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强:许多医生对晋升科研的顾虑是一种误解

2015-09-23 佚名 环球医学

继多点执业放开后,医生集团是目前业内最火的一个执业走向。一些医生走出体制,在这条道路上闯出了名堂,比如中国首家医生集团(Dr. Smile Medical Group)的创始人张强。也有一些医生虽然蠢蠢欲动,却仍旧在体制内观望。多点执业,甚至跳出体制自由执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今后的科研、晋升怎么办?这些问题,听听张强怎么说。 2014年7月,张强宣布成立医生集团。今年年初,张强医生集团


继多点执业放开后,医生集团是目前业内最火的一个执业走向。一些医生走出体制,在这条道路上闯出了名堂,比如中国首家医生集团(Dr. Smile Medical Group)的创始人张强。也有一些医生虽然蠢蠢欲动,却仍旧在体制内观望。多点执业,甚至跳出体制自由执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今后的科研、晋升怎么办?这些问题,听听张强怎么说。

2014年7月,张强宣布成立医生集团。今年年初,张强医生集团首轮顺利完成融资5000万。张强医生集团做到今天,中间经历了好几个过程。他走过的这些过程可能是目前很多医生正在经历的。

外面的挑战对医生而言是很大的

张强是我国血管外科领域的知名专家。2012年12月,他从公立医院辞职,开始自由执业。从多点执业到自由执业再到医生集团是一个三级跳。这三种不同的执业方式张强都经历过。

在十年前,也就是张强辞职之前,国内的多点执业还没有放开,俗称“走穴”。张强作为“飞刀医生”,有自己独门的几个技术,在全国各地“走穴”做手术。张强说,虽然院长对他很包容,但他感觉到多点执业的事情带来的烦恼和压力。最后他决定要完全走自由执业这条路,去外面探索,不然两头都做不好。所以在2012年年底,他彻底离开了体制。

通过在国际医院“走穴”的经历,他对医生集团产生了兴趣,慢慢了解了医生集团,比如说看病预约制、让医生技术成为看病的主导,跟病人的充分沟通等等。

在2012年,张强的孩子出生。他的太太是在一家私立医院顺产的,只是价格比剖腹产贵五六万左右。这件事让他慢慢转变了过去对私立医院的看法。所以后来在多点执业的过程中,他经常去私立医院进行会诊、手术。多点执业的经历让张强对体制的理解有了自己的一些体验和想法,同时也慢慢学习到很多东西,比如国际化的诊疗服务,在处理纠纷的时候医疗责任险怎样保障医生执业的安全性等等。

2014年7月,张强宣布成立医生集团。他当时的设想是,“也许有很多医生想从医院里出来,为了避免他们像我一样走弯路付出较高的代价,利用我自己有经验,尽快帮助他们实现他们的梦想,所以成立了医生集团。”

张强说,医生自由执业以后,你会发现外面的挑战对医生是很大的。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医院的品牌过于强大的时候,很少给到医生个人品牌建设的机会,一旦医生离开公立医院去私立医院,个人品牌就倒下了。

在公立医院的时候,可以大概有两百多个病人等着开刀,但是出来以后一周只有九个,所以这个落差是比较大的。虽然没有医保,但是张强相信只要把一个病人看好,就一定会带来第二个、第三个病人。病人开始确确实实也有担忧,但通过一些媒体的关注,病人也知道我在做什么,后来的患者也就源源不断了。

张强现在的模式是PHP(physician hospital partnership)模式,就是医生和医院之间是平等的合作关系,改变了之前医生和医院之间的管制关系。这种关系的转变使得医生内心的积极性调动起来,因为他的收入与他的服务能力完全挂钩。

自成立医生集团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现在张强医生集团有九个专科团队,经过瓶颈期后,这些专家自由执业的能力慢慢增强。现在每个专家对病人的影响力都在增加。张强自己对医生集团也有很多的设想,包括互联网方面、远程医疗方面。

对晋升科研的顾虑是一种误解

有很多想要脱离体制的医生都比较担心未来上升通道和职业发展空间。针对这个问题,张强表达了他自己的看法。

张强说,很多人把体制内的问题套在体制外上,比如说晋升问题,比如说科研问题。实际上,当你出来以后会发现这种顾虑是一种误解。医生自由执业以后,他的职称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病人是否认可你的服务。没有人关心你是正高还是副高,体制外的医生就是独立的医生。

