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plasia :首次公布PARP抑制剂晚期卵巢2期临床数据,有望为患者开启“去化疗”治疗新时代

2020-09-19 百济神州 生物探索

在我国,卵巢癌年发病率居女性生殖系统肿瘤第3位,位于子宫颈癌和子宫体恶性肿瘤之后,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而死亡率则位居女性生殖道恶性肿瘤之首,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恶性肿瘤。

北京时间2020年9月18日,百济神州在2020年欧洲肿瘤医学协会会议(ESMO)上首次公布了其自主研发的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患者的关键性2期(BGB-290-102的2期研究)临床试验数据。

北京时间2020年9月18日,百济神州在2020年欧洲肿瘤医学协会会议(ESMO)上首次公布了其自主研发的PARP抑制剂帕米帕利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患者的关键性2期(BGB-290-102的2期研究)临床试验数据。数据显示,无论是铂敏感还是铂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帕米帕利均显示出了良好的临床获益。帕米帕利是百济神州第三款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其新药上市申请已于2020年7月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审评中心(CDE)受理并纳入优先审评,有望为国内卵巢癌患者开启Chemo free(去化疗)的治疗新时代。

高复发、铂耐药,卵巢癌患者渴望更好的治疗药物及方案

在我国,卵巢癌年发病率居女性生殖系统肿瘤第3位,位于子宫颈癌和子宫体恶性肿瘤之后,呈逐年上升的趋势,而死亡率则位居女性生殖道恶性肿瘤之首,是严重威胁女性健康的恶性肿瘤。由于卵巢深居盆腔,早期症状不明显,约2/3的患者诊断时已是晚期[1],目前临床上的治疗手段主要为手术及术后的铂类药物化疗。卵巢癌极易复发,在经过手术和化疗的初次治疗后,患者3年复发率达70%左右[2] 。

目前医学界根据卵巢癌复发距离上次含铂化疗结束后的时间,以6个月为界,将其分为铂敏感复发和铂耐药复发。铂敏感复发的患者仍有机会采用含铂化疗的方案进行治疗。然而多次复发后,患者每次治疗后到复发的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对铂类药物的敏感性也会越来越差,最终发展成为铂耐药复发。而铂耐药复发的患者,通常只能选用非铂类药物进行化疗,治疗效果往往不太理想,疾病进展也会加速。可以说,在传统卵巢癌治疗方案中,患者治疗结束后,就进入了被动等待复发、逐步无药可用的倒计时状态。

帕米帕利,有望为卵巢癌患者开启Chemo free(去化疗)的治疗新时代

近年来,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oly ADP ribose polymerase,PARP)抑制剂的问世为卵巢癌的治疗带来了重大变革。PARP抑制剂是基于“合成致死”原理开发的代表性药物。所谓合成致死,是指当两个非致死性突变基因单独发生时不会导致细胞死亡,而同时发生时可引起细胞死亡的现象。BRCA1/2基因是人体内的抑癌基因,在DNA 损伤修复、细胞正常生长等方面均具有重要作用。该基因突变将抑制DNA损伤后正常修复能力,引起同源重组缺陷,使双链断裂的DNA修复不能通过同源重组修复,最终导致癌变。PARP在DNA单链碱基切除、修复过程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在同源重组缺陷的肿瘤细胞中DNA双链无法修复,PARP抑制剂又阻断单链修复,从而形成“合成致死”效应,导致肿瘤细胞死亡[3]。

研究显示百济神州的PAPR抑制剂帕米帕利对PARP1和PARP2酶表现出高选择性且对PARP酶具有高捕获性[4]。体外试验研究表明,帕米帕利不是P-糖蛋白(P-gp)的底物[5],有望克服P-gp过表达引起的耐药。P-gp位于人体细胞膜上,可将药物从肿瘤细胞中泵出,从而导致细胞内的药物浓度降低而产生耐药性。此外,研究人员还在动物试验中观察到帕米帕利比同类药物具有更强的血脑屏障穿透能力 [6],有望为更多脑转移或存在脑转移风险的卵巢癌患者带来获益。

目前国内已有PARP抑制剂作为卵巢癌的维持治疗药物获批上市,维持治疗是指治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减少复发的治疗方法。通俗的说,就是让复发来的再慢一些。而百济神州帕米帕利的BGB-290-102研究则更向前一步,着眼于卵巢癌的治疗研究,有望改变卵巢癌患者的治疗模式,开启Chemo free(去化疗)的治疗新时代。

