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 ——读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征求意见稿的启示

2019-10-08 曾琳 临床流行病学和循证医学

真实世界研究、真实世界数据、真实世界证据、相信这三个名词我们的读者们都不陌生。真实世界这个概念近几年实在是太火了,以至于我们翻开一本期刊常常看到好几篇真实世界“冠名”的文章。今年五月二十九日药审中心发布了公开征求《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的基本考虑》意见的通知(http://www.cde.org.cn/news.do?method=largeInfo&id=314865 支持下载相关文件

真实世界研究、真实世界数据、真实世界证据、相信这三个名词我们的读者们都不陌生。真实世界这个概念近几年实在是太火了,以至于我们翻开一本期刊常常看到好几篇真实世界“冠名”的文章。今年五月二十九日药审中心发布了公开征求《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的基本考虑》意见的通知(http://www.cde.org.cn/news.do?method=largeInfo&id=314865 支持下载相关文件)。这个药物研发领域重磅消息马上引起了大量的关注,小编作为一个在临床研究方法中的一枚小青椒,一直都很关注真实世界研究相关的内容,也很快读到了这个信息,此后也听了些学界大牛(包括主要执笔人)讲相关内容,现在就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的心得体会。

药审中心发布这个征求意见稿可以说紧跟了FDA以及EMA的脚步,同时有自己的创新,这其实是向产业界其释放了一个信号,即我国监管部门也将采纳真实世界证据来支持药物的研发和监管决策。比如在临床试验不可行或实施很困难的情况下,可以考虑利用真实世界证据来评价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在文中举了个实例,2018年批准的扩展贝伐珠单抗(Bevacizumab)联合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方案作为不可切除的晚期、转移性或复发性非鳞状非小细胞肺癌的患者的一线治疗。其中最重要的证据是三项回顾性研究,分析了患者的数据发现在含铂双药化疗基础上联合贝伐珠单抗较单纯化疗显着延长PFS和OS,与全球人群数据具有一致性,并且未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也就是,药审部门对真实世界临床证据态度是开放的,而且已经在真实世界证据支持药物研发和评审中有很大的进步。

但毕竟小编更关心的是临床研究领域,悄悄告诉各位读者,如果对真实世界概念不太了解的话,可以好好读读这个征求意见稿,尤其推荐阅读参考文献后面的词汇表部分,会帮你瞬间get很多概念,如果对照文件正文来精读的话,估计你对真实世界概念的理解会上升好几个档次。当然咱们读这个文件的时候一定注意,这是药审部门从药物研发角度撰写的文件,其中有些名词的外延可能会局限在药物研发领域。但,并不是这个概念本身外延仅在药物研发中,其它的领域同样适用。比如:真实世界证据(Real-WorldEvidence,RWE)在文件中的解释是:通过对真实世界数据的分析获得的关于医疗产品的使用情况和潜在获益或风险的临床证据。在临床研究中,不见得真实世界证据都必须基于“医疗产品的使用”还可能是医疗政策的改变,健康管理策略的变化等等。因此如果咱们关注的是不仅是药物研发,而是更广泛的临床研究领域,咱们阅读这个文件时,对于各个概念的外延还需要延伸一下。

此外,小编读到了几个有意思的部分也许对我们真实世界临床研究有所启示,也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一家之言欢迎讨论哈。先讲讲文件里的几个图:



图1从RWD到支持医疗产品监管决策RWE的路径

这个图1中红色的路径是从真实世界数据到真实世界证据并用于支持产品研发和监管决策的路径。细心的读者一定发现了,这里是经过几步筛选的。所谓临床的真实世界每时每刻都在产生大量数据,哪些数据被真实、准确、可靠的记录下来了,哪些数据测量工具是准确的,是否除了数据外还“携带”了其它必要的附属信息(数据测量时间、当时患者状态、检测的方法、单位等)决定了这些真实数据是否可用。在确定好可用的RWD后应考虑一下需要利用RWD来实现什么研究目的,其实是进一步筛选数据的过程,定位好目标患者群体再通过分析RWD产出RWE来支持药品研发。其实这提示我们所谓真实世界数据并不完美,甚至有可能不可用,在利用RWD时应从相关性、可靠性和数据标准等方面对数据质量和数据是否完整可用进行评估。此外,大家还应注意,图中标红的路径是最终为了支持药物研发和监管决策的路径。但基于潜在可用的RWD可以产出的RWE不仅仅只起这个作用,还可以帮助我们对疾病和健康有更为深入的认识,比如基于自然人群RWD可以用于探索病因和危险因素,临床人群的RWD分析可以用于探索预后的预测模型等等。