从科研角度来讲,没有一个人来阻止体制外的医生来搞科研。很多体制外的医生去自费参加学术会议,因为自己花钱,他听会的认真程度和汲取营养的速度反而会更好更快。所以张强认为,目前医生的这种担忧是多余的。对自由执业医生来讲,首先要解决好临床的问题,在这个基础上去搞科研,否则的话是本末倒置。在体制内经常存在的现象就是,职称很高,科研做得很好,但是开刀不行,这种医生不应该做医生,应该做教学。

至于医生所关心的硬件条件,张强表示,体制外并不比体制内就差。比如说北京和睦家医院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已经开展了几十台手术。所以对体制内医生来讲,现在不是过多地去担心,而是用行动来接触这个世界。作为医疗人,思维不能局限在自己的小圈子里。

张强说,他们现在对医生的要求总结起来有四方面:第一个是技术要比较好。我们想了解他在这个领域有没有超越大部分医生的能力,从这点来讲,大部分的医生可能没有出来执业的能力,因为他不自信有这个能力。第二点要突破自我。从体制出来以后要加强学习,要超越过去的自己,这样提供给病人的体验才可能高于三甲医院的医生,这样医生才有自立的能力。第三点就是价值观问题。也就是说,现在的公立体制我们医生可以有诸多选择,那么他没有自己品牌,采取的是姑息妥协的方式,那么在现在这个时代,大家可以选择自由执业,可以选择其他平台的时候,这个时候是考验医生价值观的时候。他是堂堂正正赚取自己的劳动成果还是偷偷摸摸委曲求全的做一些事情。这是价值观在发挥作用。第四点就是信仰。

张强说,医生不应该捆绑在某一个地方,医生集团作为一个平台,无论医生愿不愿意在这里执业,我们都应该支持他。当医生集团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部分医生会出去开辟新的领域。医生集团要做的不是想办法要留住某一个人,而是应该把自己的平台打造的更好,让最好的人留在你的平台上,继续为患者服务。

相关资讯

27年前,我对医闹踹了一脚

  这件事,封存了27年。 1988年,我第一次遭遇医疗暴力。那天下午,我在宁波二院急诊科跟一位老师轮岗实习。当时的急诊科,和总院是分开两处地方。 那天,异常忙碌。 我和老师正在给一位患者做清创缝合。突然诊室外面院子里传来一阵喧哗声和护士的尖叫声。紧接着诊室们被踢开,闯进两位年轻人,俩兄弟模样,怒气冲冲。其中年纪大些的年轻人手里还缠着带血迹的绷带,带着些酒气。老师处于职业的习

张强:是他,影响我一生

第一次见到孙建民教授,是在研究生面试。 当时的我有点怕他:过于严肃的面孔, 近似苛刻的提问。 当时考了我一个英文单词saphenous vein,让我涨红了脸,恨不得现场挖个洞钻到地下去。 后来听说孙教授还是背地里表扬了我。我顺利通过了面试,成为他的一名研究生。 又后来才知道,我是他的关门弟子,最后一名研究生。他那年去了美国定居。 他不多的几次回国,不多的几句话,

张强:走出来,就不想再回去

原标题《走出来,就不想再回去(聚焦·探访医生创业④)》 创办国内首家医生集团的张强在工作室。  资料图片 离开体制感觉挺好 离开体制,意味着放弃事业单位的编制。但是,任何改革都需要有一批人先行,他们的成功会给更多人带来希望 张强医生集团的行政总部在康平路一座花园洋房里,这是上海最“上只角”的地段,闹中取静。虽然叫“集团”,但行政人员不多,集团创办者张强是国内第一家自由执业的医生集团

“手术室自拍”引热议 张强医生教你如何正确拍照

西安某医院医护人员在手术拍照的事件引发各界关注。手术室内能否拍照?如果想要拍照,应该掌握哪些要点?日前,知名“自由医生”张强在其微信号上分享了保护患者隐私的拍照方法。他认为,“尊重并保护患者隐私,是医生的基本素养。”保护患者隐私,除了医生在检查患者时需要隔离空间外,还有很多细节。比如:不在电梯、病房过道等公众场所讨论患者病情。不外泄患者的家庭和疾病信息,包括孕产妇的信息。即便是科研、教学需要,也需

"逃离"三甲的医生,“上岸”更纯粹

最初,病人们追逐大医院,然后追逐有名的科室,现在逐渐地开始追寻名医。但近年来,一个与之相反的现象是,一些小有名气的中青年医生,正在计划逃离那些有着三甲名头的著名医院。不同于传统名医,这些离开的新派医生个性鲜明,他们都还只是三四十岁左右的副教授。从医经验不是最长的,但思维是全新的。他们写科普文章,办医学知识讲座,出书,办网站,在微博、微信上发表自己对于医疗问题的看法。摆脱了体制的羁绊之后,他们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