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李建勇教授:CLL/SLL新药“喷涌”,联合方案获益更多

2020-1-13 作者:佚名   来源: ioncology 我要评论1
Tags: CLL/SLL  联合方案  

2020年1月3~4日,由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CSWOG)和广东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联合主办、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协办的“回顾2019,展望2020,中华淋巴瘤高峰论坛暨POST-ASH会议”在广州隆重举行,该会议汇聚了国内淋巴瘤领域的著名专家学者,盘点了2019年度淋巴瘤诊疗取得的重要进展,也指出了2020年亟待研究探索的方向。

2019年慢淋/小淋巴细胞淋巴瘤(CLL/SLL)诊断、疗效及预后评估进展

由于慢淋/小淋巴细胞淋巴瘤(CLL/SLL)在西方国家的发病率显着高于我国,故国外的CLL/SLL诊断及预后评估体系相对更为完善,针对预后因素的研究也更加深入。在我国,CLL/SLL的诊断的最大挑战在于检测技术的规范化仍有待加强,例如流式细胞术(FCM)、染色体核型分析及基因突变检测等。在CLL/SLL的预后评估方面,2019年度最大的进展应首推二代基因测序(NGS)在CLL/SLL预后中的应用。除外生物学特征,诸如β2微球蛋白、LDH等临床指标也在CLL/SLL预后评估中仍具有重要的价值。

国内外CLL/SLL治疗进展盘点

既往,CLL/SLL的治疗分别经历了单纯烷化剂、氟达拉滨/环磷酰胺(FC方案)及氟达拉滨/环磷酰胺/利妥昔单抗(FCR)三个阶段。近年来,伊布替尼(ibrutinib)在CLL/SLL治疗中取得了不错的疗效,具有极高的客观缓解率(ORR)及显着延长无进展生存(PFS)等优点,但伊布替尼的问题在于——需长期服药治疗。目前,不同作用机制的新药在CLL/SLL领域中不断涌现,而时间限定/固定周期(time-limited)治疗是其中最大的进展,主要表现为新药联合或新药与传统药物的联合,例如伊布替尼+venetoclax、利妥昔单抗+idelalisib、苯丁酸氮芥+ofatumumab等,并将微小残留病(MRD)作为治疗的驱动因素,当MRD转阴则可停药。

在CLL/SLL新药方面,我国也取得了诸多的重要进展,其中BGB-3111-205研究入选了2019年LUGANO大会的Oral presentation,其结果显示:①对于TP53突变或del(17p)的复发/难治CLL/SLL患者,泽布替尼的ORR可达86.4%,而对于IGHV未突变的R/R CLL/SLL患者的ORR也高达82.4%。②安全性可靠,未发生房颤事件。此外,我国研发的奥布替尼(orelabrutinib)也显示出对R/R-CLL患者的不俗疗效,入选了2019年ASH大会,I期研究的结果显示,orelabrutinib的ORR可达88.8%,并且未发生严重毒副作用,安全性良好。需要指出的是,PI3Kδ抑制剂 SHC014748M的I期研究显示,SHC014748M单药对于CLL/SLL患者的ORR可达75%,安全性可靠。以上的研究标志着我国自主研发的CLL/SLL新药逐渐登上了国际舞台,发挥着更为重要的治疗价值。

CLL/SLL治疗方面仍存挑战

目前,CLL/SLL治疗的重要方向是联合方案的探索,例如BTK抑制剂+BCL2抑制剂±CD20单抗、BCL2抑制剂+PI3Kδ抑制剂、新药与传统化疗方案联合(如伊布替尼+FCR方案)等。接下来需要深入探讨的在于:①固定周期治疗的最佳治疗时限应如何确定。②不同类型的药物如何找到最佳联合对象。这是未来CLL/SLL治疗的挑战及研究方向。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njwbhuang

临床用药越来越有针对性。

(来自:梅斯医学APP)

2020-1-14 11:49:15 回复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