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苍鹤:新冠病毒疫情对医药行业的影响思考

2020-02-03 点苍鹤 医药云端工作室

梅斯医学小编注: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药企的营销节奏。但是,如果借疫情快速进行数字化转型,反而能开创新的天地。当年SARS成就了京东,今天的新冠同样能成就您的企业!梅斯医学提供完善的数字化学术营销系统(APO),集成了数字化远程拜访、真实世界数据收集、患者管理、内容精准传递等功能,全面助力药企的数字化营销之路。 以下为正文 作者:点苍鹤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

梅斯医学小编注: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药企的营销节奏。但是,如果借疫情快速进行数字化转型,反而能开创新的天地。当年SARS成就了京东,今天的新冠同样能成就您的企业!梅斯医学提供完善的数字化学术营销系统(APO),集成了数字化远程拜访、真实世界数据收集、患者管理、内容精准传递等功能,全面助力药企的数字化营销之路。

以下为正文

作者:点苍鹤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大家的工作和生活。


2019年12月武汉发现新型冠状病毒以来,从零星的消息传出到专家做出结论,直至每天释放的信息洪流,新冠病毒肺炎逐渐成为全社会的舆论焦点,国家各项政策、资源都向病毒防疫倾斜。医务人员奋战在一线,医疗物资和各项援助正源源不断输入武汉,火神山医院也于昨天竣工交付。

疫情的进展和防控结果决定影响面

整个春节假期,全国人民几乎每天都在这样的氛围中度过。焦虑、恐慌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坚信在社会各方力量的作用下,疫情总有结束的那一天。

那么,此次疫情对医药行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们认为这取决于疫情的进展及防控结果,疫情一天不结束,企业的经营活动就会受到限制和影响。目前从研究机构的分析来看,服务行业的影响最为严重,其次是制造业。由于没有更多的医药行业数据披露,笔者对此仅仅做一些个人的思考。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新冠病毒是一种传染性极强,但致死率低于Sars的病毒,根据目前的统计数据表明,新冠病毒致死率约为2.2%(武汉的致死率不到6%),远远低于Sars病毒近10%的致死率。并且从目前披露的数据看,致死人群几乎都是有基础病的中老年患者,老年人在其中占绝大比例。因此,对于病毒本身不需要恐慌,但由于传染性极强,需要做好勤洗手、戴口罩,尽量不去人员密集区域,早发现,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最为重要。

当然,在初期受制于对疫情认知不足,造成社会动员、准备及组织不力,医疗物资及医护人员的短缺,再加上信息披露不及时、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恐慌。但随着医疗物资及医疗援助源源不断赶赴疫区,情况会逐渐好转直至疫情最终消失。

何时出现拐点:乐观估计是2月下旬3月初,悲观估计是3月下旬

1月28日,钟南山院士在接受接受新华社专访时表示,“疫情什么时候达到高峰,很难绝对地估计,不过我想应该在一周或者10天左右达到高峰,不会大规模地的增加了”。

据此推断,2月4-7日期间疫情将会达到高峰。社会普遍认为由于2月8日是中国传统元宵节,人群难免又会存在聚集,加之节后开始出现大规模的返工潮,因此国家建议延长假期,全国除了几个省份之外,大部分都是要求不早于2月9日复工。

对于疫情何时结束,钟南山院士表示,年SARS持续了差不多五六个月,但我相信这个新型冠状病毒不会持续那么长。因为我们在第三波疫情开始后,国家层面已经采取强力的措施,特别是早发现、早隔离,这两条做到了,我们有足够的信心防止大爆发或者重新大爆发。”

据钟南山院士及各方信息分析后,我们认为,疫情在元宵节前后达到高峰,之后逐渐进入平台期,乐观估计拐点或许将在2月下旬或3月初出现,之后疫情会进一步得到控制。

但与非典时期相比,如今交通更加便利,完全隔离一是难以做到二是社会成本太高,返工高峰会带来一定变数,因此悲观估计的话,疫情将在3月下旬才会逐渐进入平台期,4月份后得以控制。不管乐观还是悲观判断,疫情对经济的影响3-5个月是有的。

目前政策都向疫情倾斜

对于药企而言,既医药行业的主体、经济活动的参与者,也是防疫战线的支持者,在日常工作形态上,既要开展既定的工作,也要参与抗击病毒战斗。那么,药企会有什么影响?

