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团体健康管理发展条件比较

2019-10-14 佚名 Latitude Health

与团险发达地区如美国相比,中国的团险相关健康业务仍没有触及医疗服务的核心。从Optum Health的案例中可以看到美国的团体健康管理的特征是资源衔接、主攻产生最高费用的疾病和人群、以及基于大量连续有效的数据来做健康管理。而中国却不具备这些条件。中美市场在团体健康管理的发展条件上的差异主要有六个方面。首先,对于国外的团险公司来说,连贯有效的数据是执行健康管理模块的基础,从这些数据中,保险公司筛选出

与团险发达地区如美国相比,中国的团险相关健康业务仍没有触及医疗服务的核心。从Optum Health的案例中可以看到美国的团体健康管理的特征是资源衔接、主攻产生最高费用的疾病和人群、以及基于大量连续有效的数据来做健康管理。而中国却不具备这些条件。中美市场在团体健康管理的发展条件上的差异主要有六个方面。

首先,对于国外的团险公司来说,连贯有效的数据是执行健康管理模块的基础,从这些数据中,保险公司筛选出高风险的人群,也就是会产生最大医疗开支的人群,并根据他们的疾病情况将他们推送到不同的健康管理模块中来提供服务。

而中国的团险市场尚年轻,加速发展不过是过去十年中开始的,而在市场产品雷同的大环境下,企业投保经常更换供应商,迁移成本低,加上员工跳槽频繁,很难形成持续有效的数据。

同时,中国的理赔数据来源大量是纸质发票和手写病例,手写病例不统一,书写不规范,纸质发票则只能显示最基本的信息,因此整体数据是很不完善的,对进行风险评估和分析都不利。

第二,从国外的案例来看,无论是美国这样以商业团险为核心的国家,还是台湾这样以医保为支柱的地区,依赖医生来主导健康管理都是不现实的。美国保险公司建立以护士为核心的服务团队来协调整个健康管理流程。而在台湾,针对不同疾病则分别由专科护士或个案管理师来领头健康管理,医生作为支持但并不是主导。除此之外,美国市场还有相当多的其他类别健康管理服务者,包括社工、营养师、心理咨询师等,承担健康管理中多种职能。

而中国市场虽然已经出现健康管理师这一职业,但发展相当不成熟,其能力、以及在病人中的口碑都远未被市场认可,而护士团队由于教育环境的不同,和美国市场的护士在能力仍有相当大的差距,差距不仅体现在专业医疗实力上,还体现在行政管理能力上。因此,中国市场缺乏经过系统培训、被病人认可的健康管理服务人员也是阻碍健康管理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第三,从OptumHealth提供的健康管理来看,对疾病选择、高危人群筛选、管理步骤都有明确的规范,服务者的职能是什么,通过怎样的形式进行,服务频率是多少,服务中需要收集哪些信息,之后根据病人的健康情况评估,是继续管理还是转到其他项目中,都会涉及具体的服务流程,并由健康管理服务者来执行。总结来说,健康管理是非常格式化、流程化的服务。而目前在中国市场上,健康管理停留在信息推送和块状服务上,缺乏细致的流程规划,也没有具体服务人员的具体责任分配和评估机制。

第四,美国的团险已经发展相当成熟,员工年龄分布相对均匀,而中国团险覆盖的员工年龄相对还比较轻。美国经过了多年的数据积累,已经发展出明确的高风险项目健康管理模式,比如在慢性病管理上,OptumHealth就锁定了五类疾病:哮喘、慢阻肺、冠状动脉疾病、糖尿病、和心肌梗塞。这类疾病的共同特征是开支大、病程长。而在中国,相对年轻的员工群体还感受不到这类慢性病的风险和服务需求,因此慢病管理往往停留在一个粗放的概念上,并没有落实到非常具体的疾病上。

第五,美国团险的健康管理中有相当一部分服务是资源衔接类的,比如为肾病末期患者寻找换肾资源,为肿瘤患者寻找更有效的治疗机构,为器官移植患者寻找合适资源等。这些服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美国医疗服务服务链条极度分散,以及服务的主力是私立医疗机构,因此有明显的质量和价格差异。因此,保险公司需要为高额开支项目寻找价格合适、效率和质量又最高的机构,这才有了这些资源衔接类服务。

而中国市场情况完全不同。大医院包办了大部分治疗职能,且只要是医保医院,只根据地方经济情况和医院级别存在治疗费用差异,而服务市场以公立医院为绝对主力,要影响公立体系的服务方是非常困难的,因此资源衔接对于商业保险公司来说操作比较难。

