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C Cancer:乳腺癌和肠道菌群失调与乳腺癌风险的关联

2020-06-1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乳腺癌在女性中排名第一,是这一性别的第二大死因。除了遗传因素外,环境也是导致这种疾病发生的原因之一,尽管相关因素尚不清楚。在后者中,微生物的影响是其中之一,因此,最近人们开始关注乳腺微生物群。我们推测

乳腺癌在女性中排名第一,是这一性别的第二大死因。除了遗传因素外,环境也是导致这种疾病发生的原因之一,尽管相关因素尚不清楚。在后者中,微生物的影响是其中之一,因此,最近人们开始关注乳腺微生物群。我们推测乳腺癌的风险可能与乳腺/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和功能有关,暴露于环境污染物(内分泌干扰物,EDCs)可能有助于改变这些微生物群。

我们描述了一项将在25至70岁的女性中进行的病例对照临床研究。病例将是被诊断为乳腺癌(I和II期)并进行手术干预的妇女。癌症前驱或晚期肿瘤阶段(转移),或在招募前3个月内接受过抗生素治疗或任何新辅助治疗的妇女将被排除在外。对照组将是手术干预的隆胸或缩小的妇女。有肿瘤、妇科或内分泌病史的女性,以及在招募前3个月内接受过抗生素治疗的女性也将被排除在外。血液、尿液、乳腺组织和粪便样本将被收集。我们将收集有关人体测量学、社会人口学、生育史、肿瘤特征和饮食习惯的数据。将对粪便和乳腺组织样本进行代谢组学研究。此外,还将对粪便和乳腺组织样本进行元基因组研究,以确定微生物群中的病毒、真菌、细菌和古菌种群。还将对血清、尿液和乳腺组织样本中的雌激素、雌激素代谢物和EDCs进行定量。

这是第一次在同一研究中评估细菌、古菌、病毒和真菌的贡献,以及环境污染物对乳腺癌风险的改变。所获得的结果将有助于阐明风险因素,改善预后,并对这种疾病提出新的干预研究。

原始出处:

Julio Plaza-DíazAna I Álvarez-Mercado, et al., Association of Breast and Gut Microbiota Dysbiosis and the Risk of Breast Cancer: A Case-Control Clinical Study. BMC Cancer. 2019 May 24;19(1):495.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0-07-10 lovetcm

    #肠道菌群#这个研究对于肠道菌群有些泛化,肿瘤的发生作用和肠道菌群,其实影响相对比较小的。

    0

相关资讯

Breast Cancer Res Treat:Palbociclib加来曲唑作为雌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效果

在最初的PALOMA-2(NCT01740427)分析中,中位随访23个月,palbociclib加来曲唑可显著延长雌激素受体阳性(E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ABC)

Cell:人类乳腺癌的肿瘤和免疫生态系统单细胞图谱

乳腺癌是一种异质性疾病。肿瘤细胞和相关的健康细胞形成决定疾病进程和对治疗反应的生态系统。为了表征乳腺癌生态系统的特征及其与临床数据的关系,我们使用质谱分析了144例人类乳腺肿瘤和50例非肿瘤组织样本。

NEJM:恩美曲妥珠单抗治疗早期乳腺癌的效果显著

接受新辅助化疗加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靶向治疗后有残留的侵袭性乳腺癌患者,其预后比没有残留的患者更差。曲妥珠单抗艾坦辛(T-DM1)是曲妥珠单抗和细胞毒性药物艾坦辛(DM1)的抗体-药物共轭

Nature:中性粒细胞促进乳腺癌转移关键靶点被发现——CCDC25

中性粒细胞是一种免疫细胞,它为人体提供抵御感染的第一道防线。然而,在许多情况下,中性粒细胞也有促进癌细胞转移的能力。6月11日,最新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一篇论文中,来自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宋

ASCO盛筵里的绕梁余音​

乳腺癌领域研究纪要。

Br J Cancer:SLFN5调控上皮间质转化进程影响乳腺癌的转移

既往研究发现,小鼠Slfn家族参与多种生理或病理过程,包括T细胞活化、胸腺细胞成熟、成纤维细胞和肿瘤细胞增殖,然而,目前关于人类SLFN家族的功能还有待进一步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