首先,从政策上看,目前的医药政策即个相关职能部门的事务办理基本上都向疫情倾斜。国家卫健委出台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以及各种防治措施;国家医保局从临时启动对确诊患者的医保支付到延伸到疑似患者,再到支持开3个月的慢病长处方;药监局应急审批新冠肺炎检测用的核酸检测试剂盒试。各省药品采购平台则是对相应的疫情药品、医疗物资进行直接挂网或紧急采购。

药企的日常经营受到哪些影响

从整个医药链条来看,研发、注册、生产、流通到采购、临床使用,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研发层面,疫情的爆发推动了冠状病毒领域的研究。

其中最引人瞩目的莫过于吉利德的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在研药物remdesivir(瑞德西韦),该药物的临床试验将于2月3日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启动。

此外,据钟南山院士透露,现有至少7个针对病毒RNA聚合酶或蛋白酶的小分子药物,包括CR3022抗体药物都处于不同临床研究阶段;相关疫苗的研发也在开展中,但距离临床应用尚需时间。

其他的相关的产品比如抗体检测试纸、诊断试剂等研究及临床试验立项不断被媒体所报道,当然,一些项目的科学性和真实性真假难辨饱受争议,但总的一点,一切都是围绕防治疫情展开。
不过,也有人士对疫情期间是否还要进行临床试验持怀疑态度,理由是所涉患者人数多,进医院后存在感染的几率,建议在疫情期间暂停临床试验。


截止至目前,没有看到相关部门暂停的消息,不过,此前已经开展的临床试验在疫情期间受到影响是肯定的,目前医院对新冠肺炎接诊承受巨大压力,医务人员的重心都在此这里,很难再像平时那样有充足的资源开展常规临床试验中。

国家带量采购方面,一些药企的生产供应可能会遇到挑战

非常时期非常政策,春节前的重要政策,比如第二批带量采购计划4月份开始执行,从目前得知的信息是没有接到上级的指示是否改变或延期。

77家中选企业中有一部分中选品种之前尚未生产销售,这些品种组织生产到能够稳定保证中选地区的供应需要时间。由于出现疫情工人返工受阻,再加上原辅包材采购也不能像正常情况那样顺畅,我们判断这些药企在4月份能够保障供货估计会遇到挑战。联采办是否会考虑这一情况而改变第二批国采的执行时间,尚待观察。在销售层面,3-5个月内很难开展规模化的常规拜访、科室会及大型学术会议

整个社会都在宣传复工之前鼓励居家办公,没事别外出,更别说感染病毒几率较大的医院。因此,销售层面与医生的直接接触基本上难以开展,各大药企的医药代表对医生的常规拜访基本暂停。

按疫情发展的进程看,3-5个月内很难规模化的开展拜访、科室会及大型学术会议。因此有行内人士感慨,
国家各种反腐纠风措施甚至带量采购都不能有效隔离医药代表和医生,一场疫情轻松达到隔离效果!

据我们了解,目前各家医院的门诊量(除了发热门诊或疫区的医院门急诊)急剧下降,一家上海大三甲内科医师说,该科室的门诊量只有正常情况下的一二成左右,“
这才是真实的医疗需求”

一般而言,年初是消化去年年底压货库存的重要阶段,但受到疫情舆论导向、医务人员的重心转向、患者的减少以及营销活动的停滞,“去库存”的压力非常之大。

哪些医药领域会是利好?

一是抗感染、抗病毒等与疫情相关的药品

特别是新冠肺炎诊疗方案推荐的中西药品,不过品种数量有限,粗略估计也就是20-30种左右。但也不排除某些特殊突发舆论的爆发刺激销售,比如人民日报对双黄连抑制新冠病毒的报道,一时间药店和电商均卖断货,“一药难求”,同时也带动了其他清热解毒类的中成药,各家都纷纷轮番借机造势。但随着舆论的平息,偶然性的利好刺激也有限。

二是医药电商和互联网医院

疫情期间人们居家不外出购物,线下实体商店(药店除外)一片萧条的同时,线上的医药电商却是另一番景象。与疫情有关的产品,口罩、抗病毒药品卖断货自不必提,体温计、手套甚至计生用品、情趣用品都是大热门商品。相关的药品红遍全网。

另外,为了避免进入医院就诊发生交叉感染,政策鼓励患者到互联网医院进行问诊,支持开3个月的长期处方,在此期间也带来了不小的流量并能很好的教育患者培育该领域的市场。同时具有医药电商及互联网医院的机构,如健客、康爱多等将带来业务的增长。

三是医药数字营销领域

既然线下的营销活动停摆,那么转移一部分到线上是合理的。线上科室会、医学文献内容展示、品牌宣传、医生及患者的调研等等,都可以放在线上进行并起到比平时更好的效果。比如近期医库、梅斯医学都接到大量药企的需求。

综上,受到疫情的影响,3-5个月内药企经营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销售层面影响最大,特别是常规药品,但抗感染、抗病毒药品以及相关的医疗器械、耗材及试剂销售出现大爆发;其次是生产供应,由于受到返工及原辅包材的供应问题,后续产能可能会受到影响。但从长期看,医药行业的发展逻辑、基本走势不受影响,鼓励创新、仿制药替代、带量采购、医保控费等仍是大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