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r Heart J: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后感染性心内膜炎的情况分析

2019-08-24 xing.T MedSci原创

由此可见,PVE的发生率与手术生物假体的发生率相似。肾功能受损是发生PVE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在PVE的背景下,TAVI似乎是患者的安全选择。

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TAVI)现在作为治疗严重主动脉瓣狭窄高危患者的常用手术已迅速扩展到年轻和低风险人群,需要更好地了解TAVI后的长期结局。近日,心血管领域权威杂志Eur Heart J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该研究的目的是确定在接受TAVI治疗的患者中人工瓣膜心内膜炎(PVE)的发生率、危险因素、临床表现和结局。

研究人员使用了三个登记中心:国家TAVI登记中心、国家诊断登记中心和国家感染性心内膜炎登记中心的数据。结合这些登记数据,可以在2008年至2018年中期对4336名患者进行全国性的研究,并对独立且有效的PVE报告进行研究。

TAVI后PVE的风险在第一年为1.4%(95%可信区间为1.0-1.8%),之后为每年0.8%(0.6-1.1%)。PVE诊断后一年生存率为58%(49-68%),5年生存率为29%(17-41%)。体表面积、估计的肾小球滤过率<30mL/min/1.73m2、危重的术前状态、平均术前瓣膜梯度、使用的对比剂数量、经心尖入路和心房颤动被确定为PVE的独立危险因素。金黄色葡萄球菌在早期(<1年)PVE中更常见。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根部脓肿、晚期PVE和非社区获得性与6个月的高死亡率相关。

由此可见,PVE的发生率与手术生物假体的发生率相似。肾功能受损是发生PVE的一个重要危险因素。在PVE的背景下,TAVI似乎是患者的安全选择。 

原始出处:

Henrik Bjursten.et al.Infective endocarditis after transcatheter aortic valve implantation: a nationwide study.Eur Heart J.2019.https://doi.org/10.1093/eurheartj/ehz588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JACC:评估一种新型自扩张经导管心脏瓣膜CENTERA-EU试验的1年结局

CENTERA-EU试验证明了CENTERA THV的中期安全性和疗效。

PLos One:手术高危主动脉瓣狭窄患者的TAVI治疗

长达5年的随访期间,手术高危患者TAVI和SAVR的全因死亡率没有显著差异,但在无法手术的患者中,TAVI优于药物治疗。

病例分享:高难度TAVI——挑战合并13种疾病+6次大手术的高危主动脉瓣狭窄患者

患者72岁,脊柱严重畸形身体瘦小,身高仅有145厘米,患有心脏主动脉瓣狭窄多年,既往有明显胸痛和晕厥史,且经历过6次大手术,包括脊柱严重后突和严重脊柱侧弯钢板矫形术(2块钢板6枚钢钉)、双眼白内障手术、左侧膝关节骨软骨瘤手术、心脏前降支和回旋支支架手术、左侧肾动脉狭窄支架手术,还患有抑郁症、食管裂孔疝、右侧椎动脉发育纤细、颈动脉狭窄、陈旧脑梗死、心律失常室早二联律、冠脉小分支肺动脉瘘等多种疾病,而

Eur Heart J:2016年血管入路经导管主动脉瓣植入术后的结局

2016年TV-TAVI后的总院内死亡率在数量上首次低于iSAVR。

Eur Heart J:股动脉入路经导管主动脉瓣置入术(TAVI)期间急诊心脏手术的发生率和结局

左心室导丝穿孔和环形破裂是最常见的原因,几乎占ECS病例的一半。

Eur Heart J:全球首例TAVI预装载干瓣病例

华西医院心脏内科主任陈茂教授团队2016年10月27日在阿根廷做的全球第一例TAVI预装载干瓣,文章在10月31日刊登在欧洲心脏病杂志CARDIOVASCULAR FLASHLIGHT(心血管亮点)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