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 Care:利拉鲁肽降低心血管风险的介导因素

2020-05-05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这些分析明确了HbA1c和UACR是利拉鲁肽发挥CV效应的潜在介导因素。这两个因素究竟是未评估因素的标志还是真正的介导因素,仍然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关键问题。

LEADER试验(ClinicalTrials.gov登记号为NCT01179048)结果证实了相比于安慰剂,2型糖尿病患者接受胰高血糖素样肽1受体激动剂利拉鲁肽治疗后发生心血管(CV)事件的风险降低,但CV收益潜在的介导机制仍不清楚。近日,糖尿病领域权威杂志Diabetes Care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明确LEADER试验中观察到的利拉鲁肽CV获益的潜在介导机制。

研究人员进行了探索性分析,以确定利拉鲁肽对下列影响主要不良CV事件(MACE; CV死亡、非致命性心肌梗塞或非致命性卒中的复合事件)的潜在介导机制:糖化血红蛋白(HbA1c)、身体体重、尿白蛋白/肌酐比率(UACR)、确诊的低血糖症、使用磺酰脲、使用胰岛素、收缩压和LDL胆固醇。研究人员选择这些候选机制作为利拉鲁肽在LEADER试验中有益的CV危险因素,从而可以降低CV风险。研究人员使用了两种基于Cox比例风险模型的方法和新的Vansteelandt方法,以控制混杂因素。

研究人员使用Cox方法和Vansteelandt方法进行的分析表明,利拉鲁肽对MACE的效应可能由HbA1c(分别高达41%和83%)和UACR(分别高达29%和33%)所介导。而其他候选机制的介导效应很小。

由此可见,这些分析明确了HbA1c和UACR是利拉鲁肽发挥CV效应的潜在介导因素。这两个因素究竟是未评估因素的标志还是真正的介导因素,仍然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关键问题。

原始出处:

John B. Buse,et al.Cardiovascular Risk Reduction With Liraglutide: An Exploratory Mediation Analysis of the LEADER Trial.Diabetes Care.2020.https://doi.org/10.2337/dc19-2251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Diabetes Obes Metab:利拉鲁肽对超重的1型糖尿病患者饮食、食欲和进食行为的影响

超重/肥胖的1型糖尿病患者在基础/大剂量胰岛素治疗方案中加入利拉鲁肽治疗24周后,其食物摄入量、食欲和进食行为均有显著改善。

文献速递:胰岛素与利拉鲁肽联用疗效及安全性究竟如何?

GLP-1受体激动剂联合胰岛素可以有效治疗2型糖尿病,但是缺乏长期随访数据。近期,一项研究通过分析 LEADER 研究的亚组人群数据,评估了利拉鲁肽联合胰岛素治疗36个月时的疗效和安全性。注:LEADER研究是一项针对有心血管疾病高风险的2型糖尿病患者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试验,结果显示,利拉鲁肽可以显着降低2型糖尿病患者主要复合终点事件(心血管死亡、非致死性心肌梗死、非致死性卒中)的发生。主要研究

真实世界研究:利拉鲁肽3.0mg的实际减重疗效如何?

随机对照试验为利拉鲁肽(3.0mg)减重的疗效性和安全性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然而,RCT观察到的efficacy(理论疗效)是否能转换成真实世界中的effectiveness(实际疗效)呢?针对利拉鲁肽在真实世界中的实际减重疗效,来看一项最新研究结果吧。本研究纳入的人群来自6个减重诊所,纳入标准为:2015年9月15日到2016年9月30日期间开始使用利拉鲁肽(3.0mg)治疗;开始治疗时年龄

NEJM:利拉鲁肽治疗青少年II型糖尿病

利拉鲁肽可有效控制II型糖尿病青少年患者血糖

Diabetes Care:利拉鲁肽对心血管事件高风险2型糖尿病患者急性胆囊或胆道疾病事件的影响

由此可见,尽管LEAD​​ER并非专门用于评估急性胆囊或胆道疾病,但该试验显示利拉鲁肽与安慰剂相比胆囊或胆道相关事件的风险增加,这些事件在这四类事件中似乎是一致的,但需要进一步研究调查相关机制。

真实世界研究:利拉鲁肽显著降低心血管疾病风险,哪类人群获益最大?

既往临床试验表明,对于已有心血管疾病或者有高危风险的2型糖尿病患者,GLP-1受体激动剂利拉鲁肽可以显着降低主要心血管事件的发生。那么,在真实世界临床诊疗中,利拉鲁肽的实际疗效如何呢?2019年2月份发表在《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上的一项最新研究,使用了丹麦和瑞典的全国注册登记数据(时间范围从2010年1月1日到2016年的12月31日),探讨2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