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ence:焦虑有救了!科学家发现调节负面情绪的大脑受体

2019-11-14 佚名 生物探索

近日,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找到了大脑调节负面情绪的受体。这一发现或将为精神病药物的研发带来新的希望。

情绪低落、意志低迷、负能量爆棚,整个人都丧丧的。当你浑身散发着“我很焦虑”的信号时,大脑的化学平衡就已经被打破了。近日,一个国际科学家团队找到了大脑调节负面情绪的受体。这一发现或将为精神病药物的研发带来新的希望。该研究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

负面情绪调节中心

在人脑中央内侧缰核(MHb)中有一个豌豆大小的受体。它就是兴奋性N-甲基-D-天冬氨酸(NMDA),它能够控制甘氨酸等抑制性神经递质,在调节不良情绪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虽然人们还未完全了解MHb的功能,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该区域与负面情绪有关。



Yo Otsu博士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Yo Otsu博士表示:“我们都知道在成人的MHb中存在不同的亚基,不同亚基形成的NMDA受体可能具有不同的特征。” 通常情况下,人们认为NMDA受体需要两种不同的神经递质分子:谷氨酸和甘氨酸,这两种神经递质结合后会激活NMDA受体,产生抑郁的情绪。

令人震惊的是此次研究发现了一种新的受体,只需激活一种神经递质(甘氨酸)即可控制抑郁情绪。研究人员发现,非常规NMDA受体亚基GluN3A和GluN3B与甘氨酸的亚基GluN1结合时,可产生纯被甘氨酸激活的兴奋性电导。



研究发现GluN1/GluN3A受体在小鼠MHb神经元中起作用,在没有核苷酸的神经元表达中,胶质细胞通过GluN1/GluN3A受体调节神经元活动。

神经性药物新的靶点

目前市面上很多的精神病药物通常具有副作用,因为它们并不具有特异性和针对性,甚至对大脑产生影响。新的研究发现为创造更少副作用的靶向药物提供了可能。

这种新的受体能够影响大脑功能,研究发现这种罕见受体以及它在调节焦虑和负面情绪时所起的作用。这意味着它有可能成为调节情绪的特定药品的靶点,未来有40%的药物都将涉及到这一受体。

此外,这一发现可能还会对未来的药物治疗产生影响,因为在大脑的某个部位发现了导致疼痛的受体。研究人员表示:“我们将在柯林研究所开展研究,进一步了解这种新发现的受体作用,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开发针对它的药物。这可能会促进心理健康和止痛药的发展。”

原始出处:

Y. Otsu1,E. Darcq,K. Pietrajtis, et al. Control of aversion by glycine-gated GluN1/GluN3A NMDA receptors in the adult medial habenula. Science  11 Oct 2019: Vol. 366, Issue 6462, pp. 250-254. DOI: 10.1126/science.aax1522.

相关资讯

病例分享:学生接二连三地发病,原因竟然是这个......

在学校这个公共场所,学生这个群体里,当他们受到强烈刺激,其负面情绪影响、传播的速度会被放大,很容易诱发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eLife:危险时的“第六感”

来自法国的研究人员最近发现大脑在处理社会环境中的危险信号时所使用的资源要多于良性信号。这项发表在国际学术期刊elife上,最新研究或可帮助解释人在面对危险时所产生的“第六感”。这是首次发现大脑中存在特定区域参与这一现象。人类大脑能够通过这些区域快速自动感知危险信号,在200毫秒内作出反应。   更加另科学家们感到惊讶的是,他们发现容易焦虑的人感知危险信号的脑部区域与相对闲散的人

eLife:焦虑人群可更好的处理危险状况 ?

焦虑症包含对日常生活或活动过度和不切实际的担忧,而且还可妨碍患者的日常活动,包括工作和人际关系。然而,据发表于eLife的一项新的研究发现,焦虑症有益于患者的神经系统的某些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