市定点医药机构总量的100%,全市累计处理定点医药机构302家,其中暂停医保服务48家,解

南京建立医疗卫生信用等级评价 严重失信者将被“拉黑”

医院、医生等医疗卫生机构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负责人,也将有信用等级评价了,情形严重的还将被评价为“严重失信(E级)”。近日,南京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和南京市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发布《南京市医疗卫生信用分类监管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该办法将医疗卫生机构、从业人员等分成5个信用等级评价,并对医疗卫生信息主体进行“红黑名单”认定和管理。非医学需要鉴定胎儿性别属严重失信根据《办法》,信息主体

南京深化药品供应改革,建立短缺药品监测制度

南京将实现全市公立医疗机构短缺药品监测直报工作全覆盖。在省级《短缺药品目录》内药品储备供应的基础上,完善市级和医疗机构分级短缺药品储备制度,确定市级短缺储备目录、计划和承储单位,落实储备资金。

南京一医院回应“号贩子卖专家号”:确有医生未按实名制接诊

近日,南京市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被曝病人“一号难求”,“号贩子”反而在挂号大厅猖獗卖号,甚至可以直接将病人进带进专家诊室就诊。对此,院方回应,医院在落实实名制挂号要求上存在漏洞,确有部分医生未按照实名制看病。今后将加强安保力量,加大对“号贩子”的驱散力度,完善实名制挂号、就诊的规则流程,对未按照未按实名制要求接诊的医生,一旦查实,严肃处理。媒体曝光的视频中,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挂号大厅内排

南京溧水医院楼板坍塌事故已致21人伤,涉事医院已停业整顿

记者从南京市溧水区政府获悉,14日11时许,当地一家医院发生楼板坍塌事故,造成21人不同程度受伤,伤员暂无生命危险。其中,20人为河南省理工中等专业学校学生,1人为溧水当地人。坍塌房屋房龄较老,涉事医院是一家名为中山医院的民营医院。事发时,有200多名河南省理工中等专业学校的学生在此进行实习前体检。事发后,溧水区委区政府迅速展开处置,当地医院为伤员开辟了绿色通道,还从江苏省、南京市各级医院紧急协调

南京急救医生出诊救人反遭患者家属殴打,警方已介入调查

邱晓宏此时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的右耳缠着厚厚的纱布,面部是狠狠抓过的红印。开学前一天,他原本与10岁的女儿约好,上午下班后就会陪她去看一场《碟中谍6》,但现在,他只能对女儿感到抱歉了。在过去的60多个小时里,他怎么也没想明白这整件事——自己是去救人的,怎么反倒被打成了这样?凌晨急救被刺伤患者,竟遭患者儿子殴打邱晓宏是一名急救医生,在南京急救中心栖霞医院分站工作了十年。8月31日凌晨4点多,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