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 Oncology:3期SOLO1试验:奥拉帕利维持治疗显著改善了晚期卵巢癌伴BRCA突变铂类化疗后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2021-05-22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开始PRPP抑制剂治疗前,大多数晚期卵巢癌患者已经完成卡铂联合紫杉醇的一线化疗并对其有反应,因此没有癌症相关症状。

在开始PRPP抑制剂治疗前,大多数晚期卵巢癌患者已经完成卡铂联合紫杉醇的一线化疗并对其有反应,因此没有癌症相关症状。SOLO1是一项随机、双盲的国际试验,它在118个中心和15个国家进行。符合条件的患者包括年龄18岁及18岁以上;新确诊、晚期、高级别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原发性腹膜癌或输卵管癌并伴有BRCA突变,临床上铂类化疗显示完全或部分有效。

患者被随机分配(2:1)服用300mg奥拉帕利或安慰剂,每天两次,治疗时间共2年。根据对铂类化疗的反应(完全或部分反应)对分组进行分层。HRQOL是次要终点,预先指定的主要HRQOL终点是前24个月癌症治疗功能评估-卵巢癌试验结果指数(TOI)评分的基线变化。TOI得分从0到100(得分越高,HRQOL越好),临床意义上的差异定义为至少10分的差异。预先指定的研究终点是经过质量调整的无进展生存期和无明显毒性症状的时间(TWiST)。

2013年9月3日至2015年3月6日,共有1084名患者入选。693名患者不合格,剩下391名合格患者随机分为奥拉帕利组(n=260)和安慰剂组(n=131);一名安慰剂患者在接受任何研究治疗前退出,奥拉帕利的中位随访时间为40.7个月(IQR 34.9-42.9),安慰剂的中位随访时间为41.2个月(32.2-41.6)。两组之前24个月内TOI得分没有临床意义。

表1:无进展生存期及TWiST结果。

平均质量校正无进展生存期(奥拉帕利29.75个月[95%CI 28.20-31.63] vs安慰剂17.58[15.05-20.18];差异12.17个月[95%CI 9.07-15.11],p<0.0001)和平均TWiST持续时间(奥拉帕利33.15个月[95% CI 30.82-35.49] vs安慰剂20.24个月[17.36-23.11]的差异;差异12.92个月[95% CI 9.30-16.54];p<0.0001)。

图1:奥拉帕利组与安慰剂组的无进展生存期及质量调整后的无进展生存期结果。

综上所述,与安慰剂相比,维持奥拉帕利治疗显著改善了新确诊的晚期卵巢癌伴BRCA突变铂类化疗后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Friedlander, Michael et al. Patient-centred outcomes and effect of disease progression on health status in patients with newly diagnosed advanced ovarian cancer and a BRCA mutation receiving maintenance olaparib or placebo (SOLO1): a randomised, phase 3 trial.The Lancet Oncology, Volume 22, Issue 5, 632 - 64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1-05-22 钟余霞

    0

  2. 2021-05-22 goodbing

    顶刊就是不一样,质量很高,内容精彩!学到很多

    0

  3. 2021-05-22 anti-cancer

    谢谢梅斯分享这么多精彩信息

    0

相关资讯

2019 ASH:阿斯利康的BTK抑制剂Calquence提高了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阿斯利康的BTK抑制剂Calquence在一项III期试验中结果显示了该药物对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CLL)患者无进展生存期(PFS)的影响。

ALK阳性NSCLC的治疗如何权衡PFS和OS?

众所周知,无进展生存期(PFS)和总生存期(OS)均是临床研究的重要疗效评价指标,但是各有不同的侧重点。对于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在临床实践中,需要权衡ALK抑制剂的OS和PFS,以便更好的指导临床用药。

2019 ESMO:PARP抑制剂Niraparib可显着提高化疗成功的晚期卵巢癌患者无进展生存期

2019年欧洲医学肿瘤学会(ESMO)年会上的一项研究,无论BRCA处于何种状态,在成功进行基于铂的化疗后,PARP抑制剂Niraparib(尼拉帕利)作为维持疗法给药,可提高新诊断的晚期卵巢癌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

BMS的PD-1单抗Opdivo:未能在III期临床改善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Bristol-Myers Squibb宣布,在新诊断为O6-MGMT甲基化的多形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中,将Opdivo(nivolumab)加入标准治疗未能显着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该公司表示将继续观察III期临床试验CheckMate-548整体生存率(OS)的数据。

2019 EHA:AZ的BTK抑制剂Calquence显着延长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

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欧洲血液学协会(EHA)年会上,阿斯利康提供的详细数据显示,选择性BTK抑制剂Calquence(acalabrutinib)显着延长了复发或难治性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CLL)患者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三期ASCEND试验的中期实验结果分析显示,对于接受Calquence治疗的患者与标准化学免疫疗法相比,PFS中存在"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改善"。 idelalisib和

JAMA:补充VD不能改善消化道肿瘤患者预后

研究认为,对于消化道肿瘤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补充维生素D并没有显著改善5年无复发生存率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