文件中另外两个图推荐了中药医院制剂的临床研发路径和策略

在小编看来,这些路径和策略不仅仅适用于中药医院制剂研发,在其它治疗性研究领域同样适用。比如有一种通过学科交叉方法创立的新手术方案已经在临床上有摸索和应用了,但是缺少足够的证据来明确这个术式的效果,影响了推广应用。这时可以针对已经采用这个术式的病例资料完成一个回顾性观察性研究(如回顾性队列),充分认识这个术式的适应症,可能的效果,然后开展前瞻性观察性研究,或者探索性RCT序贯确证性RCT,或者直接开展一个实用性RCT(PCT),来确定新术式的效果,并进行推广。其中采用哪种策略应根据回顾性研究的结果来结合新术式的成熟度来考虑。所以小编认为上图这两种策略和路径对非中药的其它干预性研究同样适用,很值得大家参考。

药审中心发布的这个征求意见稿相信药物研发领域的相关人员已经进行了深入的研读,但对其它临床研究者来讲,这个文件也有很好参考意义和价值,同样希望大家关注。除了小编分享的一点心得外,可以供大家参考和学习的地方还不少,以后再找机会和大家聊聊。

相关资讯

2019年15大临床试验失败案例盘点

本年度的15大临床试验失败案例已经出炉,其中包括我们认为失败的临床试验对我们的研究者和等待新药上市的患者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人工智能在药物研发领域的渗透

现代化医疗水平逐年提高,但癌症始终是人类亟待解决的重大医疗难题之一。靶向药物的出现为癌症患者带来了福音,也为众多药物开发产业打开了市场。但药物开发本身并非易事,肿瘤细胞受体及结合方式的多样性使靶向药物的开发难上加难。人工智能的出现为靶向药物的开发带来了新的可能,无论是新靶点的发现还是整合表型模式的筛选,人工智能依仗自身的特性和优势,在两个不同的方面都有不俗的表现。

KRAS药物进入爆发期

蛋白KRAS的突变发生于约25%的癌症病例中,且与极差的疾病预后有关,因此,科学家们认为,阻断KRAS信号是一种潜在的抗癌途径。然而,先前几十年的研究证明,该蛋白可能是一种“无成药性”的靶点,因为,它的表面除了一个GTP结合口袋,其它部分非常光滑,因此,药物研发人员很难在其表面找到小分子候选药物的“立足点”(结合口袋)。

晚期前列腺癌新药研发竞争格局

前列腺癌是一种男性雄激素依赖型的肿瘤,雄激素会刺激前列腺癌细胞的生长,诱使疾病进展。转移性前列腺癌患者常用药物去势治疗(ADT),最初应答率能达80%-90%,但几乎所有患者都会在去势治疗后最终进展为转移性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mCRPC)。

2019 CSCO 大咖发声: 国内自主研发抗肿瘤药物研发“全面开花”

在今年9月结束的第二十二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2019年CSCO学术年会上,记者获悉在国家鼓励自主创新药物的政策推动下,国内自主研发的创新型抗肿瘤药物的研发已“多点开花”;在包括晚期肺癌、晚期肝癌、血液肿瘤等多个恶性肿瘤治疗领域,我国的创新药研发 “快马加鞭”,取得了喜人的进展,有些还有望迅速打破进口药在这些治疗领域的长期垄断,甚至孕育出比进口药更好的me-better药物,实现历史性突破,不但可

约2000万元,30位专家为一名患者研发专属药物,个性化医疗迈入新时代

近日,一款专为一名患者定制,并以该患者命名的新药milasen登上了《新英格兰医学杂志》,这或许标志着个性化治疗迈入了一个新时代。