此次ESMO线上年会中公布的数据来自一项帕米帕利用于治疗晚期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或晚期三阴乳腺癌患者的1/2期临床试验中的2期剂量递增部分,共有113例既往接受过至少两项标准化疗、携带BRCA 1/2突变的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包括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在中国入组该项试验的关键性2期部分,包括90例晚期铂敏感卵巢癌患者(队列1)和23例晚期铂耐药卵巢癌患者(队列2),在21天治疗周期中,患者接受了帕米帕利每日2次口服用药、每次60mg的治疗。该试验主要终点为经IRC基于实体瘤疗效评价标准1.1版评估的ORR。

截至数据截点2020年2月2日,中位随访时间为12.2个月(0.2,21.5)的结果表明:队列1中的铂敏感卵巢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达到64.6%, 包括8例完全缓解(CR)以及45例部分缓解(PR),中位DoR达14.5个月,中位PFS为15.2个月。而队列2中的铂耐药卵巢癌患者的客观缓解率(ORR)也达到了31.6%, 包括6例PR,中位DoR为11.1个月,中位PFS为6.2个月 。这意味着无论是铂敏感还是铂耐药的卵巢癌患者,帕米帕利都显示出了良好的临床获益,且单药治疗安全性可接受,易于管理。

据公开资料显示,百济神州针对帕米帕利作为单一疗法或与其他药物联用的全球临床开发正在不断推进中,研究覆盖卵巢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胃癌、胶质母细胞瘤等多个治疗领域,迄今为止已有1,200多例患者入组了帕米帕利的临床试验。我们期待着帕米帕利在中国的早日获批,以造福更多的国内卵巢癌患者。

原始出处:

1.卵巢癌诊疗规范(2018年版)
2.McMeekin et al 2004
3.《卵巢癌PARP抑制剂临床应用指南》(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20年第12卷第5期)
4.NCI-AACR-EORTC Presentation, 2015
5.Mateo J et al., Annals of Oncol, 2019
6.Yao Xiong 1, Yin Guo 2, Ye Liu 3, et al.Pamiparib is a potent and selective PARP inhibitor with unique potential for the treatment of brain tumor.Neoplasia. 2020 Sep;22(9):431-440. doi: 10.1016/j.neo.2020.06.009. Epub 2020 Jul 8.
7.ESMO poster 820P,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6)
#插入话题
  1. 2020-09-21 言西早

    科技进步带来希望之光。

    0

  2. 2020-09-20 1240394fm61暂无昵称

    学习

    0

  3. 2020-09-19 jyzxjiangqin

    好文章!

    0

  4. 2020-09-19 ms7000001150800954

    学习,是通往自由之路

    0

  5. 2020-09-19 不冷

    1

    0

相关资讯

Prostate Cancer P D:未治疗转移前列腺癌前期化疗的生存率研究

基于临床试验数据,前期化疗可延长转移性、激素敏感性前列腺癌(mHSPC)男性的总生存。最近,有研究人员在一个真实世界的队列中评估了前期化疗与mHSPC男性总生存之间的关联。

“化疗导致恶心呕吐是小事忍忍就好?”……化疗的这些坑你踩到了吗?

要说化疗有多辛苦?没经历过的人肯定不知道。很多人谈到化疗就认为是会吐得不行,并且没办法预防和控制,其实,这都是关于化疗的误区。

Prostate Cancer P D:镭-223治疗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研究

镭-223和化疗治疗转移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的最优排序在指南中尚不存在。最近,有研究人员在学术临床环境中评估了镭-223治疗mCRPC患者的治疗模式和总生存(OS)情况。

JAMA Oncol :ER+/N+合并多种并发症的老年乳腺癌患者中,化疗与生存期的关系

乳腺癌风险和并发症的发生率随着年龄增长而增加,老年且伴随明显并发症的患者治疗面临着挑战。努力为这些患者提供全面的治疗,最大程度地降低对生活质量的影响,并避免对预期寿命已经有限的患者的功能状态造成损害。

精准治疗时代,化疗仍是卵巢癌治疗的基石

卵巢癌是妇科常见的恶性肿瘤,在中国,其发病率仅次于宫颈癌和子宫内膜癌,致死率位居妇科生殖系统恶性肿瘤第二位,仅次于宫颈癌。据最新的中国癌症年报数据,每年新发病例大约5万例,死亡病例约23000例。

乳腺癌术后放疗,15次和25次有啥区别?

乳腺癌是最为常见的女性肿瘤之一,中国乳腺癌发病率处于增长趋势,且年龄也较西方年轻化。大多数乳腺癌在手术后需要放疗、化疗、内分泌治疗或靶向治疗等综合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