最后,美国市场除了商业支付方,政府支付方也明确需要通过健康管理来控制医疗开支,因此会向第三方供应商采购能够帮助其降低医疗费用的健康管理服务,比如行为健康服务主要针对药物滥用的管控就对费用控制有直接效果,因此政府愿意直接采购这类健康管理服务。

中国的医保正在从粗放管理往精细化管理变化发展,但目前的核心仍然是药品价格这一最直接的手段,要发展出台湾这样以健保为领导的健康管理模式还需要时间,但在精细化管理的转变中,也会出现政府支付方采购第三方健康管理服务的机会,然而这种管理的前提是能够体现效果,目前给与家庭医生补贴去签约患者的模式无法保证有效性,也没有办法体现效果。而从美国的经验来看,政府愿意采购的第三方服务多是能够用数字来衡量效果的领域,比如控制药物滥用来降低急诊使用,控制体重,能够体现直接的效果并用数据衡量将是采购的一个重要前提。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心脏支架价格最大降幅66%!55家公立医院抱团砍价,患者能省多少钱?

今年以来,一系列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政策措施陆续出台。在江苏省,一些常用的心脏血管支架、起搏器等医用耗材进入了联盟采购名单中。组成联盟的55家三级公立医疗机构,全年冠脉支架和起搏器采购量的70%,用于此次联盟采购。那么,新政策的执行,能让患者的医疗费减少多少呢?淮安秦先生前几日在南京市第一医院安装了4个支架,他表示原来13400元/个的支架,现在7000元/个,四个支架省了20000多元。像秦先生这

抗糖=抗衰老?医生说这些才是抗衰老正道

没有遗传疾病,没有长期不进食,也没有过度运动,9月17日,沈阳师范大学大三学生李梓淇却被医院诊断为低血糖。她多次回想,最终断定起因是过度戒糖。近1个月里,她只吃绿叶菜和鸡肉。随着明星和美妆博主推荐、商家宣传,中青年女性中刮起了一阵“抗糖”风潮。《工人日报》记者采访发现,戒掉甜食、不吃碳水化合物、吃抗糖丸、喝抗糖口服液、贴抗糖面膜,在商家的“忽悠”下,不仅有人像李梓淇一样,过度戒糖戒出低血糖,还

“癌症早发现、早治疗”真的适合你吗?

NancyL. Schoenborn博士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的老年科医生,在她执医的这些年中,她开始对“癌症早发现、早治疗”的理念有了更多的辩证性思考,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心路历程……1、“癌症早发现、早治疗”真的百利无一害?在我参加初级保健医师培训期间,癌症预防筛查的重要性就已经在我心中根深蒂固——将癌症扼杀在摇篮中。“癌症早发现、早治疗”的重要性似乎是不言而喻的。但是多年的执医经验告诉我

四部委发文:高血压、糖尿病药四种情况优先使用

这些药,四种情况优先使用10月9日,国家医保局、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药监局制定的《关于完善城乡居民高血压糖尿病门诊用药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公布。 (详见附件)《意见》表示,对高血压、糖尿病患者门诊降血压或降血糖的药物, 要按最新版国家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所列品种,优先选用目录甲类药品,优先选用国家基本药物,优先选用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优先选用集中招标采购中选药品。

什么原因导致儿童自闭症?研究表明,早产儿患病几率增加数倍

美国曾有研究数据表明,低体重新生儿更容易患自闭症,即儿童孤独症。而新生儿出生体重会因为早产、孕妇身体健康等情况导致,以至于孩子自闭症是否由于孕期导致仍然存在争议。数据如何得来?其实关于这项研究的起因还是因为一个偶然发现,有人通过询问哪些已经别确诊为自闭症患儿的家庭,孩子出生时是否有体重过低的情况,结果发现很多人孩子家长都表达除了肯定,从而研究人员便开始着手研究,确定了一个研究方案,开始着手调查。调

肝癌领域最新成果:首次揭示肝癌分子特征全景,提示精准诊治新策

全球每年超过一半的新发和死亡肝癌病例发生在中国,尤其值得注意的是,约85%的中国肝癌患者具有乙肝病毒感染的背景。这一切都提示中国亟需研究发现符合中国肝癌患者的发病特征与治疗策略。9日,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召开新闻发布会称,中山医院樊嘉院士团队在国际上首次揭示了我国肝癌突变谱与西方肝癌突变谱的多个不同之处,提示了进一步基于中国人肝癌数据开展临床转化研究的必要性。10月3日,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细胞》(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